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处之死:君子可欺之以方

周处除三害的故事,曾经选入初中语文教材。不良少年改过自新,后来成为国家的忠臣,读起来非常励志。然而故事告诉了我们开头,没有告诉我们结局。周处最后其实很不幸,被贵戚公报私仇,用阴招给坑死了。

周处画像

(一)

周处是三国时期的吴郡阳羡人,年少时横行乡里,为所欲为,是当地一霸,乡人将周处与水里蛟龙、山中猛虎并称为三害。后来有人撺掇周处杀虎斩蛟,周处一开始也许只是要逞英雄充好汉,仗着一身过于常人的膂力,揽下了这两档事。

杀虎还比较轻松,斩蛟则不太顺利,周处在水里和蛟龙一起浮浮沉沉,缠斗了三天三夜。乡人都以为周处和蛟龙同归于尽,互相庆祝除尽三害。结果周处杀死蛟龙出来,见到乡人庆贺,这才知道自己也是一害,于是幡然悔悟,起了改过之心。

周处除三害

周处到吴郡拜访名士陆机、陆云,陆机不在,只见到了陆云。周处说自己想要改过,但年纪已大,不知道是否来得及。陆云劝周处不要疑惑,闻过则改是好事,只要有志向,将来一定会有好的名声。周处听从教诲,从此励志求学,终于成为了国家的忠臣。

这是《世说新语》的说法,《晋书》的记载大致不差。《资治通鉴》对此也认可。故事演义得比较精彩,不过细节上有些经不起推敲。主要是人物年龄对不上,周处比陆云要大26岁。

周处除三害的故事发生在晋灭吴之前几年,拜访二陆一年以后,周处做了东吴的东观左丞,到吴主孙皓末年任无难督。按这个时间来算,故事里陆云只有15岁的样子。如果依据《资治通鉴》的记载,周处拜访二陆甚至还在陆抗去世的晋泰始十年(274年)以前,陆云甚至连13岁都不到。

周处向陆云求教时大概30来岁,自称“年已蹉跎”,也还说得过去。不过陆云那番话,却怎么看也是长者开导后生晚辈的口气。一个半大小孩老气横秋地对一个年过而立的汉子劝导人生,这个场面实在难以置信。吴地有名望的人物很多,周处要找人给自己指点迷津,不至于找像陆云这样年龄这么小的。

周处改过自新可能确有其事,但应该是在后来的流传过程中搞错了人物,将周处请教的长辈贤者误记为陆云。笔记小说进行艺术创造,却没有留意人物的年龄,形成了这么一个硬伤,有点可惜。而正史似乎也疏于核对,连以严谨著称的司马光也没有留意,非常遗憾。

所以我们只需要认可周处浪子回头的事实,忽略故事的一些细节就好了。

周处改过

(二)

改过自新、励志学习的周处,修炼得文武双全。吴国灭亡后,周处仕晋作官,政绩和品行都表现得非常优秀,称得上是德才兼备。

周处先是被任命为新平太守,这是雍州的一个边远小郡,户口不多,与内迁的少数民族杂处。这个职位条件艰苦,工作难做,风险还很大,当时多半没人愿意干,只怕也就是欺负周处是亡国降人。不过周处倒是没有怨言,安抚和维稳工作干得卓有成效,已经发生叛乱的羌人又重新归附,雍州民众纷纷点赞。

周处任新平太守形势

随后周处转任广汉太守,这倒是蜀中成都平原的富庶地方,不知是不是朝廷对周处的奖励。广汉郡前任太守积压了很多案件,甚至还有拖了三十年没有解决的。周处到任后,仔细探究详情,在不长的时间内全部处理完毕,该判的判,该放的放。《三国演义》中的庞统任耒阳县令,随手发落自己一个多月没有处理的公事,厉害程度也不过如此。

《三国演义》故事庞统治耒阳县

后来因为母亲年老离职回家,不久又担任过很短时间的楚国内史。太康十年(289年)司马玮受封楚王,同时都督荆州诸军事,任平南将军,周处任职的楚国应该就是司马玮的封国。该地大概在襄阳一带,一直处于南北对峙状态,被长期战争搞得比较残破。加上本地人和流民杂居,风俗习惯都不一样,不太好管理。周处到任以后,下大力气整顿风俗,然后发动民众收葬暴露在野外无人掩埋的尸骸残骨,为发展生产创造条件。

周处每到一个地方,都能根据具体情况,找到关键问题,很有针对性。周处行事干练,又能把握重点,总是在短时间内就能获得明显成效,确实是治理地方的一把好手。

(三)

周处在楚国内史任上被征入朝,先后散骑常侍和御史中丞的职务。元康六年(296年),雍州的氐族、羌族反叛,推立氐人齐万年为帝。朝廷任命周处为建威将军,隶属安西将军夏侯骏指挥,前往雍州平乱。

齐万年

这个时候都督雍凉二州的正是梁王肜,因为违法曾经被周处弹劾处理过。周处落到梁王肜手里,自然没有好果子吃。只是梁王肜心眼极小,竟然公报私仇,要置周处于死地。

元康七年(297年),梁王肜和夏侯骏命令周处带兵五千,攻击齐万年的驻地梁山。齐万年在梁山有七万军队,梁王肜和夏侯骏又不安排后援,明摆着是让周处去送死。周处向梁王肜和夏侯骏申诉,说是自己死不足惜,但不想让国家蒙受耻辱。梁王肜和夏侯骏当然不听,反而进一步施加压力,一再催逼周处进军,甚至在士卒还饿着肚子的情况下,强行要求发起攻击。

梁王司马肜

这样的险恶处境,周处之前的名将杜预也遭遇过。泰始六年(270年)杜预任秦州刺史,当时石鉴任安西将军,都督秦州。杜预曾经得罪过石鉴,正好落到仇人手下。杜预部下只有三百士兵和一百匹马,石鉴却强行命令杜预攻击叛乱的秃发鲜卑。杜预不肯送死,反复陈述理由,被石鉴收捕用槛车送京城论罪。好在杜预娶的是公主,与皇帝沾亲带故,最后幸运地保住了性命。

杜预

但周处是个外来户,东吴降将而已,自然没有抗命的底气。不要说抗命不从,哪怕是出战不胜败退回来,对于梁王肜来说,都是以军法处死周处的大好机会,绝对不会放过。于是周处被逼上了绝路,不得不服从命令,发起攻击。

周处从早上死拼到晚上,士卒所剩无几,弓箭消耗殆尽。刺史雍州刺史解系和振威将军卢播本来率领两支部队充当后继,此时却坐视不救。手下劝周处撤退,周处不肯,最终战死。

(四)

不得不说,周处完全是死在一个“忠”字上面。

一是因为忠而招来他人陷害。周处入朝任散骑常侍和御史中丞,主要职责就是提意见和纠察别人过失。周处心怀忠义,偏偏又性情刚直,见到不合规矩的事就要说,并不因为对方的身份而有所顾忌。这就容易得罪人,和梁王肜的梁子就是这个时候结下的。

安排周处作为梁王肜的手下讨伐齐万年,明摆的就是挖坑,但站出来说公道话的人寥寥无几。只有中书令陈准提出不同意见,认为周处得罪过梁王肜,梁王肜是宗室贵戚,不求取胜获取功劳,失败也不怕问责,一定会不顾大局而公报私仇。

陈准已经把话挑明,众人不能再装糊涂。暗算变成了明算,阴谋变成了阳谋,但仍然没有人帮周处说话,最后朝廷也仍然坚持原来的安排。朝中诸人未必像梁王肜这样记仇,但肯定对周处也不会有多喜欢,关键时候犯不着强出头为周处打抱不平。

那么解系、卢播这样的将领,在战场上坐视周处战死也就不令人意外了。明知梁王肜要整死周处,他们没必要为救一个和自己不相干的周处,而得罪梁王肜这样的贵戚。

二是因为忠而自己不能躲避陷害。面对朝廷挖下的大坑,周处并不是没有办法躲避。只是周处自负忠义,道德压力太大,自动放弃了唯一的机会。

同是东吴降臣的孙氏宗族伏波将军孙秀曾劝周处,可以利用母亲年老的理由推辞平叛的任务。晋朝推崇孝道,一旦周处提出这个理由,朝廷硬要强人所难的话,恐怕也不太好服众。但周处认为不符合先尽忠再尽孝的道理,明知是个死,也不能推辞。

而在战斗到最后一刻时,其实也还有机会撤退。但周处仍然是忠字当头,坚决不肯临阵脱逃,自己下定了战死的决心。

这一点也像极了唐朝名臣颜真卿,被奸相卢杞有意陷害,委派去反叛的淮西节度使李希烈军中宣谕皇帝旨意。大家都知道这一去必死,劝颜真卿别去。而颜真卿认为圣旨不可违,义无反顾地受命,最终被李希烈杀害。

颜真卿

这样的阴招,只能陷害君子,不能陷害小人。因为恪守忠义的信念,明知是祸也不愿躲避,周处和颜真卿一样,实在是死得不值。君子可欺之以方,说的大概就是这样的事吧。

(五)

应该说周处还是不够变通,对忠义的理解过于拘泥不化。其实避免无谓的冤死,保全有为之身,可以为国家作更大的贡献,这也并不违背忠义之道。如果当时孙秀用这个道理劝说周处,不知道周处会不会采纳孙秀的避祸之计?

以周处的才能,这么白白的送死,完全是国家的损失。周处曾经在雍州的新平郡任职,处理氐、羌问题很有一套,这些内迁民族也服周处。如果能让周处在雍州独当一面,齐万年反叛甚至根本就不会发生。

齐万年起兵后,听说朝廷安排周处隶属梁王肜和夏侯骏,非常庆幸的说:周府君以前是新平太守,我知道他文武全才。如果单独统领一支军队前来,那我们打不过他。但如果受人制约,那就会被我们捉住。

周处画像

从周处被陷害的过程来看,很可能就是梁王肜直接点名把周处要到自己手下的。当时是贾后一党掌控朝政,整天想的只是怎样争权夺利。元老重臣张华被起用来主持工作,却也只能充当帝国的裱糊匠角色。张华虽然正直而有能力,但性格相对软弱,虽然乐于提携人出身,却不善于拔救人脱难。在贾后废黜太后杨艳、陷害太子司马遹时,张华也只是表达了反对意见,并没有坚持到底,因此在周处被陷害时,张华更加不可能有多大作为。何况当时张华还想依仗梁王肜对付赵王伦,自然只有保持沉默,让梁王肜的计谋得售。从这个方面来看,周处也有点政治斗争牺牲品的意思。

周处死后,朝廷大概也觉得会让心存忠义的人寒心,于是对周处给予隆重褒奖,追赠周处为平西将军,又是赏赐百万钱财,又是安排葬地田宅,并供养周处老母。而潘岳、阎缵等人此时也纷纷表态,作诗赞颂周处的贞亮节操。只是这种死后哀荣,已经于事无补。

至于那个梁王肜,不但把周处坑死,而且还意料之中地大败给了齐万年。朝廷也就是责备了一番,并没有降罪,罚酒三杯而已。心存忠义的人因为忠而见害,贵戚特权阶层却可以为所欲为,这就是当时的政治生态。因此接下来宗室诸王大打出手,晋朝内部祸起萧墙,异族势力入主中原,也就是必然的结果了。

西晋末年异族入主中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