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细思极恐的鬼故事,隐藏着大唐血腥秘闻,

今天跟大家聊一个鬼故事。这个鬼故事被收录在唐人李复言的《续玄怪录》名字叫《辛公平上仙》

故事的主人公叫辛公平,是洪州高尔(江西宜春)的县尉。还有陪同他的吉州庐陵(今属江西吉安)县尉成士廉。

他们因公前往长安,一路走来,到了洛阳境内,遭逢大雨,两人只好跑到洛阳西郊的一个客栈里。

客栈的接待能力有限,别的房间都特别脏,只有一张床看上去还比较干净。只是被一个绿衣旅客占据。

店主人见辛公平跟成士廉带着随从,像是贵客,为了巴结辛成两人,就让绿衣客腾床位。

这时候,辛公平说道:这样做是不对的,客人的身份是否具有德行,跟有没有随从没有关系。

辛公平让绿衣客继续安歇,自己则在旁边较小的房间安顿下来。

到了深夜,两人吃夜宵时,又特地叫绿衣客就座。

席间,绿衣客自我介绍叫王臻,并且预言辛成二人明天将会在礠涧王家、新安赵家食宿,还把两人明天要吃什么说得一清二楚,还表示自己步行,没办法跟上二位,只好夜晚再相会。

对于王臻的怪异表现,辛成二人不以为然,以为是个怪人而已。

到了第二天,辛成二人继续上路,走到路上歇脚时,果然是在礠涧王家、新安赵家食宿,吃的东西也跟王臻描述的一模一样。

到了晚上,王臻再次出现,这一次,他摊牌了。

“我是阴间的迎驾者!”

什么意思呢?来迎接死去的皇帝!

皇帝竟然要死了?!

王臻表示将有五百骑兵跟一位大将军一起来迎驾。而且这五百零一人就在他们的身边。只是他们看不到而已。

看到这里,是不是觉得是一个毛骨悚然的故事?

最后,王臻表示迎接皇帝“上仙”是人间大事,问辛公平有没有兴趣参观一下。

去看皇帝死亡的过程?这想想都刺激,不,想想就害怕。

成士廉却说,为什么不让我去看呢?

王臻表示看这样的场面会给人带来晦气,辛县尉的阳气比较足,去看没关系,成县尉嘛 ,那还是不去为好。

于是,辛公平跟王臻约好在灞桥之西的古槐下碰头。

到了约定的时候,辛公平到达灞桥之西,一阵阴风袭来,刚一眨眼,眼前突然出现了一支军队,当前是一位骑士,马上之人正是王臻。

王臻带着辛公平拜见大将军。 大将军对辛公平赞赏有加,叫王臻好好照顾辛公平,参观“上仙”的仪式。

辛公平跟着这队阴兵进了长安,入通化门到天门街,前面有官吏来接应,让大将军将兵马分散布置。

五百兵马分成了五队,大将军带着一队住进了一座寺庙。

辛公平跟王臻在西廊下聊天,王臻还表示将来可以帮助辛公平升官。

过了几天,大将军等不及了,表示时间已经到了,但皇帝身边还有神仙保祐,如果和他们硬拼,可能会耽误大事。

这时候,王臻提了一个建议,在宫里办一场夜宴,到时候,宫中充满荤腥之气,众神昏昏,自然就可以迎接皇帝上仙了。

大将军表示此计甚好。

布置妥当,大将军着金甲带着部队皇宫进发,入丹阳门,过含元殿,从侧门进入到光范门,穿宣政殿,到达夜宴之地。

大将军下令围住大殿,然后带着五十兵甲入殿。

此时的夜宴之上,烛光晦暗,歌伶在殿上起舞,却丝毫感觉不到生气,仿佛人偶一般。

大殿的御座上坐着毫无表情的皇帝。这时候,夜宴上现出一个身影,此人着绿衫黑裤,衣服绣有红边,披着怪异的披风,带着异兽造型的皮冠,面目阴森恐怖。

此人手持一尺余的金匕首,拉着怪异的长腔喊道:时辰已到!

说罢,此人捧着金匕首,一步步向大将军走来。大将军皱了皱眉头,最终是接了过来,然后跪着向皇帝进献匕首。

整个大殿发出惊慌失措的声音,音乐停止了,歌舞也停止了,左右拥出一群人,护卫着皇帝进入西阁,许久都没有出来。

等了一会,大将军脸色一沉:“时辰已到,不可再拖,请迎陛下’上仙’”

这时候的西阁一片黑暗,良久,有一个声音问道:“陛下洗身了吗?洗完就可上路。”

里面答道,正在洗,马上就可以上路。

很快,听到洗澡的声音。

到了三更,皇帝登上了玉舆,有青衣侍从送出大殿。

大将军只是揖了揖手,并没有朝拜。大将军还问皇帝:“人间纷挐,万机劳苦,Y声荡耳,妖色惑心,你的一片真心,现在还有吗?”

皇帝答:“心非金石,哪能不动心呢?现在好了,我已经断离舍了,整个人都释怀了。”

大将军发出了笑声,然后引着皇帝从两边而出,出去的时候,门吏没有不哭泣的,还有的人捧着血盆不肯离去。

在大军的护卫下,皇帝出了望仙门。

这时也要跟辛公平告别了。王臻把他送到一处宅子,告诉他成士廉就在里面。

辛公平打开门一看,成士廉果然在里面等他。

辛公平的奇怪旅程就结束了。数个月后,辛公平听到了皇帝驾崩的消息。

后面,两人还真的升官了。

那这是一个什么鬼故事呢?

作者说,这个故事是为了提醒那些在旅程中傲慢的人,像辛公平这样谦虚的人,后面就升官了。

我信你个鬼,你这个糟老头坏得很,如果只是警示路人不要傲慢,只要说辛公平以后升官就可以了,为什么跑出一个“上仙”奇遇记呢?

明明上仙才是故事的主体。那这个上仙是什么故事呢?

真相是,这个鬼故事描写的是一起弑君案。

我们再复盘一下这个鬼故事。

在听到王臻接皇帝去阴间时,辛公平问你怎么一个人。

王臻答有五百人,只是你看不到而已。

说明弑君的是五百人的团伙,而看不到,当然是指他们躲在暗处行事。

进通化门,这里的记录是:【遂同行入通化门,及诸街铺,各有吏士迎拜。】

弑君的不止这五百人,里面还有接应。

到天门街,又记录:【次天门街,有紫吏若供顿者。】

到了里面,有更高级的官吏接应。

紫衣是高官服装,而这伙人着紫衣却只是吏,显然是权重而位卑,那只有一种可能,是太监。

下一句是:【紫吏曰「人多,并下不得,请逐近配分。」将军许之。于是分兵五处。】

太监调了五百兵马入宫,只是人太多有些扎眼,让大家分开布置。

于是,这群弑君军团在长安分散开来。

唐朝的太监掌控着大唐的禁军,而这伙兵是从外面进来的,可能是驻守外地的禁军,甚至有可能是藩镇之兵。

在庙中等了数天,大将军有些着急,害怕夜长梦多,王臻才提出夜宴的主意。显然,不是为了让众神昏昏,而是趁夜宴的机会下手。

这里的众神应该是皇帝的护卫。众神昏昏,其实是让侍卫喝醉。

进了殿之后,出来了一个神秘人。【俄而三更四点,有一人多髯而长,碧衫皂袴,以红为褾,又以紫縠画虹蜺为帔,结于两肩右腋之间,垂两端于背,冠皮冠,非虎非豹,饰以红罽,其状可畏。忽不知其所来,执金匕首,长尺余,拱于将军之前,延声曰:“时到矣!”将军颦眉揖之,唯而走,自西厢历阶而上,当御座后,跪以献上】

这个人延声说话,又穿着古怪,很容易让人想到,他是一个大太监。

将军不愿意接匕首,因为弑君毕竟是恶事,但最终还是接了过来,所谓的跪献,其实是刺杀皇帝,或者是逼皇帝自杀。

【上头眩,音乐骤散,扶入西阁,久之未出。】

皇帝被扶入西阁,是皇帝进西阁自杀了,还是杀了后,把皇帝的尸体抬入了西阁处理?

应当是后者,因为传出了洗澡的声音,应该是杀死皇帝后在西阁处理尸体。

等皇帝再出现时,已经是死人了。因为皇帝说了:“心非金石,见之能无少乱。今已舍离,固亦释然。”

已经释然了。

【自内阁及诸门吏,莫不呜咽。群辞,或收血捧舆,不忍去者。】

【收血捧舆】这四个字,显然在提醒读者皇帝不是正常死亡,是流血事件,是兵解。

这就是小说里记载的迎上仙事件。其实就是一起弑君事件。

那么杀的是哪位皇帝呢?

应该是当时的太上皇唐顺宗。

那为什么要杀唐顺宗呢?又是谁主使的呢?

安史之乱后,大唐虽然保存了下来,却留下了两大顽症,一是太监专权,一是藩镇割据。

等唐顺宗上台,他进行永贞革新,打击太监的势力。

可是唐朝太监的势力太强大了,他们掌握着长安的禁军体系,一反扑,永贞革新就此结束,唐顺宗被迫让位给太子李纯。

那唐顺宗已经变成太上皇,为什么还要被杀呢?

因为只要是活人,就是一个威胁。

公元805年的十月,唐顺宗让位没多久,一个叫罗令则的人从长安来到秦州,说有太上皇的诏令,让陇西经略使刘澭发兵,废李纯。

刘澭没有听从,逮捕了罗令则,向朝廷汇报了此事。

此人是不是真的受太上皇指使呢?或许有,或许只是进一步处理太上皇的一个借口。

到了第二年的正月初八,唐宪宗李纯宣布父亲旧病复发。到了第二天,唐顺宗就去世了。

这个过程就更加奇怪,因为皇帝不会轻易公布皇室成员的身体情况,总是想办法隐匿消息。

唐宪宗为什么主动公布父亲的病情,而且唐顺宗第二天就去世了呢?

很容易就让人想到,这可能是唐宪宗打一个预防针,让太上皇的死不至于显得太过急促 。

可就是这样,反而是此地无银三百两,让人感觉太上皇的死是被安排的,是写在日程上的。

另外,唐顺宗是死在兴庆宫,却迁殡到太极殿发丧。皇帝死后,是不轻易迁宫的。是不是为了不让人看到太上皇死时的样子,故意迁宫呢?

甚至在罗令则事件时,唐顺宗京已经被“上仙”了。

这就是唐顺宗之死。

那为什么不好好写,非要编一个鬼故事呢?

这是因为作者的身份。

这本书的作者叫李复言,据考证,他应该是李谅。

唐顺宗搞永贞革新,起用了一批名人,这其中包括了柳宗元、刘禹锡。还有李谅。

唐顺宗在位的时候,李谅是左拾遗,是唐顺宗重用的人。宪宗上台后,李谅被贬为彭城令,在流放中,他得知了唐顺宗的死讯。

于是,他用一则传奇故事将唐顺宗的被害记录了下来。

只是这里面,唐宪宗是主谋,还是受制于太监,不得不杀死自己的父亲呢?

有意思的是,宋朝的《太平广记》将《续玄怪录》中的所有文章都收录了,就是不敢收《辛公平上仙》,为什么呢,就是因为这一篇是影射弑君事件,而宋朝也有一件说不清的弑君事件,就是号称烛影斧声的宋太祖赵匡胤之死。

看历史远比看小说更为有趣,因为历史就是一个有着无尽谜题的长卷,更何况还可以从中学到许多的知识。

常有人问我读什么书好,我总是建议他去读历史书。

从来没有一个国家像我们中国一样有这样完事丰富的历史记录,人类社会活动的所有变数都写在了中国的历史书里,你想看问题更通透,可以去读历史,想少踩坑,可以去读历史,想搞清楚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可以去读历史。甚至当心情不好时,也可以去读历史

尤其是去读《资治通鉴》,你不知道干什么了,迷茫的时候,去读《资治通鉴》,想了解社会里的各种关系,去读《资治通鉴》,甚至想了解权术,也可以去读《资治通鉴》。

成千上万人的生死荣枯,被你一页翻过,多少王侯将相在你的指间滑过,与你对话的都是帝王将相,你还会被眼前的小问题困惑住吗?

一部《资治通鉴》,写透了人生百态,写尽了帝王将相,权术谋略。

很多人都喜欢看《资治通鉴》,最多的看了十七遍。

”一共一十七遍。每读都获益匪浅。一部难得的好书噢。恐怕现在是最后一遍了,不是不想读而是没那个时间啰。”

“中国有两大书,一曰《史记》,一曰《资治通鉴》,都是有才气,又不得意的境遇中编的。看来,人受点打击,遇点困难,未尝不是好事。当然,这是指那些有才气,又有志向的人说的。没有这两条,打击一来,不是消沉,便是胡来,甚至去自杀。那便是另当别论。"

当然,《资治通鉴》是文言文,如果大家没有古文功底,可以选择白话文,但白话文就存在一个翻译的问题,如果版本不好,翻译出来的东西就不准确。

我一般给大家建议入手《白话资治通鉴》十套装,这本书是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由台湾大学国文教授、博士生导师黄锦鋐领衔主持,集中台湾地区多家院校27位教授、学者,历时3年,合译而成。

大家知道,台湾地区出了很多有名的词人,比如写出《东风破》、《菊花台》、《青花瓷》的方文山。他们给人的感觉就是国文功底很扎实。

原因就是他们成长的年代,正是台湾地区提倡复兴中华文化运动的时候。

当时台湾地区有一个“中华文化复兴运动总会”,专门负责推行国学。

工作之一,就是出版大量的古籍,《周易》、《老子》、《诗经》等等。

而为了让普通学生和读者也能看懂史记、资治通鉴,他们就组织专家编写了《白话史记》、《白话资治通鉴》。

这套书尊重原文,逐字逐译,不多增一个字,以求贴近、还原《资治通鉴》本义。不以“现代眼光”作解,更不平添枝叶。而且是全本。

里面有重要人物画像

有简明皇帝谱系表、官制简表。出来后得到了国学大师钱穆跟台静农的推荐。

做为历史爱好者,入手这一套非常划算,因为这一套在头条做活动,一套十大本,原价498,现在头条读者只要208,可以说是很超值了。

爱好历史,家里一定要备这样一套书,没事的事情翻一翻,就会发现看问题的角度会完全不一样。不需要像看十七遍,能够全部看一遍,重点的部分看上三四遍,就非常不错了。大家可以点下面的链接购买,总共是一千套,目标已经卖到了二千多套,出版社正在加印当中,这周就能加印出来 ,加印的量不多,我们按订单时间发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