尉迟宝林简介,尉迟恭简介?

尉迟恭简介?

尉迟恭(公元585年-658年),名恭,字敬德,朔州善阳(今山西朔州市朔城区)人,唐朝大将,凌烟阁二十四功臣之一。

尉迟恭年少时以打铁为业,隋炀帝大业末,尉迟恭从军于高阳,以武勇称,累授朝散大夫。大业十三年(公元617年),刘武周起兵,收尉迟恭为偏将,与宋金刚南侵,陷晋、浍二州。武德三年(公元620年),李世民征讨刘武周,尉迟恭与寻相举城投降。李世民大悦,赐以曲宴,引为右一府统军。

玄武门之变,尉迟恭助李世民夺取帝位,与杜如晦、长孙无忌、尉迟恭、侯君集五人并功第一。尉迟敬德被封为吴国公。拜为右武侯大将军,食实封一千三百户。

尉迟恭性情憨直,颇以功自负,与朝廷宰相不和,后出为襄州都督,迁同州刺史。贞观十一年(公元637年),唐太宗分封功臣官爵,可以世袭刺史。册拜尉迟敬德为宣州刺史,改封为鄂国公。后历任鄜州(治洛交,今陕西富县)都督、夏州(治岩绿,今陕西靖边东北白城子)都督。贞观十七年(公元643年)二月,尉迟恭请求回家养老。二十五日,朝廷任命尉迟恭为开府仪同三司,五天一上朝。

显庆三年(公元658年),尉迟恭在家中去世,享年七十四岁。唐高宗李治为此废朝三日,令在京五品以上官员都去参加吊唁。同时册赠尉迟恭为司徒、并州都督,谥曰“忠武”,赐东园秘器。给班剑、羽葆、鼓吹,陪葬昭陵(唐太宗陵园,在今陕西礼泉县东北)

秦怀玉简介

三请薛仁贵

第十回 程咬金二下绛州城 卢国公三请薛仁贵

程咬金带领四人及随从离开长安城奔绛州而去。这一日,又来到绛州。

三年之前,程咬金曾到此监修薛仁贵及十家总兵的府邸。如今,算是第二次来绛州

了。

来到薛仁贵的府门前,程咬金抬头一看,府门扎白彩,贴白对儿,进出的家人都穿

着孝服。秦怀玉说:“四叔,看来我薛大嫂在等我们。”

程咬金也不瞅秦怀玉,两眼仍在四下踅摸,好像在寻找什么似的,随口答道:“等

我们,我们不是来了吗!”

“四叔,这回就看您的了。如果我薛大哥能活,您叫我们干什么,我们就干什么。”

“好,你们听我的没错!”

大家下了马,程咬金冲府门大叫一声:“来人哪!”

这时,王茂生从里边走出来:“哟,老国公,您老偌大年纪怎么也来啦?”

“是呀,我若不来,薛仁贵能活吗?”

王茂生一怔:“老国公,您这话是什么意思?”“别多问了。我知道你跟仁贵有交

情,你又是薛家的恩人,仁贵死没死,难道你不清楚?告诉你,我是奉旨来三请薛仁贵

的。”

“老国公,仁贵早已死了,难道四位国公回朝没说吗?他们上次临走时再三嘱咐,

说等他们返回来再埋葬薛仁贵。我们一直在等着,不想老国公一来竟说仁贵没死,实在

出人意料。是谁对您说仁贵没死?”

“谁也没说,是我自己琢磨的。”

“老国公可真会琢磨呀!可惜您琢磨错了。”

“没错。错了管换!”

“老国公,这可不是买东西,错了还管换。我们这死丧在地的,您别再开玩笑啦!

我兄弟死没死,我还不知道吗?”

“对喽,你当然知道了。不过,你不说实话,对吗?我老程不把薛仁贵请出来,不

回长安。”说到这儿,扭头亮开大嗓门儿喊了一声,“怀玉,你们四人跟我进府!”

王茂生急忙拦阻:“老国公,您先等一下,我给夫人先送个信儿,请她出来接您。”

“都是自己人,用不着送信儿。”说着就带领众人进了府。

王茂生打算把他们让进前厅,程咬金说:“先去灵棚吊孝吧!”

王茂生说:“老国公,您是长辈,怎么能让您吊孝?”

“不吊孝,我去哭灵。”

“那我带众位去灵棚吧。”

早有人报与柳迎春,柳迎春忙带着薛金莲来迎接程咬金,深施一礼,说:“不知老

国公来到,未能远迎,请老国公莫怪。”“不怪,不怪。”程咬金比比划划地说,“金

莲孙女,你身穿重孝,这不是咒你爹快死吗?侄媳迎春头戴三尺白绫,你这不是恨丈夫

还活着吗?你们母女这样做,对不起薛元帅呀!”

薛金莲说:“老爷爷,我父只有我这么一个女儿,他老人家去世,我不当穿重孝吗?”

柳迎春说:“我们夫妻之情重如泰山,为他的死,我头戴三尺白绫,乃理所应当。”

秦怀玉、罗通等人觉得程咬金话语出口太刺耳,连忙转移话题,说:“咱们进灵棚

吧!”

程咬金带着几分不快说:“你们少打岔,我还有不明之事没问呢!”

柳迎春瞟了程咬金一眼,接过话茬儿说:“老国公,请到前厅再叙吧。”

“不,就在这儿说。”

“不知您老还想问什么?”

“仁贵得的是什么病呀?”

“忧虑过度,气火攻心。”

“请哪位大夫治的病呀?”

“没来得及请大夫,便突然死去。”

“侄媳呀,我看仁贵他没死。你们是不想让他做官了,打算吃碗太平饭,过个太平

日子,对吗?”

“不,老国公,您老可说错了。我丈夫如果不死,我哪能诅咒他呢?”

程咬金好象没有听到对方说话似的,依旧按照自己的看法往下说:“你让他出来吧。

我们这些人奉旨三请仁贵,也够意思啦!怀玉、罗通、宝林、宝庆来回折腾,我老程偌

大年纪这次又亲自来请,你还要瞒着我,不让他露面儿,这可就是你的不对啦!仁贵的

委屈人所共知,你让他出来,咱们可以好好商量。比方说,一要报仇雪恨,二要官复原

职,或者还有什么要求,尽管说,我老程一定尽力而为。人得一名,誉满天下;人得一

命,轻如鸿毛。能叫名在命不在,不叫命在名誉坏。侄媳,你说对吗?”

柳迎春早就听得不耐烦了,她也不回答他的问话,直截了当地说:“老国公,我的

丈夫如若没死,我们也绝不能说他死。您说这些话,好象是我们欺天子、瞒亲友似的。

若是那样,我们成了什么人啦!”

秦怀玉等人觉得程咬金的话让人听了很不顺耳,秦怀玉忙拦阻说:“四叔,您不是

要哭灵吗?怎么又说出这些我嫂子不爱听的话了呢?”

柳迎春长叹了一口气:“嗐,四位贤弟,嫂嫂若不是等你们,早就把你大哥的灵柩

送回大王庄埋葬了。谁知道你们把老国公搬来,尽说些没影的事儿,真叫人心里难受……”

说着抽抽搭搭地哭泣起来。

“嫂子不必伤心,我们已请来万岁的圣旨,给大哥金顶玉葬。老国公总是好开玩笑,

嫂嫂,您别往心里去。”罗通连忙劝慰。

“贤弟,开玩笑也得看什么时候呀!”

程咬金依然满不在乎,笑呵呵地说:“帅夫人,你别生气!”

“老国公,仁贵活着时就被罢官了,他早已是平民百姓了,您别再叫我帅夫人了。”

“哎呀,别看万岁罢了仁贵的官,可我们朝里这些文武官员一直都拿仁贵当元帅看。

既然你不愿叫你帅夫人,那好说,我不叫了。等仁贵活了,官复原职,那时我再称你为

帅夫人,好吗?”

程咬金的这一番话,真让人哭笑不得。

秦怀玉忙又转移话题:“四叔,别说了,哭灵去吧!”

“行。我知道你们都不愿意听我说,我不说了,等见了仁贵再说吧!”

众人一听这个气呀,对他实在没办法!

大家来到灵棚,僧人、道士的念经声、器乐吹打声与哭叫声混杂一起。柳迎春与女

儿金莲放声痛哭,秦怀玉、罗通、尉迟宝林、尉迟宝庆也情不自禁地哭个不止。周青等

十位总兵也都来到灵前陪哭。

程咬金神色自若,他觉得僧人、道士的念经声与器乐吹打声不顺耳,转身面对僧人、

道士,放开嗓门儿大喊了一声:

“别念啦!”

这突如其来的一声喊叫,使僧人、道士大吃一惊。他们不念经了,也不吹奏击打乐

器了。不仅如此,正在痛哭的人们不知出了什么事儿,也止住了哭声。所有的人的目光

不约而同地集中到程咬金身上。

程咬金指手划脚地对僧人、道士说道:“你们念的是什么经?我听明白了:嘣嘣嚓,

嘣嘣嚓,今天来吃你,明日去吃他,后天不知吃谁家。你们这是念经吗?这是念吃!别

胡闹啦!”

是僧人、道士在胡闹,还是程咬金在胡闹,柳迎春等人自然认为是后者,因此脸上

都挂着不满的神色。秦怀玉等四人觉得很难堪,罗通露出埋怨的语气:“四叔,您想干

什么?”

“别管我!”程咬金说完,迈步走到棺材前,伸手在棺材帮上拍了几下。拍过之后,

程咬金一怔,心里说:坏啦,莫非仁贵死了?

程咬金为什么突然产生这一念头呢?他原以为棺材是空的,一拍才知道是实的,里

面有尸体。

他如何知道的呢?一拍棺材,如果里边没有尸体,就会象敲鼓一样,发出咚咚的响

声;如果里边有尸体,发出的声音是叭叭的。

程咬金拍过棺材之后,两眼发直。突然大叫一声:“仁贵,没想到你真死了!”接

着,放声大哭。

刚哭了几声,就不哭了,他自言自语地说:“没死!没死!”然后,冲着棺材突然

大叫起来,“仁贵,出来吧!我老程来啦!

你别装蒜啦!出来吧!”

他这么一闹,跟他来的这四位又气又急,秦怀玉气急败坏地说:“人已经死了,还

能复生吗?别再叫啦!快和我嫂嫂商议一下,给我大哥办丧事吧!您这么一折腾,不怕

人家笑话吗?”

程咬金没有答话,他在琢磨心事。琢磨什么呢?莫非我猜错了?难道牛鼻子徐懋功

也没算对?若真是这样,这不白跑一趟吗?

他偷眼看了一下柳迎春,又偷眼看了一下薛金莲。从她母女二人的脸上,什么破绽

也没看出来。他又围着棺材转了几圈儿也没发现什么破绽。随后,手扶棺材又哭了起来。

他这样反复无常的折腾,实在令人琢磨不透。秦怀玉等人见他哭得十分伤心,怕他

偌大年纪急出个好歹来,劝了半天,才把他劝到前厅。

柳迎春和众总兵也跟着进了前厅,相劝程咬金,程咬金才止住哭声,擦干眼泪。有

人端上茶水和点心,用过之后,柳迎春又吩咐摆上酒席。大家吃过之后,共同商议殡葬

事宜。

柳迎春说:“如不是怀玉等四位贤弟叫我们等几天,我们也早把灵柩运走了。”

程咬金说:“现在也不算晚。正好圣旨下来了,赐仁贵金顶玉葬。”

柳迎春提出把棺材运回大王庄埋葬,程咬金说:“既然仁贵真死了,那就埋葬在大

王庄,让他入土为安吧!”

商议已定,立即派人去大王庄准备一切。

一切准备就绪,这一天起灵出殡。男女老少,一片哭声。看热闹的百姓人山人海。

这殡葬的规模之宏大、声势之隆重,大概仅次于皇亲国戚了。送殡的队伍犹如长龙一样,

浩浩荡荡出了绛州城,奔往龙门县大王庄。

程咬金活了这么大年纪,在人生的历程上经过多少坎坷,遭受了多少罪,闯过了多

少险关呀?他几乎没有像这次请薛仁贵这样犯愁。在出殡的路上,他愁眉不展,前思后

想,心如油煎。他的脑子里有两个问号:一个是薛仁贵还活着?一个是薛仁贵死了?反

复琢磨,哪个问号也去不掉。他暗地里探听周青、李庆洪等人,但什么也没套出来。

到了大王庄,全庄的百姓,不论和薛仁贵沾不沾亲,全都穿白戴孝,出来迎灵。有

哭有跳,有喊有叫,有吹有打,有念有敲……

一切完毕,棺材要下葬了,薛金莲号啕大哭,拼死拼活不让下葬,口里叫着:“我

那屈死的爹爹呀,女儿我再也见不到您啦,爹爹撇下我们母女,我们怎么活呀!”

秦怀玉、罗通等人见此情景,如刀剜心,泪如雨下。程咬金神色悲伤,可两眼犹如

闪电,在扫视柳迎春和十位总兵等人脸上的表情,想从他们的脸上搜寻可疑之处,进而

顺蔓摸瓜。然而,事实令他失望。从他们脸上,没发现任何可疑之点,更说不上可疑之

处了。

棺材入葬,坟头堆起来了。坟前、坟后、坟左、坟右,穿白戴孝的人不计其数,大

家正向死者告别。

程咬金的目光一直在盯着柳迎春。此时,柳迎春和十家总兵在说什么。工夫不大,

柳迎春过来对程咬金、秦怀玉等人说:“老国公,众位贤弟,这些天你们太辛苦了,尤

其是老国公,偌大年纪,还由绛州跟到大王庄,我们心里真是过意不去。是不是让周青

贤弟陪你们先回绛州,在绛州休息几日,再返长安。我们留在这儿把后事料理一下,过

几天再走。”

薛金莲上前拜谢了大家,说:“老爷爷和叔父们,回朝金殿见驾,就说我们母女永

远难忘圣恩,将来金莲武艺学成,一定为国效力。”

程咬金一看秦怀玉等四人,个个耷拉脑袋,一点儿精神也没了,就说:“你们四个

听见了吗?人家打算叫咱们先回绛州,咱们怎么办?”

四人抬起头望着程咬金:“我们听您老的。”

“听我的,那好。来呀,命人在薛仁贵的坟后搭一座席棚!”

大家感到莫名其妙,不知道程咬金要干什么。秦怀玉问道:“四叔,您想干什么?”

“我和仁贵不错,他活着的时候可以说我们亲如父子;现在他含冤而死,满肚子的

委屈也没对我说。我听说人要是含冤死去,冤魂不散,有时还可能显灵。我呀,先不走

了,叫人搭好席棚,我守他一百天,听听他的冤屈,也算对得起他。”

罗通一怔:“四伯父,您守一百天,我们怎么办?万岁还在等我们回朝交旨呢!我

们晚回去个十天八天,还情有可原。

要是一百天,日子太长啦!”

柳迎春紧接着说:“老国公,这可不行。从古至今,守孝的都是孝子贤孙,说什么

也不能让您老守孝哇!”

程咬金一听这话,心中暗想:好你个柳迎春,你这不是骂我吗?便说:“我要搭席

棚守坟,守坟等于看坟,打算夜深人静时见见冤魂。你怎么把我比仁贵的孝子贤孙呢?”

这真是越描越黑,众人全都哭笑不得。

薛金莲十分聪明,连忙说:“老爷爷,就是您不吩咐搭席棚,我也要和母亲商议搭

个席棚。我父只有我这么一个女儿,我要守坟三年,以表孝心。”

程咬金说:“这可不行。你一个小姑娘,守坟多多不便。”

柳迎春接着说:“她和我说了多少次,看来不叫她守坟是不行的,我也知道一个女

孩儿有诸多不便,只好派人保护她了。”

程咬金说:“派人保护也不方便。”

薛金莲说:“我会武,有何惧怕?”

秦怀玉等四人劝说程咬金:“咱们就回去吧。”

程咬金大眼一瞪:“要走你们走,我不见仁贵决不走。”

“嗐,这不是疯话吗?”

“怎么是疯话呢?我就是要见见仁贵的冤魂。”程咬金又转脸对金莲说,“你愿意

为你父守坟尽孝,这很好。不过,得先让我守一百天。等我走后,你再来守坟。好孙女,

你要听老爷爷的话。”

薛金莲还是不肯相让。程咬金又一口咬定要守坟,还扬言如不答应,他就要碰死在

坟前。柳迎春只好对女儿劝说了一番,让程咬金先守一百天。

柳迎春说:“老国公,那我们把事情料理一下就先回绛州了,到了一百天金莲再来

换您。”

程咬金说:“好,就这么办。”

秦怀玉说:“四叔,我们四个人可不能呆一百天哪!”

“行,你们打算哪天走就哪天走,我不拦阻。”

柳氏母女和十位总兵在大王庄料理了一下善后,到第三天头上又上了坟,便带人回

绛州了。

秦怀玉等四人都在背后议论,怎么也琢磨不出程咬金那葫芦里装的是什么药。

罗通说:“我看哪,我四伯父在金殿上说了大话,如今没脸回朝,只好呆在这儿啦!”

尉迟宝林、尉迟宝庆说:“十有八九是这么回事儿。”秦怀玉说:“哎,等他有点

儿笑模样的时候,咱们问问他,他到底有何打算?”

四个人商量好了,不料,程咬金一下午都面沉似水,长吁短叹,四人也没敢问。

吃过晚饭之后,大家都感到很劳累,就躺下了。程咬金有心事,他也不管别人,翻

过来,调过去,就折开饼子了。折腾了一阵,又坐了起来。过了一会儿,下地出了席棚。

干什么呢?他围着那坟转圈儿,一边绕,一边自言自语地念叨:“仁贵呀,你不会死吧?

我程咬金跟你可有交情呀,如果你诈死欺骗我老程,你可对不起我呀!”

他在坟前自言自语地念叨,秦怀玉和罗通正在一旁偷听。原来,他二人让程咬金那

一折腾,也睡不着了,程咬金下地一出席棚,两个人也就随后跟了出来。俩人看见他这

模样,真怕他着魔受病。秦怀玉说:“四叔,您不休息,我们也睡不好,夜深了,回去

睡吧。”

程咬金在二人劝说下,回到棚内躺下睡去。

大伙睡得挺香,忽然,程咬金发出一阵哈哈大笑声,把那几位也给吵醒了。众人问

程咬金为何大笑,程咬金说:“我呀,做了一个梦,你们做梦了没有?”

除尉迟宝庆外,其他三人说他们也做梦了。程咬金说:“行了,咱们都别再睡了,

挨个儿说说自己做的什么梦。咱们对一对,看看谁和我的梦一样。罗通,你先说吧。”

“好,我梦见薛大哥吃醉了酒,拉住翠花公主死尸不放,吓得我不知如何是好。正

在这时候,你一笑,我就醒了。”

程咬金说:“你跟我梦的不一样。怀玉,你呢?”

“我得的是吉梦,梦见仁贵大哥同咱们一同入京。他挂印为帅,到西凉第一阵就活

捉了苏宝童。”

程咬金听了,满意地点了点头:“嗯,好!和我梦的差不多。宝林,你梦的什么?”

“嗐,别提了,我做了一场恶梦。梦见薛大哥头戴白,身穿孝,浑身是血,对我说:

‘兄弟呀,大哥已死去了,你们来看!’说着一伸手,摘下项上人头,吓得我不知如何

是好,忙问:‘大哥,是谁害的你?’大哥说:‘李道宗。兄弟,你可要给我报仇哇!’

说完,转身就走了。”

“哦,这真是恶梦。你们都说完了,我说说我做的梦吧。”程咬金环视一下众人,

说:“我的梦可玄呀!梦见仁贵在他的府上和妻子女儿有说有笑。又梦见那金顶玉葬的

人不是仁贵,我打开棺材验尸,果然不是他。于是,我拖着死尸去找柳迎春,一问她,

她闭口无言。正这工夫,从后院走出仁贵。我看见仁贵,不由发出一阵大笑。”

尉迟宝庆说:“嗐,梦是心中想。仁贵大哥已经死了,咱们别胡思乱想、自己折磨

自己啦!咱们还是再睡一会儿吧。”程咬金急忙拦阻,说:“别睡。刚才说的那些梦都

是闲址。我告诉你们一件正经事。你们知道我为什么提出来要守坟一百天吗?”

程咬金说到这儿,故意停下来卖关子。秦怀玉知道他的脾气,忙接过他的话茬儿,

说:“四叔呀,我们正想问您这件事呢。我们都在琢磨,若在这儿呆一百天,那可太长

啦,回长安没法交旨呀!”

“傻小子们,就是你们愿意在这儿呆一百天,我老程也呆不了呀!我是想把柳氏母

女她们都打发走之后办一件大事,办完了早点儿回朝。”

“四叔,您办什么大事呀?”

“刨坟开棺验尸。”

众人闻听大吃一惊,罗通说:“哎呀,这可使不得,私自刨坟等于偷坟掘墓,那是

知法犯法,要罪加三等。”

程咬金不以为然:“要是打开一看,棺材里不是薛仁贵,我们找柳迎春要人,她就

得老老实实地把薛仁贵献出来。这有什么可怕的?”

尉迟宝林竭力反对,说:“可是,打开棺材,里边要是薛大哥呢?到时该怎么办?

这不是自找麻烦吗?一来,对不起我那去世的薛大哥;二来,我嫂子能跟我们善罢甘休

吗?”

“嗐,我老程老谋深算,不像你爹那么莽撞,你们不必为我担心。即使棺材里是薛

仁贵,一切由我兜着,你们怕什么呀?”

“我们不是怕什么,而是觉得对不起人家呀!”

“你们别管了,这事就这么办啦!牛鼻子老道徐懋功在临行前又夸我有才能,有招

法。这个办法就是我冥思苦想才琢磨出来的。”

众人也知道程咬金的脾气,他要打定主意,非干不可!便问程咬金:“您打算什么

时候开棺?”

“天亮之后,咱们先叫人在坟上高搭席棚。刨坟开棺,咱们的人手不够用,还要请

大王庄的乡亲们来帮忙。这样,很快就能验出真假。”

秦怀玉说:“四叔,叫大王庄的乡亲来,对人家怎么说呀?”

“嗐,我老程心中有数,早就谋划好了,你们把心放在肚子里吧!我准把乡亲们说

服,不会让他们说长道短,别再多问了。”

话说到如此程度,自然不宜多问。

天亮了,大家起来,有从人准备好早膳。程咬金吃完一抹嘴,吩咐从人:“你去找

大王庄管事的,告诉他把庄里能干的小伙子全找来,越快越好。让他们带着锹、镐、绳

子、杠子到这儿来见我。”

时间不长,来了六七十个小伙子,都带着工具。另外,还来了不少看热闹的老头儿、

老太太和小孩儿。程咬金见来的人挺多,心里十分高兴。他在坟前一站,说道:“大王

庄的乡亲们,你们认识我吗?我就是当年三斧子定瓦岗、当过大德天子混世魔王的程咬

金。后来吗,我不愿意当天子了,就让位了。虽说我不在其位,可是一有大事的时候,

天子也都找我商量,让我给拿主意。别的不说,就说当今的天子吧,外场上是君臣相称,

若是关起门来按辈说,他得叫我一声‘四大爷’。也许会有人说:看你长的那个模样吧,

吹什么牛!哎,告诉你们,不会相面的人才这么说,人家会相面的可不这么说了。怎么

说呢?大家说我这大冬瓜脑袋,叫寿星头;这两道大长红眉毛,叫长寿眉;这张大嘴叫

吃八方。”

本来,程咬金就很有名望,三年前,他又来过大王庄,给乡亲们留的印象还挺好;

如今,他又一宣扬自己,大王庄的乡亲对他更为敬佩。有些人甚至不知该怎样称呼他了,

认为称“万岁”自然不妥,称“千岁”总算可以了,于是就称他为“老千岁”了。

“老千岁,您把我们叫来有什么事儿,就只管吩咐吧!”

“我有一事,要请乡亲们帮忙。”

“老千岁,说不上帮忙不帮忙,有事您只管吩咐。您老偌大的年纪,还给我们大王

庄的仁贵大哥守坟,我们万分感激。

我们真想替您守坟,让您回朝。”

“这可不行,我说到哪儿,就做到哪儿。连仁贵的亲人要守坟,我都让她们走了,

哪能让众乡亲守呢!今天,我把大家请来,想请大家帮我做一件大事儿!昨天晚上,我

得了一个梦。我这个人哪,从记事的那时候起,就很少做梦。可是,只要一做梦,准保

应验。想当年,三斧定瓦岗的头一天晚上,我得了一个梦,应验了;探地穴的头一天晚

上也做了一个梦,第二天果真当上了大德天子,也应验了。昨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这

个梦很出奇,大家听了别害怕。”

“老千岁请讲,我们村人胆子大。”

“薛仁贵他活啦!”

他突然亮开嗓门儿喊出这句话,霎时间,大家愣住了,紧接着就乱了起来,三三两

两议论起来。

“人死了,还能再活过来,真没听说过!”

“人死如灯灭,死了就完啦!哪有死而复生之理?”

有位愣小伙子叫起来了:“老千岁,薛元帅活了,这坟还原封没功,他怎么出来呀?

他在哪儿,我要看看。我有个外号叫天不怕。”

程咬金说:“你一个人想看不行。”

大家齐说:“我们全要见见薛元帅!”

“这就好办了。你们想见薛元帅不难,快点儿动手高搭席棚,把坟遮住,别见太阳。”

人多好办事,不多时,大席棚搭起来了。程咬金喊了一声:“刨坟!”

众人全怔住了,谁也不敢动手。那位愣小伙过来了:“老千岁,刨坟干什么?”

“你们不是要见薛元帅吗?他在坟里还没出来呢。昨天晚上,他给我托了一个梦,

求我刨坟打开棺材,救他出来。所以,我才请大家刨坟开棺,放他出来。”

大家一听,这事也太玄啦!人在棺材里,又被土埋葬着,憋也憋死了,怎么能活呢?

程咬金一看没人动手,放开嗓子连忙催促:“喂,大家别愣在那里不动,早下手,

薛元帅没事;刨晚了,他就活不成啦!”

“老千岁,刨出错来呢?”

“有我担当。”

有些人说:“刨吧,老千岁叫刨,还怕什么?人家老千岁曾当过皇上,做的梦跟咱

老百姓不一样,别含糊了。”

有人一带头,大家齐下手。时间不大,坟被刨开了,里面露出了棺材,程咬金吩咐

众人快些搭上来。

此时,罗通、秦怀玉、尉迟宝林、尉迟宝庆都为程咬金捏着一把汗。

众人把棺材搭上来,抬到平地上,都瞅着程咬金。程咬金一点儿都没犹豫,瞪着两

眼,大叫一声:“开棺,让薛元帅出来。”

一声令下,有人打开棺材,把棺材盖儿抬下,揭去蒙在死者脸上的银纱。大家往里

一看,大吃一惊!

请简单介绍一下中国戏曲的各种角色

不同戏曲具体的有差别,但大体有接近的。以京剧为例,行当分生、旦、净、丑,大致如下

生:男性

老生是中年男性,诸葛亮、宋江、陈世美

小生青年男性,许仙、周瑜、罗成

武生有武功的男性,武松、高宠

旦:女性

老旦,老太太,佘太君,包公的嫂子

青衣,中青年女性,杨贵妃,苏三,秦香莲

花旦,丫环小姑娘,红娘,金玉奴,春草

净:有性格的男性

包公、曹操、窦尔敦

丑:搞笑人物,男女都有

时迁,蒋干。。。

京剧脸谱图片 京剧脸谱介绍

京剧脸谱,是具有民族特色的一种特殊的化妆方法。由于每个历史人物或某一种类型的人物都有一种大概的谱式,就像唱歌、奏乐都要按照乐谱一样,所以称为“脸谱”。关于脸谱的来源,一般的说法是来自假面具。京剧脸谱,是根据某种性格、性情或某种特殊类型的人物为采用某些色彩的。红色有脸谱表示忠勇士义烈,如关羽、姜维、常遇春;黑色的脸谱表示刚烈、正直、勇猛甚至鲁莽,如包拯、张飞、李逵等;黄色的脸谱表示凶狠残暴,如宇文成都、典韦。蓝色或绿色的脸谱表示一些粗豪暴躁的人物,如窦尔敦、马武等;白色的脸谱一般表示奸臣、坏人,如曹操、赵高等。京剧脸谱来源于生活。每个人面部器官的形状、轮廓相似,生理布局也都有一定的规律,面部肌肉的纹理与人物的年龄、生理、经历、生活的自然条件也都有密切关系,所以京剧脸谱的勾绘是以生活为依据,也是生活的概括。如生活中常说的人的脸色,晒得漆黑、吓得煞白、臊得通红、病得焦黄等,既是剧中人物心理活动、精神状态的揭示和生理特征的表现,又是确定脸谱色彩、线条、纹样与图案的基础。脸谱虽然来源于生活,但又是实际生活的放大、夸张。演义小说和说唱艺术对历史人物的夸张、形象的描写,也是京剧脸谱的依据来源。如关羽的丹风眼、卧蚕眉,张飞的豹头环眼,赵匡胤的面如重枣等,所有描写,都被戏曲化妆吸取下来,在京剧舞台上的表现尤为明显、突出。京剧脸谱在创造与发展的过程中,来源众多,除上述者外,还有如下几种: 1、借鉴生活中血统遗传的原理。如张飞之子张苞,盂良之子孟强,焦赞之子焦玉,尉迟敬德之子尉迟宝林等,袭用其父脸谱,约定俗成,渐成定例。2、依据剧中人物姓名,附会色调,确定脸谱。如齐桓公因名“小白”而勾白脸,膏面虎因“青”字勾绿脸,浪里白条张顺因“白”字勾白脸,黑风利、乌成黑等因“黑”字皆勾黑脸。3、以讹传讹;一些剧中人物的脸谱来源于“讹传”(音讹、义讹),加以附舍。如文天祥因与闻太师之“闻”同音勾红脸。钢属黑色,刚与钢同膏,因此京剧旧例,凡性格猛烈刚强之人多勾黑脸,如《草桥关》剧中的铫刚,(徐策跑城9剧中的薛刚)《庆阳图》剧中的李刚,均因名字中有“刚”字而勾黑脸(京剧界素有“三刚不见红”之说)。《八蜡庙》剧中的关泰,《收关胜》剧中的关胜,仅因与关羽同姓而勾红脸。

古代的面具上具有简单的符号,“观念符号”和"“表情符号”,用来表达某种特定的观念或表情。唐代就有"涂面"的记载,孟郊在《弦歌行》里写道:"驱摊击鼓吹长笛,瘦鬼染面惟齿白",即表明了用染涂脸面表现鬼神的形象。宋代徐梦莘《三朝北门会编》的"清康中秩"第六卷记载了宋徽宗的两个佞臣以"粉墨做优戏",口出市井浮言秽语,蛊惑皇上。宋代"涂面"分"洁面"和"表面"两类,花面也很简单。画了个白鼻子、红眼圈,目的"务在滑稽"。净丑都画脸谱,每个角色又有一个专谱。其底色多是根据说唱文学中的描绘或演员自己的想象设计的。如关羽的底色是红的,包公的是黑的。其基本谱式是夸张的眉眼部分。明代人留发,脸谱画在额以下,清代人留辫子,头剃到脑门以上,脸谱也画到了脑门以上。图案比例也发生了变化。与明代相比,脸谱有繁有简,底色一样。清代中叶,地方戏兴起,净丑的脸谱每一地方差别很大,有明显的地方特征和民间艺术气息,各种地方戏约有300多个剧种,大多在18世纪以后兴起。地方戏的繁盛,使得剧目题材人物角色不断增多,行当分工更细。净行除了正净副净外,又加了武净。古代的面具上具有简单的符号,“观念符号”和"“表情符号”,用来表达某种特定的观念或表情。到了戏里,这些符号就直接画在脸上,表达更为复杂丰富的观念和表情。唐代就有"涂面"的记载,孟郊在《弦歌行》里写道:"驱摊击鼓吹长笛,瘦鬼染面惟齿白",即表明了用染涂脸面表现鬼神的形象。宋代徐梦莘《三朝北门会编》的"清康中秩"第六卷记载了宋徽宗的两个佞臣以"粉墨做优戏",口出市井浮言秽语,蛊惑皇上。因为宋代杂剧中,科诨占了很大比例。元代杂剧盛行,在《大行散乐忠都秀在此做场》的大幅壁画中,明代已经是由昆剧演出的传奇剧的天下,表演丰富,行当分工精细,净分正净(大面)、副净(二面)和丑(三面)。净丑都画脸谱,每个角色又有一个专谱。如关羽的底色是红的,包公的是黑的。其基本谱式是夸张的眉眼部分。明代人留发,脸谱画在额以下,清代人留辫子,头剃到脑门以上,脸谱也画到了脑门以上。图案比例也发生了变化。与明代相比,脸谱有繁有简,底色一样。清代中叶,地方戏兴起,净丑的脸谱每一地方差别很大,有明显的地方特征和民间艺术气息,各种地方戏约有300多个剧种,大多在18世纪以后兴起。地方戏的繁盛,使得剧目题材人物角色不断增多,行当分工更细。净行除了正净副净外,又加了武净。色彩增加了蓝、绿、黄、灰、橙。

罗通扫北讲的什么事?

唐皇被困木杨城,罗通挂帅扫北救驾。兵至白银关受阻,赖祖父罗艺与罗成阴魂相助,始得杀敌过关。继而攻打金灵川,兵败被追,幸得其弟罗仁赶到,杀了番将。罗仁与野马川女将铁雷八宝交战,被八宝用飞剑杀死。罗通为弟报仇败阵,八宝爱其才貌,迫罗阵前联婚,后罗通兵抵木杨城,单骑见驾。遇苏定方巡城,多方阴梗。罗通杀遍四门,力竭被困,幸得八宝救之。罗通进城见驾,奏诉公父之冤,唐皇处死苏定方。程咬金奏知罗通阵前联婚之事,唐皇命程往番营说亲。(剧本尾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