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局首映票房破千万 破局剧情结局介绍王千源是

记得是初中的时候,看过一部香港恐怖片叫《月夜闪灵》,吕良伟在里面演一个变态杀人狂,每当他肢解受害人尸体的时候就会响起一首“我等着你回来”的歌,那低沉哀怨的女声再配上变态血腥的画面,简直令人毛骨悚然。从此以后,这首歌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心理阴影。

在看《破局》的时候,“我等着你回来”的旋律又出现了好几次,吓得我的小心脏砰砰乱跳,心理再次受到重创。当然,《破局》并不是一部恐怖片,但影片营造的氛围却足够让人紧张,有代入感,观众几乎都是在一种全程紧绷的状态下看完整部影片的。

《破局》改编自2014年的韩国电影《走到尽头》,当时看韩版的时候真是被惊艳到了,跌宕起伏的剧情反转看得十分过瘾,令人惊喜的是,这次改编也没有泄气,从剧作到节奏,再到表演,都没露怯。

《破局》电影一开始就为观众制造了一个密不透风的叙事节奏,不给观众留有喘息的时间。郭富城饰演的高见翔满脸写了一个“丧”字:母亲去世,要回家奔丧,奔丧路上不小心撞死了人,回家之后还要接受疑似受贿的调查取证,之后还要处理尸体,瞒天过海。每一个事件都能引起一个戏剧冲突,而高见翔每次也都能在千钧一发之际勉强将冲突化解,制造故事的反转。这种快节奏的叙事节奏带给观众更强烈的观影刺激,并且悬念的设置与揭晓也让观众更有代入感。

很有意思的是,导演在如此紧张刺激并且快节奏的叙事中还加入了一些黑色幽默的元素,这也是与韩版最大的不同。一般而言,在紧张刺激的叙事中不宜加入一些幽默搞笑的元素,因为这样会破坏掉整个气场,冲淡之前建立起来的悬念氛围。但在《破局》中,导演却将悬念和黑色幽默做到了很好的融合。

比如,在“殡仪馆藏尸”段落中,高见翔将尸体藏进棺材之后,棺材内却想起“我等着你回来”的手机铃声,一方面,观众害怕手机铃声会暴露棺材内的尸体而站在高见翔这边,与他一起焦灼紧张,另一方面,观众又会从角色中抽离出来,作为一个旁观者来看热闹,因为剧情中流露出的黑色荒诞而暗自发笑。

再来看一下《破局》的故事模式!

《破局》在故事上采用了“双雄对决”的情节模式,然而,有别于传统的“双雄片”,《破局》中的“双雄”并没有严格意义上的正邪之分,无论是郭富城饰演的警察高见翔,还是王千源饰演的神秘人物陈昌民,每个人物都有自己的阴暗面,两人其实属于小恶与大恶之间的较量。

高见翔本以为将尸体处理完之后便万事大吉了,没想到他还要继续“丧”下去。作为双男主之一的王千源,在影片演了接近一半的时间才闪亮登场,将这场游戏正式摆在了明处。一个设局,一个破局,这场“猫鼠游戏”才刚刚开始。

郭富城饰演的警察胆小怕事,怂包一个,而王千源饰演的大反派邪魅张狂,像个疯子。两种角色性格上的反差制造了一种戏剧张力。郭富城有多“怂”,王千源就有多“疯”。郭富城将一个胆小怕事、唯唯诺诺的警察演得很贴切,一些微表情也很到位。王千源则在《解救吾先生》之后再次奉献出炸裂演技,一边狂虐郭天王,一边高呼“你怎么不心疼我”,疯狂中流露出一丝变态。

影片后半段逐渐将故事引向动作片类型,伴随着王千源对郭天王一次次变态式的施虐,观众也从这种暴力中得到快感。特别是洗手间那场打斗戏,拳拳到肉,极具写实感,郭天王被王千源拿厕所水龙头插到嘴里狂灌,惨不忍睹。然而,即使在如此紧张刺激的暴力场景中,导演仍然不忘为影片增加一些幽默调侃,让王千源奉献了一记温柔的“摸臀杀”,还充满爱意地加了一句:“你这大屁股可真可爱”。

就好比“我等着你回来”这首歌给我造成的心理阴影一样,看完《破局》之后,王千源在我心里也留下阴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