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夷叔齐,伯夷和叔齐的故事、

伯夷和叔齐的故事、

伯夷和叔齐的故事

《不食周粟》

为了躲避残暴的商纣王、伯夷叔齐居住在北海之滨和东夷人一起生活。听到西方伯主周文王兴起,国内稳定,生产发展很快。他们高兴地说:“应该从东夷回去了,我们听说西伯的国内很安定,很适合老年人居住。”于是他们相约到周国去。

但是走在中途,就遇见了周武王伐纣的大军,原来这时周文王已经死去,周武王用车拉着周文王的木主奔袭商纣。他们二人大失所望就叩马而谏说:“父死不埋葬,就动起武来,这能算作孝吗?以臣子身份来讨伐君主这能算作仁吗?”武王的卫兵要杀害他俩,军师姜尚劝解说:“这是讲义气的人呀,不要杀害他们。”就把他俩扶走了。

后来周武王与商纣王大战于牧野,血流飘杵,由于商纣王阵前的奴隶兵倒戈,周武王才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灭掉了商朝,建立了新的王朝周朝。

伯夷叔齐认为这种做法太可耻了,发誓再不吃周朝的粮食。但是当时各地都属于周朝了。他们就相携着到首阳山上采薇菜吃。在采薇菜时,他们还唱着歌说:“上那个西山哪,采这里的薇菜。用那强暴的手段来改变强暴的局面,我真不理解这样作算是对呀?先帝神农啊,虞夏啊!这样的盛世,恐怕不会有了。我们上那里去呢,真可叹啊!我的生命就要结束了。”于是就饿死在首阳山之上。

扩展资料

伯夷、叔齐是商末孤竹君的两个儿子。

相传其父遗命要立季子叔齐为继承人。孤竹君死后,叔齐让位给伯夷,伯夷不受,叔齐也不愿继位,先后都逃往周国。周武王伐纣,二人扣马谏阻。武王灭商后,他们耻食周粟,采薇而食,饿死于首阳山。

伯夷、叔齐死后,见于文献记载的,最早赞美伯夷、叔齐的人就是孔子。

孔子在《论语》中曾先后多次赞扬伯夷、叔齐。“伯夷、叔齐不念旧恶,怨是用希”;“伯夷、叔齐何人也?曰:古之贤人也”;“怨乎?求仁而得仁,又何怨?”;“不降其志,不辱其身,伯夷叔齐与?”

历史上也有许多文人墨客对伯夷叔齐的称赞,并写成诗歌流传下来,例如陶渊明的《读史述·九章·夷齐》和李白的《杂曲歌辞·少年子》。

《读史述·九章·夷齐》

【晋】陶渊明

二子让国,相将海隅。

天人革命,绝景穷居。

采薇高歌,慨想黄虞。

贞风凌俗,爰感懦夫。

《杂曲歌辞·少年子》

【唐】李 白

青云少年子,挟弹章台左。

鞍马四边开,突如流星过。

金丸落飞鸟,夜入琼楼卧。

夷齐是何人,独守西山饿。

参考资料:百度百科-伯夷叔齐

伯夷叔齐这个成语什么意思

你好,首先这是两个人的名字。

伯夷、叔齐是商末孤竹君的两个儿子,老爹孤竹君遗嘱让小儿子叔齐当继承人,小儿子叔齐让位给伯夷,伯夷也不接受,叔齐也不愿登位,两人先后逃到了周国。

武王灭商后,他们视吃周国的粮食为耻辱,采薇(野菜)而食,饿死于首阳山。

后很多历史学家都对他们的这种爱国进行褒扬,纷纷以各种形式歌颂、褒扬伯夷、叔齐。忠义之士啊

伯夷,叔齐不食周粟翻译

译文:

伯夷、叔齐,是孤竹君的两个儿子。父亲想立叔齐为君,等到父亲死后,叔齐又让位给长兄伯夷。伯夷说:“这是父亲的意愿。”于是就逃开了。叔齐也不肯继承君位而逃避了。国中的人就只好立他们的另一个兄弟。

正当这个时候,伯夷、叔齐听说西伯姬昌敬养老人,便商量着说:我们何不去投奔他呢?等到他们到达的时候,西伯已经死了,他的儿子武王用车载着灵牌,尊他为文王,正向东进发,讨伐纣王。

伯夷、叔齐拉住武王战马而劝阻说:“父亲死了尚未安葬,就动起干戈来,能说得上是孝吗?以臣子的身份而杀害君王,能说得上是仁吗?”武王身边的人想杀死他们,太公姜尚说:“这是两位义士啊!”扶起他们,送走了。

武王平定殷乱以后,天下都归顺于周朝,而伯夷、叔齐以此为耻,坚持大义不吃周朝的粮食,并隐居于首阳山,采集薇蕨来充饥。

待到饿到快要死了的时候,作了一首歌,歌辞说:“登上首阳山,采薇来就餐,残暴代残暴,不知错无边?神农虞夏死,我欲归附难!可叹死期近,生命已衰残!”就这样饿死在首阳山。

原文:

伯夷、叔齐,孤竹君之二子也。父欲立叔齐。及父卒,叔齐让伯夷。伯夷曰:“父命也。”遂逃去。叔齐亦不肯立而逃之。国人立其中子。于是伯夷、叔齐闻西伯昌善养老,“盍往归焉!”及至,西伯卒,武王载木主,号为文王,东伐纣。

伯夷、叔齐叩马而谏曰:“父死不葬,爰及干戈,可谓孝乎?以臣弑君,可谓仁乎?”左右欲兵之。太公曰:“此义人也。”扶而去之。武王已平殷乱,天下宗周,而伯夷、叔齐耻之,义不食周粟,隐于首阳山,采薇而食之。

及饿且死,作歌,其辞曰:“登彼西山兮,采其薇矣。以暴易暴兮,不知其非矣。神农、虞、夏忽焉没兮,我安适归矣?于嗟徂兮,命之衰矣。”遂饿死于首阳山。

出处:《史记》——西汉·司马迁

扩展资料

《伯夷列传》是伯夷和叔齐的合传,冠《史记》列传之首。在这篇列传中,作者以“考信于六艺,折衷于孔子”的史料处理原则,于大量论赞之中,夹叙了伯夷、叔齐的简短事迹。

他们先是拒绝接受王位,让国出逃;武王伐纣的时候,又以仁义叩马而谏;等到天下宗周之后,又耻食周粟,采薇而食,作歌明志,于是饿死在首阳山上。作者极力颂扬他们积仁洁行、清风高节的崇高品格,抒发了作者的诸多感慨。

文章借助夷、齐善行,和所谓暴戾凶残、横行天下的盗跖做比照;以操行不轨,违法犯禁的人和审慎小心、有崇高正义感的人做比照,指出恶者安逸享乐,富裕优厚,累世不绝;而善者遭遇的灾祸却不可胜数。

从而抒发了天道与人事相违背的现实,有力地抨击了“天道无亲,常与善人”的谎言,对天道赏善罚恶的报应论,提出了大胆的怀疑,充分表现了作者无神论的观点。

参考资料:百度百科——伯夷列传

与伯夷叔齐相关的词语

不食周粟_成语解释

【拼音】:bù shí zhōu sù

【释义】:粟:小米,泛指粮食。本指伯夷、叔齐于商亡后不吃周粟而死。比喻忠诚坚定,不因生计艰难而为敌方工作。

【出处】:《史记·伯夷列传》:“武王已平殷乱,天下宗周,而伯夷、叔齐耻之,义不食周粟,隐于首阳山,采薇而食之。”

伯夷和叔齐的故事是怎样的?

伯夷和弟弟叔齐,是孤竹国(约在今河北卢龙南)君的儿子。孤竹国君年老,想立叔齐为太子,以便将来继承王位。但未来得及立,孤竹国君便去世了。父亲死后,叔齐想把君位让给自己的大哥伯夷。伯夷不答应,说:“这是父亲的遗命。我怎么能违背?”遂逃走避开了。老三叔齐见伯夷逃走,自己也不肯当国君,便也逃离了孤竹国。他们二人逃走后,孤竹国的国人一同立了孤竹国君的二儿子中子为君。伯夷和叔齐逃离孤竹国后,没地方可去。后来听说西伯(即周文王)善于养育老人,国中之老人无不得到很好的照顾,兄弟二人便决定到周去。不巧的是,等他们赶到周境,周文王已去世了。周武王继位,发动了灭商的战争。周武王用车子载着西伯的牌位,号为周文王,向东进军,去攻打殷纣王。伯夷和叔齐二人不支持周武王的行动。二人在路上拦住了周武王,劝周武王说:“父亲去世了不去埋葬,却反而大动干戈,这种行为能叫孝吗?纣王是君,你是臣,你却要以臣子的身份去干弑伐君主的事情,这能叫做仁吗?”周武王身边的人见伯夷和叔齐这个样子,拔出刀来想砍他们,姜尚从旁边拦住说:“这二位是仁义之人,不得无礼!”遂命人把他们架到路边,率军继续前进。周武王消灭殷朝,平定东方之后,天下都成了周朝的势力范围。四方诸侯都到周朝来朝见。伯夷和叔齐却为周武王的行动感到羞耻,发誓永远不吃周朝土地上长的粮食。兄弟二人一起跑到首阳山(今在山西南部)中隐居起来,每天只在山里挖野菜吃。不久,他们就饿死了。临死之前,他们唱了一首歌,歌辞是:“登彼西山兮,采其薇矣。以暴易暴兮,不知其非矣。神农、虞、夏,忽焉没兮,我安适归矣。于嗟殂兮,命之衰矣。”于是,兄弟二人便饿死在首阳山中。

汉代伟大的史学家、文学家司马迁在《史记》中记载了这一哀伤的故事之后,评论道:“有人说,天道无亲,常与善人。像伯夷、叔齐,可以称之为善人了,难道不是吗?积累仁德、洁身自好如此而饿死!而且,孔子门下贤人七十,孔子只以颜渊为好学。但颜渊箪瓢屡空,糟糠不厌,而又早死。上天之报施善人又怎么样呢?盗跖每日滥杀无辜,吃人肉,喝人血,暴戾无比,聚党数千人,横行天下,即竟得以寿终。他又是靠了什么好德行而获得好结果?这只是比较著名的例子罢了。如果说起近年的事,有的人操行不轨,专犯忌讳,却一辈子富贵安乐,累世不绝。有的人行不妄动,到合适的时候才说话,不公平正直便不为,然而却遭遇灾祸的,不可胜数。我真感到疑惑。这样的天道,是对呢?还是错呢?”

如何看待历史上的伯夷叔齐,是顽固不化

义不食周粟而饿死于首阳山的伯夷叔齐二君的传记位列于史记列传中的首篇,考其中缘由,太史公当深许其志洁义重。伯夷叔齐以国相让以致二人离开故国而奔西伯,其志无意于权势名矣,其志不能不谓之洁,武王伐纣,其讽之为“以臣弑君,可谓仁乎”,其不畏于强权,其义不能不谓之重。然志洁义重如二人者,竟饿死于首阳山,将死之时作诗“以暴易暴兮,不知其非矣”。后世多有将其视为不能随时俯仰且顽固的典型,或名之为书生意气。

在评价伯夷叔齐前,必须要解决武王伐纣的性质。对武王伐纣的认识直接关系到对伯夷叔齐的认识与评价。在记载武王伐纣的《牧誓》中,武王有言“牝鸡司晨,惟家之索……今商王受,惟妇言是用。昏弃爵厥遗王父母弟,不迪……俾暴虐百姓以奸宄于商邑”。商纣的罪过主要是宠爱妲己,打击贵族。文中的“百姓”不是我们今天说的黎民百姓,而是贵族的代名词。后世之人常将种种罪恶尽归于末代的败亡之君,多不识不思败亡之渐由来远矣。孔甲乱商。九世而殒。商纣诛比干,囚箕子,有抑制食封贵族、振救班爵制度之弊的作用。其征讨东夷之时,武王起兵袭其后,在战略上讲是成功的。在道义上则不尽居道德的制高点上。

史家所提倡“不虚美,不隐恶”。伯夷叔齐生于其时,又身为孤竹国的王子。学在官府的传统未被打破,学术尚未下移至平民中间,其对当时政治的认识与了解要远比后世之人更清晰深刻。当二人叩马而谏,自当认为武王之举不为世范。在周朝建立之后,又以之为耻,义不食周粟。隐居首阳山,采薇而食。夏启称王而家天下,征讨有扈氏扬言“恭行天之罚”,有扈氏灭。《淮南子》认为“(有扈氏)知义而不知宜也”。士为知己者死,有操守而守之不失乃可称之为士。道德操守不适于在政治领域的生存,中国历史上多的是一幕幕的武戏,真有几场文戏也不过是武戏的变种。止干戈以卫社稷,社稷不是道德可以维护不失的,干戈是维护社稷的硬性力量。

伯夷叔齐是蔑视暴力而有人文情怀的理想政治者,他们坚持自己的理想与操守,不会以“识时务者为俊杰”来轻易其志。在他们看来商王的统治固然不好,武王的治理未必强过商王几分,其自身上有不足之处,何足言“恭行天罚”于“大邑商”。当文丁杀季历,西伯囚于羑里之时,周商已是两代世仇,借言拯救黎民百姓,其中为其父祖报仇成分抑或不少。故伯夷叔齐有“以暴易暴”之说。伯夷叔齐对于时局的了解远较我们更深,故其劝阻武王伐纣的行动。

我们后世之人多耳食,多道听途说,更多以讹传讹,进入春秋战国学术下移多有对现实不满者,言必赞美三代之治,称赞尧舜禹汤文武圣王。在赞美武王的同时,讽其“以暴易暴”的伯夷叔齐就成了冥顽不灵的泥古不化的学究式人物。商朝末年———任何一个朝代的末年都是较为混乱的,秩序破坏,统一不再,还有谁会独守自己的理想与操守?伯夷叔齐固有所辨别,孤竹国国君之位不足以动其心,其志洁义重不愿为浊世的政治所污,故就西伯以期遂其志。至于武王起兵征商,二人视之亦当如孙中山先生之看军阀“南与北一丘之貉”。

孟子有言:“富贵不能淫,威武不能屈,贫贱不能移,此之谓大丈夫。”太史公感叹如伯夷叔齐者不得善终,盗跖之徒竟享高寿。“天道无亲,常与善人”。善,非独清士贤者所独享;恶,亦非盗寇奸宄所独占。善恶自有其判,善恶二字不能断尽古今之事。角度有别,则眼光有差,则结果有所不同,善恶就会有新的评判。我们应当如何选择?伯夷颜回等人安贫乐道,以其地位才华寻富贵则是易事,而他们没有选择富贵权势。盗跖之徒为恶不断,以其为恶之力做善事亦是易事,而他们同样不会选择与人为善。“道不同,不相为谋”,众人所取所重不同。如上所言,有操守而守之不失乃可称之士,伯夷叔齐之行的意义在于精神的充实和内心的强大,其不以世俗的物质为意,“三军可夺帅也,匹夫不可夺志也”。此为最可钦敬之处。而其隐居首阳山,我不能违心说这是一种积极的方式。如伯夷叔齐者是政治上的理想主义者,而姜太公则为政治上的务实主义者。

“以暴易暴”固然有其错处,消极避世也不是一种积极人生所当有的。商末周初混乱之世未定,如尽如伯夷叔齐,天下一样无法太平,二人在首阳山隐居的生活也不能实现。姜太公为《六韬》以致治,乱世杀伐故不可免,然“杀人以安人,杀之可也”。历史进步的原动力首要在物质的创造力,精神上的追求是附着在物质之上的。伯夷叔齐自可隐居,天下苍生能达其境界的有几人?为自己的理想操守可以就死的人物是可敬的,能守其操守而又可致民安乐的人更是可敬的。事功学派提倡务实而不务虚,道德与功利是一体的。或许是分工不同,理想主义与务实主义的存在正是为我们提供了思考的问题。伯夷叔齐带有苦行性质的坚持给了我们什么?士人的典范?孤独的理想守望者?令人耻笑的顽固?我以为给我们以深远的人文思考。姜太公周公因时制宜的务实为中国历史带来了什么?是几百年相对安定的秩序与和平。二者优劣,见仁见智。理想与现实,各有其用。无现实,理想无所依附。无理想,现实无所升华。

伯夷,叔齐不食周粟比喻什么

史记·伯夷列传》:“武王已平殷乱,天下宗周,而伯夷、叔齐耻之,义不食周粟,隐于首阳山,采薇而食之。

【释义】粟:小米。这里泛指粮食。指伯夷、叔齐于商亡后不吃周粟而死。比喻十分固执,也指不屈从,有骨气。

【朝歌渊源】 伯夷、叔齐是商末孤竹君的儿子。文王仙逝,武王继位而拥兵伐纣,他们认为诸侯伐君以为不仁,极力劝谏。

【不食周粟】

伯夷、叔齐是商末孤竹君的儿子。墨胎氏。孤竹在今辽宁卢龙东南。孤竹君生前立次子叔齐为继承人。孤竹君去世后,叔齐让位给兄长伯夷。伯夷也不愿作国君而逃避。

后来二人闻昕西伯侯姬昌(周文王)善养老幼,深得人民拥戴而入周投靠。文王仙逝,武王继位而拥兵伐纣,他们认为诸侯伐君以为不仁,极力劝谏。武王不听,决意灭商。伯夷、叔齐对周武王的行为嗤之以鼻,誓死不作周的臣民,也不吃周的粮食,隐居在首阳山,采野果为生。

论语叔齐伯夷论语中提及伯夷叔齐的有哪些

伯夷、叔齐是商末孤竹君的两个儿子。相传其父遗命要立次子叔齐为继承人。孤竹君死后,叔齐让位给伯夷,伯夷不受,叔齐也不愿登位,先后都逃到周国。周武王伐纣,二人扣马谏阻。武王灭商后,他们耻食周粟,采薇而食,饿死于首阳山。(见《吕氏春秋.诚廉》﹑《史记.伯夷列传》)。《论语.公冶长》:“伯夷叔齐不念旧恶,怨是用希。”邢昺疏引《春秋少阳篇》:“伯夷姓墨,名允,字公信。伯,长也;夷,谥。叔齐名智,字公达,伯夷之弟,齐亦谥也。”封建社会里把他们当作抱节守志的典范。

叔齐名致,字公达,谥齐,后人称之为叔齐。叔齐、伯夷为商末孤竹君之长子,姓墨胎氏。初,孤竹君欲以次子叔齐为继承人,及父卒,叔齐让位于伯夷。伯夷以为逆父命,遂逃之,而叔齐亦不肯立,亦逃之。后来二人听说西伯昌善养老人,尽往归焉。及至,正值西伯卒,武王兴兵伐纣,二人叩马而谏,说:“父死不葬,爰及干戈,可谓孝乎?以臣弑君,可谓仁乎?”武王手下欲动武,被姜太公制止,说:“此义人也”,扶而去之。后来武王克商后,天下宗周,而伯夷、叔齐耻食周粟,逃隐于首阳山,采集野菜而食之,及饿将死,作歌。其辞曰:“登彼西山兮,采其薇矣。以暴易暴兮,不知其非矣。神农、虞、夏忽焉没兮,我安适归矣?于嗟徂兮,命之衰矣!”遂饿死于首阳山。

三千年前,秦皇岛一带正是孤竹国管辖的区域。这个古代方国建国很早,历经了商和周两个朝代。当时它的管辖区域,据考古资料表明,大体包括现在秦皇岛市的全部,唐山市的东部和辽宁省的西南部,都城在现在的卢龙县城附近。这个古老的方国当时的经济,文化都比较发达,有大量饲养牲畜的畜牧业和可以用剩余粮食酿酒的农产品。从这个国家取名觚竹来看,它是以两种用以书写的文具,借代作国名,这就反映了这个国家已经有比较高的文化。

到了商朝后期,在这个国家出现了夷齐让国的美谈。原来那时的孤竹国君生了三个儿子,孤竹国君姓墨胎氏,长子名允字公信,即后来谥号为伯夷。幼子名智字公达,即后来谥号为叔齐。孤竹君生前有意立叔齐为嗣子,继承他的事业。后来孤竹国君死了,按照当时的常礼,长子应该即位。但清廉自守的伯夷却说:“应该尊重父亲生前的遗愿,国君的位置应由叔齐来作。”于是他就放弃君位,逃到孤竹国外。大家又推举叔齐作国君。叔齐说:“我如当了国君,于兄弟不义,于礼制不合。”也逃到孤竹国外,和他的长兄一起过流亡生活。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人们只好立了中子继承了君位。春秋战国时期形成的儒家学派,对他们的这种行为非常赞赏,评论这种事情说:“能以国让,仁孰大焉,伯夷顺乎亲,叔齐恭乎兄。”对他们给以很高的评价。

为了躲避残暴的商纣王、伯夷叔齐居住在北海之滨和东夷人一起生活。听到西方伯主周文王兴起,国内稳定,生产发展很快。他们高兴地说:“应该从东夷回去了,我们听说西伯的国内很安定,很适合老年人居住。”于是他们相约到周国去。但是走在中途,就遇见了周武王伐纣的大军,原来这时周文王已经死去,周武王用车拉着周文王的木主奔袭商纣。他们二人大失所望就叩马而谏说:“父死不埋葬,就动起武来,这能算作孝吗?以臣子身份来讨伐君主这能算作仁吗?”武王的卫兵要杀害他俩,军师姜尚劝解说:“这是讲义气的人呀,不要杀害他们。”就把他俩扶走了。后来周武王与商纣王大战于牧野,血流飘杵,由于商纣王阵前的奴隶兵倒戈,周武王才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灭掉了商朝,建立了新的王朝周朝,这正是公元前1046年。伯夷叔齐认为这种做法太可耻了,发誓再不吃周朝的粮食。但是当时各地都属于周朝了。他们就相携着到首阳山上采薇菜吃。在采薇菜时,他们还唱着歌说:“上那个西山哪,采这里的薇菜。用那强暴的手段来改变强暴的局面,我真不理解这样作算是对呀?先帝神农啊,虞夏啊!这样的盛世,恐怕不会有了。我们上那里去呢,真可叹啊!我的生命就要结束了。”于是就饿死在首阳山之上。他们的让国和不食周粟,以身殉道的行为,得到了儒家的大力推崇。当子贡问孔子“伯夷叔齐何人也?”孔子立即回答说:“古之贤人也。”又问:“他们对所作的事不觉得后悔吗?”孔子说:“他们求仁而得仁,没有什么后悔的。”后来又进一步的说:“齐景公有马千驷,死之日,民无德而称焉。伯夷叔齐饿于首阳之下,民到如今称之,其斯之谓与。”原来伯夷叔齐的行为正符合儒家的价值观。儒家认为,人生价值不在于你能获得什么功名利禄,而在于你对社会作出了什么贡献,在后世对你的评价中来体现人生价值,这就是所谓的留名千古。所以孔子强调说:“伯夷叔齐……奋乎百世之上,百世之下,闻者莫不兴起也,非圣贤而能若是乎!”

伯夷介绍

尧舜时人,炎帝第十四代孙,共工从孙,大约生活在公元前2300年前后。他与商末孤竹君长子伯夷并非一人,孤竹国伯夷大约生活于公元前1140年前后,两人的生活年代相距一千多年。四岳是尧舜时期官职,掌管诸侯事务。此处所说伯夷,是历任四岳官中的一位,也是被人们纪念的一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