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尔衮怎么死的,历史上的多尔衮怎么死的?

历史上的多尔衮怎么死的?

病死的。

顺治七年秋天,多尔衮患病。据说是膝盖受了伤,他用了不该使用的石膏敷治,结果使病情加剧(《北游录》)。

为了调治疾病,也为了改善心情,十一月中旬他率领诸王贝勒及大批八旗官兵到塞外打猎行乐。塞北寒冷的气候和行猎时过度的劳累,使多尔衮此行再也没能回到北京。十二月初九日,他病死在喀喇城,时年三十九岁。

扩展资料:

爱新觉罗·多尔衮(1612.11.17—1650.12.31),努尔哈赤第十四子,皇太极之弟。清朝初期杰出的政治家和军事家,完成大清一统基业的关键人物,清朝入关初期的实际统治者。1626年封贝勒;1636年因战功封和硕睿亲王;1643年辅政,称摄政王;

1644年指挥清军入关,清朝问鼎中原,先后封叔父摄政王、皇叔父摄政王、皇父摄政王;顺治七年十二月初九(1650年12月31日)病卒于喀喇城(今河北承德市郊),先追尊为诚敬义皇帝,庙号成宗。不久,追论生前谋逆罪,削爵。

参考资料来源:凤凰网-大清帝国摄政王多尔衮逝世 为何死后遭顺治帝清算?

清朝多尔衮怎么死的?

1650年,多尔衮在狩猎时坠马受伤,摔伤了膝盖,伴随着咳血的现象,最后于12月31日去世。被追封“清成宗”,谥号义皇帝,享年39岁。

其实在多尔衮生前的健康状况是不乐观的,据松山大战中记载,多尔衮为打仗几天几夜不休息,可想多尔衮很有可能在之前的征战生涯中就落下了病根。

多尔衮与弟弟多铎的感情很好,1649年,多铎得天花死了,对多尔衮也是一个打击。再加上多尔衮当时坠马咳血,很有很能肺部受伤了,最后没有得到有效的救治,才是多尔衮的死因。

扩展资料

多尔衮的生平简介:

多尔衮,全名爱新觉罗·多尔衮,出生于1612年,是努尔哈赤的第十四个儿子,孝烈武皇后的第二个儿子,是清初杰出的军事家和政治家,曾以摄政王的身份辅佐福临上位。

多尔衮的母亲富察氏,是努尔哈赤的大福晋,因此多尔衮三兄弟的地位对应升高,多尔衮以八岁幼童参加了和硕额真行列,但是多尔衮在三兄弟中却是最不受宠的,在每次重大活动中,哥哥阿济格和弟弟多铎都能参加,并以六、七位的位置向努尔哈赤叩拜,但多尔衮却不允许参与。

1626年,努尔哈赤病逝,母亲阿巴亥殉葬。女真人14岁成年,多尔衮当时是15岁,次年就跟着皇太极进军蒙古,并立下战功。1629年,多尔衮与皇太极破明朝边塞,直逼北京,且在广渠门打败袁崇焕和祖大寿的援兵。

1631年,皇太极设六部,多尔衮掌管吏部,此后四年,多尔衮为皇太极出谋划策,并在1635年成功招降林丹汗,获得元朝玉玺,皇太极次年称帝,多尔衮被封硕睿亲王,当时年仅24岁。1638年。多尔衮授命南征,取得松锦之战胜利,多尔衮统管六部。

1643年,皇太极病逝,多尔衮和济尔哈朗辅佐皇太极第九子福临登上帝位,称摄政王。之后,多尔衮指挥清军进入中原,一统中原,实掌皇权。但在1650年,多尔衮在狩猎途中去世,被追封“清成宗”,谥号义皇帝,享年39岁。

多尔衮是怎么死的啊?

多尔衮死于塞北狩猎途中。

顺治七年(1650年)八月,多尔衮追尊生母太祖妃乌喇纳拉氏,尊为“孝烈恭敏献哲仁和赞天俪圣武皇后”,祔享太庙。十一月,多尔衮出猎古北口外。行猎时坠马跌伤。十二月初九(公元1650年12月31日),多尔衮薨于古北口外喀喇城,年三十九岁。

顺治帝闻之震悼。率王大臣缟服东直门外五里,迎多尔衮遗体。下诏追尊多尔衮为“懋德修道广业定功安民立政诚敬义皇帝”,庙号成宗,丧礼依帝礼。

顺治八年(1651年)正月,尊多尔衮正宫元妃博尔济吉特氏为义皇后。祔享太庙。多尔衮无子,赐以豫亲王子多尔博为后袭亲王,俸禄是其他诸王的三倍。又以多尔衮的近侍詹岱、苏克萨哈为议政大臣。

扩展资料:

为政举措

1、定都北京

清军到达北京后,在是否将首都由沈阳迁到北京的问题上,统治集团内部发生了争论。以阿济格为首的反对派,主要以清兵入关太快、补给不足为理由,反对迁都。而多尔衮从统一和管辖整个中国的总战略出发,主张迁都北京。

顺治元年(明崇祯十七年,1644年)六月,多尔衮终于统一诸王、贝勒、大臣的意见,决定迁都北京,派遣辅国公吞齐喀等携奏章迎驾。

2、创立制度

在政治体制上,多尔衮接受了明朝的现成制度,在中央机构中,仍以六部为最重要的国家权力机关,尚书皆由满人担任,但诸王贝勒亲理部事的制度却在入关前夕废除掉了。到顺治五年(1648年),多尔衮于六部实行满汉分任制度。

3、重用汉官

清朝入关,百废待举,多尔衮令戒饬官吏,网罗贤才,收恤都市贫民。用汤若望议,厘正历法,定名曰时宪历。

并且倚重汉官范文程、洪承畴、冯铨等人,设大学士,行使原先明内阁的职责。承袭了明代“票拟”制度,即内阁对内外大小臣工的题奏本章草拟出批复意见,供皇帝审阅定夺。

参考资料来源:百度百科--爱新觉罗·多尔衮

多尔衮是怎么死的?

史书上说他是行猎时坠马跌伤,没有有效救治,只使用了石灰涂抹伤口。多尔衮自幼多病,所以他有十六个老婆,只有一个女儿,足以说明身体很差。多尔衮驰骋沙场多年,伤也很多。有学者的观点认为他的死与纵欲过度有关。在多尔衮死的前一年他的最亲的弟弟多铎的天花死了,他因此所受的打击是很大的,因为他们兄弟三中,阿济格就是一介武夫,他和弟弟的感情非常深厚,种种原因促使了他的死。电视剧上的东西不要相信,特别是什么《孝庄秘史》这种低级趣味的电视剧。

清朝的多尔衮是怎么死的吗?

顺治七年(1650年)十一月,多尔衮出猎古北口外。行猎时坠马跌伤。十二月初九(公元1650年12月31日),多尔衮薨于古北口外喀喇城,年三十九岁。据记载多尔衮坠马时,摔伤了膝盖,伴随着咳血的现象。

其实在多尔衮生前的健康状况是不乐观的,据松山大战中记载,多尔衮为打仗几天几夜不休息,可想多尔衮很有可能在之前的征战生涯中就落下了病根。多尔衮与弟弟多铎的感情很好,1649年,多铎得天花死了,对多尔衮也是一个打击。再加上多尔衮当时坠马咳血,很有很能肺部受伤了,最后没有得到有效的救治,才是多尔衮的死因。

爱新觉罗·多尔衮(1612年11月17日—1650年12月31日),清太祖努尔哈赤第十四子,阿巴亥第二子。明万历四十年(1612年)出生于赫图阿拉(今辽宁省新宾县老城)。清初杰出的政治家和军事家。

历史上的多尔衮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是怎么死的?

一、 从孤儿弱主到和硕睿亲王

多尔衮是努尔哈赤第十四子,明万历四十年(1612)十月二十五日降生

在赫图阿拉,生母阿巴亥,姓乌拉纳喇氏。这时,努尔哈赤已不再是地位低

微的小部落头领,而是统一了女真各部的“聪睿恭敬汗”,并且正在进一步

发展统一事业,为建立清朝奠定基础。当多尔衮诞生未满百日,努尔哈赤就

率大军进攻乌拉,最终灭亡了其妻阿巴亥的母国,多尔衮母子面临着被打入

冷宫的危险。但是,由于努尔哈赤优待降顺者的政策,以及阿巴亥富于心计,

善为周旋,使他们母子安然度过难关,随着时间的流逝,多尔衮也步入了台

吉的行列。

公元1616 年,努尔哈赤建立后金国,年号天命,两年后以“七大恨”告

天,发动了对明朝的进攻,揭开了明清战争的序幕。在对明战争节节胜利中,

后金内部的矛盾斗争也不断发生。天命五年(1620)九月,努尔哈赤宣布废

黜大贝勒代善的太子名位,而“立阿敏台吉、莽古尔泰台吉、皇太极、德格

类、岳讬、济尔哈朗、阿济格阿哥、多铎、多尔衮为和硕额真”,共议国政①。

也就是说,从此时起,多尔衮以八龄幼童跻身于参预国政的和硕额真行列。

这样一个改变后金政治格局的重大行动,是从当年三月努尔哈赤体弃滚代皇

后富察氏开始的。当时虽然给大福晋富察氏头上加了四条罪状,但是都缺乏

足够的根据,例如四大罪之一,便是代善与富察氏关系暧昧②,实际上,是有

人对他们进行陷害。

富察氏被休弃之后,取代她作为大福晋的正是多尔衮之母阿巴亥。这样,

努尔哈赤爱屋及乌,多尔衮及其兄弟阿济格、多铎地位上升便在情理之中了。

此外,代善由于处处计较而失去乃父的欢心,又听信后妻的谗言而虐待已子

硕讬,这就为觊觎其地位的人们带来了反对他的口实,造成了前面所说的其

“太子”地位的被黜。这样,在努尔哈赤共治国政的制度下,多尔衮兄弟便

第一次成为均衡力量的鼎足之一。

多尔衮此时还不是旗主贝勒,而仅与其弟多铎各领十五牛录,他毕竟还

是一个未成年的孩子,政治地位不如阿济格,甚至不如多铎。在天命年间许

多重大活动中,都不见多尔衮的踪影。天命元年(1616)正月初一的朝贺典

礼中,可以亲自叩拜努尔哈赤的宗室显贵中,阿济格与多铎分列第六、第七

位,而多尔衮则不允许参与其中③。尽管如此,除四大贝勒和乃兄乃弟之外,

多尔衮是领有牛录最多的主子,超过了德格类、济尔哈朗、阿巴泰等人,在

当时来说,也算是颇有实力的一位台吉了。

但是,好景不长。努尔哈赤在天命十一年(1626)八月十一日去世,临

终前曾召见爱妻乌拉氏阿巴亥,似乎要授以遗命。但众贝勒早就担心多尔衮

三兄弟力量迅速壮大,便在拥戴皇太极继位为汗之后九个时辰,迫令阿巴亥

自尽殉夫,声称是太祖的“遗命”。这时候,多尔衮三兄弟的处境最为艰难,

他们既失去了政治依靠,又面临着兄弟们对其所领旗分的攘夺,谁知道今后

又会有什么灾祸降临?

皇太极继位之后,虽未向他们开刀,但也通过三份效忠的誓词把他们的

地位贬低很多,特别是皇太极在后来一系列加强皇权的行动中,更是都处压

制他们的两白旗势力。连代善、阿敏和莽古尔泰三大贝勒都处处受挤,多尔

衮兄弟又怎能幸免。但是,皇太极知道,若要削弱最威胁皇权的三大贝勒的

权力,自己的实力还不够,还必须拉拢和扶植一些跟他无甚利害冲突的兄弟

子侄,其中就有多尔衮。天聪二年(1628)三月,皇太极废黜了恃勇傲物的

阿济格之旗主,以多尔衮继任固山贝勒①。这时候,多尔衮刚满十五岁。

少年多尔衮在夹缝中求生存,开始显示出他善于韬晦的过人聪明。他一

方面紧跟皇太极,博取他的欢心和信任,而绝不显示自己的勃勃野心;另一

方面则在战场上显示出超人的勇气和才智,不断建树新的战功。天聪二年

(1628)二月,他初次随皇太极出征蒙古察哈尔多罗特部,立下战功,皇太

极赐予“墨尔根岱青”的称号,赞他“既勇且智”①。半个月后,他就继任了

固山贝勒。多尔衮少年得志,为他将来的进取开始奠定基础。

天聪三年(1629),皇太极率军攻明,多尔衮在汉儿庄、遵化、北京广

渠门诸役中奋勇当先,斩获甚众,一年半后,他又参加了大凌河之役,攻克

坚城的功劳也有他一份。天聪八年(1634),皇太极再度攻明,多尔衮三兄

弟入龙门口,在山西掳掠,结果“宣大地方,禾稼践伤无余,各处屋舍尽焚,

取台堡、杀人民更多⋯⋯俘获生畜无数”②。

当然,使他名声大振的是征服朝鲜和攻击蒙古察哈尔部之役。朝鲜和察

哈尔被皇太极视为明朝的左膀右臂,是后金攻明的后顾之忧。天聪六年皇太

极虽大败察哈尔部,林丹汗走死青海大草滩,但其残部仍散布在长城内外,

于是天聪九年(1635),皇太极便命多尔衮率军肃清残敌。结果他首遇林丹

汗之妻囊囊太后及琐诺木台吉来降,又趁大雾包围林丹汗之子额哲所部,使

人劝其归顺,双方盟誓而回。这一次出征,多尔衮不费一刀一枪,出色地完

成了皇太极的使命。更具重大意义的是,多尔衮从苏泰太后(林丹汗之妻)

那儿得到了遗失二百余年的元朝传国玉玺,其玺“交龙为纽,光气焕烂”,

后金得之,使皇太极获得称帝根据及招揽人心的工具。果然,皇太极闻讯大

喜,亲率王公大臣及众福晋等出沈阳迎接凯旋之师,对多尔衮等亦大加褒奖。

皇太极亲征朝鲜,多尔衮也在行伍之中。他率军进攻朝鲜王子、王妃及众大

臣所居之江华岛,一方面竭力劝降,一方面“戢其军兵,无得杀戮”。对投

降的朝鲜国王“嫔宫以下,颇极礼待”①。这使朝鲜君臣放弃继续抵抗,减少

了双方的杀戮。

这两役之后,战局顿时改观,皇太极除去了后顾之忧,便可全力对付明

朝。他在天聪十年(1636)改国号为清,年号崇德,南面称帝,与明朝已处

在对等地位。多尔衮在这两大战役中所立的战功,也使他的地位继续上升。

正月初一新年庆贺大典时,多尔衮首率诸贝勒向皇太极行礼,这与十二年前

的情形相比,可谓天壤之别。当年四月皇太极称帝,论功行封,多尔衮被封

为和硕睿亲王,已列六王之第三位,其时年仅二十四岁。

在此之后,多尔衮几次率师攻明,均获辉煌战绩。崇德三年(1638)他

被授予“奉命大将军”,统率大军破墙子岭而入,于巨鹿大败明军,明统帅

卢象升战死。然后兵分两路,攻打山东、山西,多尔衮所部共取城三十六座,

降六座,败敌十七阵,俘获人畜二十五万七千多,还活捉明朝一亲王、一郡

王,杀五郡王等,给明朝以沉重打击。班师之后,多尔衮得到了马五匹、银

二万两的赏赐②。崇德五年到六年,多尔衮又作为松锦决战的主将之一走上战

场。起初,他由于违背皇太极的部署,私遣军士探家而遭到急于破城的皇太

极的责罚③,但他仍以郡王的身份继续留在军中,一方面屡次上奏提出作战方

略④,一方面率领四旗的护军在锦州到塔山的大路上截杀,并在攻破松山后率

军围困锦州,迫使明守将祖大寿率部至多尔衮军前投降。松锦之战后,明朝

关外只剩下宁远孤城,清军入关已是时间问题。

多尔衮并不是一介武夫,这点连皇太极也看得很清楚,因此,在更定官

制时,便把六部之首的吏部交给他统摄。根据他的举荐,皇太极将希福、范

文程、鲍承先、刚林等文臣分别升迁,利用他们的才智治国①。根据他的建议,

皇太极又对政府机构作了重大改革,确定了八衙官制②。此外,文臣武将的袭

承升降、甚至管理各部的王公贵胄也要经他之手任命③。在统辖六部的过程

中,多尔衮锻炼了自己的行政管理能力,为他后来的摄政准备了条件。

更需注意的是,多尔衮一直秉承其兄皇太极意旨,对加强中央集权发挥

了重大作用。崇德元年和二年,皇太极两度打击岳讬,意在压制其父代善正

红旗的势力,多尔衮等人揣摸帝意,故意加重议罪④。崇德三年遣人捉拿叛逃

之新满洲,代善略有不平,便被多尔衮抓住大做文章,上报皇太极,欲加罪

罚⑤。这些举动,正合皇太极心意,他一方面对忠君的兄弟表示赞赏,另一方

面又减轻被议者的处罚,以冀感恩于他。通过这一打一拉,来稳固自己的独

尊地位。

但是,皇太极并没有料到,多尔衮正利用皇帝的信任,逐渐削弱昔日曾

打击他与母亲之人的势力,等待时机,觊觎权柄。

二、 立幼帝大战山海关

不久,这个时机终于来到了。崇德八年(1643)八月九日亥时,皇太极

“暴逝”于沈阳清宁宫。由于他的突然死去,未对身后之事作任何安排,所

以王公大臣在哀痛背后,正迅速酝酿一场激烈的皇位争夺战。

这时候,代善的两红旗势力已经遭到削弱,他本人年过花甲,早已不问

朝政。其诸子中最有才干的岳讬和萨哈廉年轻时已过世,剩下硕讬也不为代

善所喜,满达海初露头角,还没有什么发言权。第三代的阿达礼和旗主罗洛

浑颇不甘为人后,但崇德年间却屡遭皇太极压抑。由此看来,两红旗老的老,

小的小,已丧失竞争优势。但以代善的资历、两个红旗的实力,其态度所向

却能左右事态的发展。皇太极生前集权的种种努力和满族社会日益的封建

化,自然也使皇太极长子豪格参加到竞争中来。从利害关系而论,两黄旗大

臣都希望由皇子继位,以继续保持两旗的优越地位。他们认为,豪格军功多,

才能较高,天聪六年已晋升为和硕贝勒,崇德元年晋肃亲王,掌户部事,与

几位叔辈平起平坐。皇太极在世时,为加强中央集权,大大削弱了各旗的势

力,但同时又保持着一定实力,又把正蓝旗夺到自己手中,合三旗的实力远

远强于其他旗。因此,这三旗的代表人物必然要拥戴豪格继位。另一个竞争

者便是多尔衮。他的文武才能自不必说,身后两白旗和勇猛善战的两个兄弟

则是坚强的后盾,而且,正红旗、正蓝旗和正黄旗中也有部分宗室暗中支持

他,就更使他如虎添翼。还有一个人也不容忽视,他就是镶蓝旗主济尔哈朗。

虽然他不大可能参与竞争,但他的向背却对其他各派系有重大影响,无论他

倾向哪一方,都会使力量的天平发生倾斜。

平心而论,皇太极遗留下的空位,只有三个人具备继承的资格:代善、

豪格、多尔衮。但实际上竞争最激烈的是后两人。就这两人来说,豪格居长

子地位,实力略强,这不仅因为他据有三旗,而且由于代善和济尔哈朗已经

感到多尔衮的咄咄逼人,从而准备投豪格的票了。

果然,皇太极死后不久,双方就开始积极活动,进而由幕后转为公开。

两黄旗大臣图尔格、索尼、图赖、锡翰等议立豪格,密谋良久,并找到济尔

哈朗,谋求他的支持①。而两白旗的阿济格和多铎也找到多尔衮,表示支持他

即位,并告诉他不用害怕两黄旗大臣②。双方活动频繁,气氛日益紧张,首先

提出立豪格的图尔格下令其亲兵弓上弦、刀出鞘,护住家门,以防万一③。

是年八月十四日,诸王大臣在崇政殿集会,讨论皇位继承问题。这个问

题是否能和平解决,直接关系到八旗的安危和清皇朝的未来。两黄旗大臣已

经迫不及待,他们一方面派人剑拔弩张,包围了崇政殿;另一方面手扶剑柄,

闯入大殿,率先倡言立皇子,但被多尔衮以不合规矩喝退。这时,阿济格和

多铎接着出来劝多尔衮即位,但多尔衮观察形势,没有立即答应。多铎转而

又提代善为候选人,代善则以“年老体衰”为由力辞,既提出多尔衮,又提

出豪格,意见模棱两可。豪格见自己不能顺利被通过,便以退席相威胁。两

黄旗大臣也纷纷离座,按剑向前,表示:“如若不立皇帝之子,我们宁可死,

从先帝于地下!”代善见有火并之势,连忙退出,阿济格也随他而去。多尔

衮见此情形,感到立自己为帝已不可能,迅速提出他的意见,主张立皇太极

幼子福临为帝,他自己和济尔哈朗为左右辅政,待其年长后归政。这一建议,

大出众人所料。立了皇子,两黄旗大臣的嘴就被堵上了,豪格心中不快,却

又说不出口。多尔衮以退为进,自己让了一步,但作为辅政王,也是实际掌

权者。济尔哈朗没想到自己也沾了光,当然不会反对。代善只求大局安稳,

个人本无争位之念,对此方案也不表示异议。这样,这个妥协方案就为各方

所接受了,但由此而形成的新的政治格局却对今后数年乃至数十年的政局起

着巨大影响。①

多尔衮之所以选中福临为帝,曾被某些骚人墨客扯到他与其母庄妃的“风

流韵事”上。实际上,多尔衮之所以选中福临,一是由于他年甫六龄,易于

控制,而排除了豪格,因而也排除了叶布舒、硕塞诸皇子;二是由于其母永

福宫庄妃深得皇太极之宠,地位较高,选其子为帝更易为诸大臣所接受,甚

至可以说是符合先帝的心愿。当然,麟趾宫贵妃的名号虽高于庄妃,但她的

实际地位并不高,所以她才两岁的幼子博穆博果尔也不可能被选中。同时,

辅政王的人选也代表了各方势力的均衡。既然黄、白二旗是主要竞争对手,

福临即位便已代表了两黄和正蓝旗的利益,多尔衮出任辅政则是必然之事。

但他一人上台恐怕也得不到对手的同意,所以便拉上济尔哈朗。在对方看来,

这是抑制多尔衮的中间派,在多尔衮想来,此人又比较好对付。而对下层臣

民而言,多尔衮和济尔哈朗是皇太极晚年最信任、最重用的人,许多政务都

由他们二人带头处理,所以对他们出任摄政也并不感意外。

就这样,多尔衮妥善地处理了十分棘手的皇位争夺问题,自己也向权力

的顶峰迈进了一步。随后,统治集团处理了反对这种新格局的艾度礼、硕讬、

阿达礼、豪格及其下属,稳固了新的统治。多尔衮的这一方案,在客观上避

免了八旗内乱,保存了实力,维护了上层统治集团的基本一致。当然,他这

一提案,是自己争夺皇位不易得逞之后才提出来的,是在两黄旗大臣“佩剑

向前”的逼人形势下提出的中策或下策,而并非是他一开始就高瞻远瞩、具

有极广阔的胸襟。

就在八旗贵族因为内部矛盾争吵不休的时候,明朝后院起火。这年十一

月,李自成农民军攻破潼关,占领了西安,然后分兵攻打汉中、榆林、甘肃,

在年底以前已据有西北全境,以及河南中、西部和湖广的数十府县。另一支

农民军在张献忠率领下,转战湘赣鄂数省,亦给明廷以重创。而在关外,多

尔衮一待政权稳固,并于九月派济尔哈朗和阿济格等率军出征,攻克明朝关

外据点中后所、前屯卫、中前所,割断宁远与山海关的联系。明朝内外交困,

已经无力抵御。在新的一年到来之际,李自成农民军和清军一南一北,都距

明朝政治中心北京数百里之遥,究竟谁能逐鹿得手呢?

公元1644 年春,历史的天平开始向农民军倾斜。三月中,农民军便包围

了北京城。多尔衮虽然试图与农民军协同作战,但并没有什么结果,直到明

朝崇祯帝急诏宁远守将吴三桂回师勤王,才知道一块肥肉已落入他人之口。

但是,历史的偶然性使吴三桂扮演了一个举足轻重的角色。他在山海关首先

接受了李自成的招降,由唐通接管了山海关,然后率兵朝见李自成。但他走

到玉田时,得知自己的私人利益遭到损害,便“翻然复走山海关”,击走唐

通,背叛了李自成①。至此,历史的天平又开始向清方偏倒。

这时候,清廷已经意识到实现努尔哈赤和皇太极遗志的时机到了。四月

初四日,即吴三桂刚刚叛归山海关之时,内院大学士范文程上书多尔衮,认

为“如秦失其鹿,楚汉逐之,是我非与明朝争,实与流寇争也”。主张立即

出兵进取中原。他提出,“战必胜,攻必取,贼不如我;顺民心,招百姓,

我不如贼”,因此要一改以往的屠戮抢掠政策,“严禁军卒,秋毫无犯”②。

即不仅在战略上改变得城不守之策,要入主中原,在战术上也要招揽民心。

多尔衮接受了范文程的建议,并在得到北京为农民军攻破的确报之后,“急

聚兵马而行”,与农民军争夺天下!

四月初十日,“吴三桂移檄至京,近京一路尽传”③。李自成此时方知事

态的严重,于十三日亲率部队往山海关讨吴,但仍带有招降他的侥幸心理,

行军速度亦颇迟缓,十九日前后才兵临关城之下。在此期间,吴三桂已派出

使者向清军求援,使者于十五日便见到了多尔衮,向他递交了吴三桂的信函,

表示如清兵支援,则“将裂土以酬”④。还不是投降的意思。多尔衮知道这是

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但他非常谨慎,一方面召集大臣谋士们商议,一方面

派人回沈阳调兵,再一方面故意延缓进军速度,逼迫吴三桂以降清的条件就

范①。由于事态紧急,吴三桂只得答应多尔衮的要求,清清军尽快入关,因为

二十一日清军还距关十里,而关内炮声隆隆,喊杀阵阵,农民军已经开始攻

城了。

多尔衮非常了解吴三桂的窘境,因此长时间地作壁上观,在李自成即将

攻下东西罗城和北翼城,吴三桂几次派人又亲自杀出重围向他求救的情况

下,估计双方实力已大损,这才发兵进入山海关。在与农民军的决战中,他

又使吴军首先上阵,在双方精疲力竭之际再令八旗军冲击,结果农民军战败,

迅速退回北京。可以说,在山海关以西发生的这次著名战役前后,多尔衮充

分利用了汉族内部的阶级矛盾,挟制了吴三桂,使他不得不充当清军入主中

原的马前卒。

山海关战役后,李自成慌忙退出北京,撤到山陕一带休整力量,以图再

举。多尔衮则乘胜占领了北京,接受明朝遗老们的拥戴。从此,历史又翻开

了新的一页。

三、 九洲干戈开国定制

在不到一年里,多尔衮为清朝立下了两件大功:一是拥戴福临,巩固了

新的统治秩序;二是山海关之战中运筹帷幄,击败了农民军,占领了北京城,

开启了清皇朝入主中原的历史一页。特别是他占领北京之后,严禁抢掠,停

止剃发,为明崇祯帝朱由检发丧,博得了汉族士绅的好感,然后迎请顺治小

皇帝赴京登基,很快稳定了占领区内的形势。这些功绩,在顺治元年开国大

典上均得到表彰,不仅给他树碑立传,还赐他大量金银牲畜和衣物,并封他

为叔父摄政王,确立了他不同于其他任何王公贵族的显赫地位。

李自成退入山陕之后,原明朝降官降将纷纷反水,但他在顺治元年

(1644)六月仍积极准备反攻,坐镇平阳(今山西临汾),分兵三路北伐①。

另一支农民军在张献忠率领下已建大西国于成都,统一了全川,而多尔衮对

此尚不了解②。其他小规模的农民军则更是活动频繁,使近畿地区常常飞章告

急。除此之外,残明势力已于五月中拥戴福王朱由崧为帝,定都于南京,改

年号为弘光。虽然其政权君昏臣暗,但毕竟尚拥有中国南部的半壁富庶江山,

兵多粮足,构成清朝统一中国的障碍。

在这种情况下,多尔衮的战略是:对农民军的主要力量坚决消灭,其中

对地方小股起义、“土贼”则剿抚并用;而对南明政权则是“先礼后兵”。

在此方针领导下,多尔衮先后派叶臣、石廷柱、巴哈纳、马国柱、吴惟华等

进攻山西,十月攻陷太原,进而包围陕西。同时,多尔衮派出大量降清的明

官对南明君臣招抚,并写信给南明阁臣史可法,提出“削号归藩,永绥福禄”

③。在南明派出左懋第使团来北京谈判过程中,他将其软禁起来,并不给予明

确的答复。此时,清军已于九月占领山东,十月进据苏北,与史可法的军队

沿河相峙。在这种形势下,多尔衮认为全面进攻农民军和南明政权的时机已

经成熟,便于十月先后命阿济格和多铎率军出征,向农民军和南明福王政权

发起了战略总攻。①

就当时双方力量对比而言,多尔衮过高地估计了自己的实力。由于他双

管齐下,本来不多的兵力却分兵作战,兵分则势弱,容易被分别吃掉;况且

此举很容易引起汉民族的同仇敌忾,使他们暂释前嫌,有可能携手作战。就

在这年十月,大顺农民军二万余人进攻河南怀庆,获得大胜。败报传来,给

多尔衮猛然敲了警钟。他立即令多铎暂停南下,由山东入河南,与北面的阿

济格军对陕西形成前后夹击之势。历史的偶然性再一次救了多尔衮,使他得

以在战略上改变两个拳头打人的方针,而集中优势兵力,各个击破②。很快,

多铎于十二月底破潼关,李自成放弃西安转移。多尔衮下令由阿济格追击农

民军余部,而多铎则继续南下。至顺治二年(1645)二月,农民军连战失利,

五月,李自成牺牲于湖北通山之九宫山。这时多铎军已克扬州,史可法殉难。

接着,清军渡长江,南京不战而克,朱由崧被俘,弘光政权灭亡。

这一连串的胜利不禁使多尔衮喜出望外,他以为天下就此平定,江山已

归一统。五月底,他已对大学士们表示要重行剃发之制,六月初,正式向全

国发布剃发令③。这好像是一根导火索,一下点燃了各地的抗清烽火。本来清

军南下就打破了南明官绅“联清抗闯”的迷梦,鲁王政权、唐王政权已纷纷

建立起来,这一下则更激化了民族矛盾,使各阶级各阶层的汉族人民纷纷起

来抗争,其愤怒的情绪,如火山爆发,正如一首诗写道:“满洲衣帽满洲头,

满面威风满面羞。满眼干戈满眼泪,满腔忠愤满腔愁。”①鲁王朱以海政权曾

在十月给清军以重创,被时人评论为“真三十年来未有之事”②。唐王朱聿键

政权也颇想有所作为,在仙霞岭一线设防备战③,但终因这两个政权的腐朽,

内讧不断,而被清军各个击破。

抗清力量的主体是李自成、张献忠农民军的余部和自发起义的广大人

民。大顺农民军余部李过、高一功、郝摇旗等与南明何腾蛟、堵胤锡部联合

抗清,在湖南等地连获大捷。张献忠牺牲后,大西农民军在李定国等人率领

下,与永历政权联合,也接连掀起抗清高潮。其他如山东揄园军、山西吕梁

山义军等亦在北方暴动,搞得多尔衮防不胜防。根据《清世祖实录》的不完

全统计,从顺治二年七月起到五年七月止的三年中,关于反清斗争及清兵攻

击农民军的记录就达一百二十条左右,而官书未载的小规模斗争更是不计其

数。此外,还有明降将金声桓、李成栋、姜镶等人各怀着不同的目的在江西、

广东和山西宣告反清,也使多尔衮一时手忙脚乱。虽然各地起义由于各种各

样的原因先后为清军镇压下去,但直到多尔衮离开人世,他也没能看到一个

他所希望的“太平”天下。尽管多尔衮在战争中充分显示了他的军事才能,

但由于他制定的某些政策失当,而引起连年战乱,并招致政治、经济等一系

列社会恶果。

在进行统一战争的同时,多尔衮也开动了整个国家机器,力图使其正常

运转。在政治体制上,他无法完全采用在关外时期的一套来治理如今这样庞

大的国家,而是接受了明皇朝的现成制度,并且任用所有明朝的叛将降臣,

因而十分得心应手。在中央机构中,仍以六部为最重要的国家权力机关,尚

书皆由满人担任,但王贝勒亲理部事的制度却在入关前夕废除掉了①。到顺治

五年,多尔衮于六部实行满汉分任制度,命陈名夏、谢启光等六汉人侍郎任

汉尚书,但其地位要低于满尚书,金之俊对此曾表示不胜感慨,更不胜恐惧②。

多尔衮力图表现得比较开明,因此除原有的都察院之外,六科十三道也保留

了下来,并一再鼓励官员犯颜直谏。总的来说,中央机构中虽承明制,但也

保留了某些满族特有的制度。除满官权重这一点外,还引进了议政王大臣会

议、理藩院等机构,其内院的权力比起明代的内阁要小得多,并对原明臣试

图增大内院权力的努力加以压抑③。地方机构不同一些,由于新朝急需用人,

所以普遍任用了降清的汉官。如多铎克南京后,把南下途中招降的明将吏三

百七十二人分别任命各级职务。洪承畴总督江南军务后,也一次推荐旧官一

百四十九名,这些都得到多尔衮的批准。多尔衮把明朝遗留下来的国家机器

全盘继承下来,乃是为适应清朝以少数民族入主中原而施行的明智之举,但

急于补缺,宽于任人,难免把明皇朝的弊习带到新皇朝来。

对于吏治,可以说多尔衮是加意整饬的。明代胥吏之弊遗留入清,他曾

批示:“衙役害民,从来积弊。⋯⋯如果有巨奸,即加重治,严禁重蹈明朝

故辙。”④如,发现吏部中有四名小吏,为害甚多,他批示道:“三法司严审

追拟,毋得徇纵。”府、州、县守一级,贪劣者亦不乏其人。如牛金星之子

牛铨,降清后任黄州知府,他在任上贪污受贿,被人举劾。多尔衮批道:“牛

铨著革了职,并本内有名人员,该督抚按提问具奏,该部知道。”①最贪酷的

大员当属福建巡按周世科,其为非作歹,令人发指。被人参劾之后,多尔衮

批示革职,并令督抚按审问定罪,最后将其就地斩首②。此外,他还十分重视

传统的京察大计,对各级官员严格考核。顺治七年正月,大计全国官员,对

谢允复等八百一十六名官员分别加以革职、降调、致仕③。

除整顿旧官之外,多尔衮还注意选用新人。他自称:“别的聪明我不能,

这知人一事,我也颇用功夫。”④所以自入北京伊始,便多次下诏各地征聘“山

泽遗贤”。此外,在顺治元年十月的登极诏书中,还规定了重开科举的制度,

并于顺治三年、四年、六年举行了三次会试,共取进士一千一百人。首科之

中,出了四位大学士、八位尚书、十五位侍郎、三位督抚,还有都察院副都

御史、通政司使、大理寺卿、内院学士等六位高官,如傅以渐、魏裔介、魏

象枢、李霨、冯溥等均出自是科⑤。其他人也都充实到中央和地方的各级机构

中,成为新朝统治的骨干力量。

清朝多尔衮简介 多尔衮是怎么死的多尔衮为什么不当

爱新觉罗·多尔衮(1612年11月17日—1650年12月31日),清太祖努尔哈赤第十四子,阿巴亥第二子。明万历四十年(1612年)出生于赫图阿拉(今辽宁省新宾县老城)。清初杰出的政治家和军事家。

天命十一年(1626年),多尔衮被封贝勒;天聪二年(1628年),17岁的多尔衮随皇太极出征,征讨蒙古察哈尔部。因为军功被赐号“墨尔根戴青”,成为正白旗旗主。天聪九年(1635年),多尔衮等率军前往收降蒙古林丹汗之子额哲并获得传国玉玺。崇德元年(1636年)因战功封和硕睿亲王,次年正月,皇太极令多尔衮追击朝鲜国王家属。崇德六年(1641年)至七年(1642年)的松锦大战中立下卓越战功。皇太极死后,多尔衮和济尔哈朗以辅政王身份辅佐皇太极第九子福临即帝位,称摄政王;顺治元年(1644年)指挥清军入关,清朝入主中原,先后封叔父摄政王、皇叔父摄政王、皇父摄政王。

顺治七年(1650年)冬死于塞北狩猎途中,追封为“清成宗”,谥懋德修远广业定功安民立政诚敬义皇帝。两个月后,于顺治八年(1651年)二月剥夺多尔衮的封号,并掘其墓。乾隆四十三年(1778年),乾隆帝为其平反,恢复睿亲王封号,评价其“定国开基,成一统之业,厥功最著”。

多尔衮怎么死的,多尔衮是怎样的人?

多尔衮怎么死的 历史上的多尔衮是怎样的人? 多尔衮 多尔衮怎么死的 历史上的多尔衮孝庄秘史里多尔衮是怎么死的? 镇守山西大同的前明降将姜镶得知多铎病故、多尔衮染病而叛变,多尔衮经不起福临讥讽,不顾大玉儿劝阻,坚持率兵攻打姜镶。不料,多尔衮虽杀死姜镶,自己却也伤重身亡。这是在历史剧孝庄秘史中多尔衮的死因。那么历史上的多尔衮真正的死因是什么呢?多尔衮到底是个怎样的人? 顺治七年十一月,多尔衮出猎古北口外。行猎时坠马跌伤,医治不得要领,十二月初九日死于喀喇城,享年只有39岁。灵柩运回北京,顺治帝追尊他为义皇帝,庙号成宗。多尔衮的葬礼依照皇帝的规格举行,埋葬在北京东直门外(今新中街三条3号附近)。 多尔衮弥留之际,他的同胞兄长阿济格当时在他身边,两人有过密谈。多尔衮刚一断气,阿济格立即派自己统帅的三百骑兵飞驰北京,颇像发动军事政变的动作。大学士刚林身为多尔衮的心腹,洞悉此中底细,立即上马飞奔进京,布置关闭城门,通知诸王做好防变准备。顺治帝听从王爷们的建议,将三百飞骑收容在押,诔杀殆尽。阿济格随多尔衮的灵柩进京时,立即成了囚犯,被送入监牢幽禁。他在监狱中企图举火,被赐令自尽。这个举动剪除了多尔衮的嫡派势力,清算多尔衮也从此开始。 多尔衮与顺治小皇帝如何结怨的 顺治八年正月,多尔衮的贴身侍卫苏克萨哈向顺治皇帝递上一封检举信,揭发多尔衮生前曾与党羽密谋,企图率两白旗移驻永平(今河北卢龙县),“阴谋篡夺”;又说他偷偷地制成了皇帝登基的龙袍服装,家中收藏着当皇帝用的珠宝。 这时只有13岁的顺治皇帝,第一次亲理朝政。他召集王爷大臣密议,公布郑亲王济尔哈朗等的奏折,抖数多尔衮的罪状,主要是“显有悖逆之心”。少年天子福临向诸位王爷宣告说:“多尔衮谋逆都是事实。”多尔衮被撤去帝号,他的母亲及妻子的封典全都被削夺了。 当时在北京的意大利传教士卫匡国在《鞑靼战纪》中记载说:“顺治帝福临命令毁掉阿玛王(多尔衮)华丽的陵墓,他们把尸体挖出来,用棍子打,又用鞭子抽,最后砍掉脑袋,暴尸示众,他的雄伟壮丽的陵墓化为尘土。”1943年夏天,盗墓者曾将多尔衮陵墓的正坟挖开,只见地宫中摆放一只三尺多高的蓝花坛子,里面放着两节木炭。当时看管墓地的汪士全向盗墓者解释说:“九王爷身后被论罪,其中的金银圆宝都被掘去,据说坟地遭过九索(挖抄九次)。坛子是骨灰罐,是一个虚惊位(象征性的尸棺)。”彭孙贻笔记中有关焚骨扬灰的说法,当然是可以相信的。多尔衮 多尔衮怎么死的 历史上的多尔衮 顺治帝仇恨多尔衮福临对多尔衮是仇恨的,其中有多种原因。 多尔衮是想当皇帝的,暂时没当皇帝只是策略而已,这对小皇帝是个寝食不安的威协。顺治五年十一月,他凭借自己的权力,加皇叔父摄政王为皇父摄政王,用皇帝的口气批文降旨。当时人写的《汤若望传》说:“他穿的是皇帝的服装。”顺治七年七月二十五日,他操纵追封自己的生母、努尔哈赤的大妃纳喇氏为太皇太后,他自己完全以皇帝的面目出现。顺治十二年,福临对诸王大臣回忆当时的事说:“那时墨尔根王摄政,朕只是拱手做点祭祀的事,凡是国家的大事,朕都不能参与,也没有人向朕报告。”多尔衮一旦机会得手,亲自登上皇帝宝座,没有任何理由排除这种可能。 逮杀豪格后强占他的妻子,是多尔衮引起福临愤怒的一个焦点。顺治元年四月,以往支持豪格的正黄旗头子何洛会,向多尔衮告发豪格图谋不轨,说豪格后悔当初在继位大事上有失谋算。其中有一句侵犯多尔衮的话说:“我豪格恨不得扯撕他们的脖子。”多尔衮以“诸将请杀虎口王(豪格)”为理由,企图谋杀豪格,由于他的同胞弟弟顺治小皇帝哭泣不食,才得以免死。顺治五年,反对毫格的人建议将毫格处死,多尔衮假装说:“如此处分,实在不忍!”便将豪格幽禁起来,等于判了无期徒刑。数月后,豪格就不明不白地死在狱中。顺治七年正月,多尔衮强迫豪格的福晋(妻子)博尔济锦氏做自己的妃子,又害怕此事贻笑后人,秘密布置大学士刚林在史档中不要留下任何痕迹。 娶皇嫂孝庄皇后,是福临痛恨多尔衮的难言之衷。孝庄皇后是皇太极的妃子、顺治皇帝的生母,蒙古人,姓博尔济吉特氏,名叫布木布泰。 多尔衮是个好色之徒,他一共娶了多少个王妃妻妾,没有史籍能够说得清楚。他的原配福晋博尔济锦氏刚刚去世,很快就强占侄儿豪格之妻为妾,后来屡在朝鲜境内选美,又在八旗区域搜娇,至于汉家小娘更是任他随意糟蹋。他不放过寡居深宫的皇嫂孝庄太后,便是情理之中的事了。 乾隆四十三年,弘历阅看实录,以为多尔衮“定国开基,以成一统之业,厥功最著”,明示平反昭雪,还其原爵,成为清代八家铁帽子王之一。从清廷爱新觉罗氏家族看,多尔衮是大清帝国的实际创建者,乾隆帝为他重新作出评价,是件非常正常的事。但乾隆多心,避免日后惹起宫廷是非,上谕中说:“为后世征信计,将从前关于此事之上谕,均不得载入国史。”于是有关多尔衮的档案概行销毁,以至《八旗通志》中的多尔衮传,记他死后的事也只寥寥数笔,后人很难弄清多尔衮死后遭到清算之事的本来面目。 多尔衮得祸的原因,史书归罪为他想当皇帝。乾隆帝以为,这是“诬为叛逆”。他明白,中国历史上那些当了皇帝的人,包括他的父亲雍正帝在内,在他们没有当皇帝之前,有谁没有想当皇帝的念头和动作?想当皇帝的人,为什么当了皇帝就没有罪,没有当上皇帝就有罪呢?问题就在于做皇帝的怎样对待反对派。彭孙贻以为,多尔衮“初称摄政,次称皇父,继而称圣旨”,他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力,是没有称谓的皇帝。但多尔衮 “无成谋,拥戴者駸駸,骑虎难下。”这是认为,多尔衮不是毁于政敌,而是拥戴者拍马招摇所致。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存有一件当年审问多尔衮心腹刚林的档案,其中说:“刚林昼夜不断往默尔根王处阿谀奉迎”。多尔衮死后,他在以往的一片“皇父之恩浩荡”的呼声中败下阵来。对于反对派,如果多尔衮能像李世民收用魏徵那样,那就称得上胸有成谋了。或者退一步说,他生前能在反对派的挑剔监视下,严于律己,谨慎从事,与朝廷大臣之间的距离不要拉得太远,反对他的人就不会那样蜂拥而上,以至于让他死无葬身之地,造成全局的败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