吴秀波公司回应什么事情?吴秀波为什么不回应

27日,有报道称《大军师司马懿之军师联盟》因超过10亿的收益分配问题深陷刑事、民事诉讼案件,吴秀波公司原法人、该剧总制片人张坚因私刻公章被刑拘。27日晚,吴秀波公司不二文化发表声明对此事进行详细说明,称张坚原本身份是投资公司的副总经理,之后主动提出担任该剧的总制片人,期间涉嫌职务侵占、伙同投资方诈骗,已提起诉讼。

在中秋节的“月圆之日”,吴秀波因私生活问题而“人设崩塌”了。此时,一桩事涉吴秀波独资公司近10亿收益,在三个月前于江苏省扬州市邗江区人民法院审理的案件,才进入人们视线。

据界面新闻27日报道,这一案件的核心矛盾即2017年播出的86集电视剧《军师联盟》几大投资方因收益分配而产生的纠纷。

这部在“桃色事件”中也高频出现的剧目,可谓是吴秀波的“心血之作”。据公开资料显示,吴秀波担纲了该剧的总制片、总监制,且饰演男主角司马懿。他曾透露该剧从2016年2月13日开机拍摄至2017年1月10日杀青,他在横店整整待满了333天,从未回过一次家。

该剧的投资方为DMG印纪娱乐传媒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印纪传媒”)、吴秀波全资控股的霍尔果斯不二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不二文化”)、东阳盟将威影视文化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阳盟将威”)和江苏华利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江苏华利”)。据剧组对外发布的通稿信息,《军师联盟》的投资总额为4亿人民币。

一个值得关注的信息是,投资方之一的东阳盟将威的前法人代表、现任高管徐佳暄,也是吴秀波“桃色事件”中被高频提及的一个名字,她被外界认为是吴秀波多年合作伙伴。

《军师联盟》在2017年6月22日和12月7日分上下两部先后播出。其中,上部的首播平台包括江苏、安徽两家卫视以及优酷视频,下部的首播平台则只有优酷视频。在售卖的具体收益上,据娱乐资本论去年的报道,优酷作为独播网络平台,买下该剧的价格是单集800万,按800万×86集来算,出品方能在网络端拿到6.88亿左右的收益。

电视台方面,江苏卫视购买上部的费用为2.008亿元。(编者注:这一数额是因今年3月江苏省广播电视集团有限公司向当代东方全资子公司东阳盟将威发起诉讼索赔违约金而曝光的。)

与其联播的安徽卫视,据网易新闻的报道,购买金额为6300万元左右。此外,该剧二轮还在辽宁卫视、广西卫视和台湾中视等平台播出。不考虑其二轮售卖和衍生的游戏广告收入,仅首轮播出的三家平台收益之和为6.88+2.008+0.63=9.518亿元。

就是近10亿收益,成为了几家投资方争议的焦点,引发了多起诉讼案件。

三个月前的6月11日,江苏华利诉东阳盟将威的案件已在江苏省扬州市邗江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吴秀波全资控股的不二文化作为民事诉讼第三人(编者注:第三人指因与案件存在利害关系而加入到诉讼中的当事人)也在法庭上进行申辩,案件在江苏庭审直播网上进行了全程直播。

庭审现场,图片来源:江苏法院庭审直播网

而实际上,在十个月前,即《军师联盟》第二部还未播出时,几家投资方之间的矛盾已经恶化到了对簿公堂的地步。

2017年11月,江苏华利一纸诉状上交法院,要求东阳盟将威支付剧集收益4836万元。而其子公司霍尔果斯华利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霍尔果斯华利”)还向邗江人民法院申请诉前财产保全,请求查封、冻结不二文化4000万元存款或其他等额财产,并得到法院的准予。

邗江人民法院关于诉前财产保全的裁定书

而后,12月,东阳盟将威的母公司当代东方投资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当代东方”)发布公告回应称,江苏华利要求东阳盟将威支付的4836万元剧集收益请求没有任何事实及法律依据,无需向其支付所要求的收益。

当代东方对于江苏华利诉讼要求的回应

此后,这一案件因双方就法院管辖权的争议而延宕半年。

本文来源:【禅养生】版权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