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谦之死,保卫京城的于谦最后是怎么死的?

保卫京城的于谦最后是怎么死的?

被处死了。

景泰八年(1457年)明代宗朱祁钰病重,正月壬午,石亨和曹吉祥、徐有贞迎接上皇恢复了帝位,宣谕朝臣以后,立即把于谦和大学士王文逮捕入狱。

诬陷于谦等和黄囗制造不轨言论,又和太监王诚、舒良、张永、王勤等策划迎接册立襄王。石亨等拿定这个说法,唆使科道官上奏。

都御史萧维祯审判定罪,坐以谋反,判处死刑。王文忍受不了这种诬陷,急于争辩,于谦笑着说:“这是石亨他们的意思罢了,分辩有什么用处”。

奏疏上呈后,英宗还有些犹豫,说:“于谦是有功劳的(谦实有功)。”徐有贞进言说:“不杀于谦,复辟这件事就成了出师无名”。

明英宗的主意便拿定了。正月二十三日,于谦被押往崇文门外,就在这座他曾拼死保卫的城池前,得到了他最后的结局——斩决。

扩展资料:

于谦是明朝大臣,同时也是著名的民族英雄,土木之变后于谦宣布了造成“土木之变”的祸首王振的罪状,请旨查抄了王振的家产。

把王振党羽马顺的尸体拖到街头示众,军民视之,无不切齿痛恨,争着拥上前去鞭尸,以解心头之愤。有力地打击了宦官集团的气焰,鼓舞了全体军民的斗志。

在于谦的领导下,北京军民赢得了北京保卫战的胜利。瓦剌败退出长城之后,觉得继续扣留英宗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于是把他放了回来。

景泰把这位“太上皇”安置在南宫“颐养天年”。景泰八年(1457年),景泰帝突然身染重病,卧床不起,而太子这时已经早逝,皇位继承权发生了问题。

武清侯石亨、御史徐有贞、太监曹吉祥等野心家勾结了起来,在正月十六日凌晨发动政变。石亨带领亲军一千余人,借加强防守之名,混入皇城,推倒南宫的宫墙,拥着英宗登上御辇到东华门外。

守门禁军见是太上皇,不敢阻拦,石亨挥军直入东华门,扶英宗入奉天殿。这时天已启明,群臣进宫早朝,见英宗已端坐在宝座上,均大吃一惊。

英宗安抚群臣说:“景泰帝病重,大家迎我复位,你们各安其事,各安其位吧。” 早朝的钟鼓声惊动了病榻上的景泰帝,他得知英宗复辟的消息后已无计可施了。英宗废景泰帝为郕王,又过了一个多月,景泰帝病故,享年三十岁。

石亨、徐有贞、曹吉祥等复辟功臣,紧接着又捏造了于谦“意欲迎立外藩”的“谋逆罪”,将于谦逮捕入狱。

天顺元年(1457年)正月二十二日,于谦被押往刑场,北京百姓闻之,夹道痛哭,行刑之时,巧逢阴云蔽天,可谓天怒人怨。

抄查于谦私宅时,什么值钱的东西和谋逆的罪证也没有查出来,于谦的住室仅遮风雨,四壁萧然,除了书籍之外,家无余资。

锦衣卫的士兵见之,不禁潸然泪下。成化二年(1466年)明宪宗为于谦平反昭雪,将他的故宅改为“忠节祠”。

参考资料来源:百度百科——于谦

如何看待于谦之死?

永乐十九年(1421年)进士。宣德元年(1426年),汉王朱高煦在乐安州起兵谋叛,随宣宗朱瞻基亲征。授御史,后官至兵部侍郎。正统十四年(1449年)秋,瓦剌也先大举侵犯边疆,宦官王振挟英宗亲征。不久土木堡之变,英宗被俘,京师震动。皇弟郕王朱祁钰监国,将于谦擢为兵部尚书,全权负责筹划京师防御。当时,朝廷中许多人毫无战心,正欲迁都南下,于谦挺身而出,驳斥了各种投降主义的论调,提出“社稷为重,君为轻”,坚持保卫北京,继续抗敌。不久郕王即帝位,为明景帝。十月,也先挟持英宗破紫荆关威胁京师,于谦分遣诸将列阵九门迎敌,并亲自督战,击毙也先弟孛罗及平章卯那孩。

《石灰吟》

千锤万击出深山,烈火焚烧若等闲。

粉身碎骨全不怕,要留清白在人间。

景泰元年(1450年),也先乞和,请归还英宗。八月,迎还英宗,安置南宫,称上皇。当时闽浙有叶宗留、邓茂七起义,广东有黄肃养起义,湖广、广西、贵州等地均有少数民族反抗,都被于谦镇压。景泰八年,将军石亨、宦官曹吉祥等,趁景帝卧疾南郊,发兵拥立英宗复辟。英宗复位后,石亨和曹吉祥等诬陷于谦制造不轨言论,要另立太子,唆使科道官上奏。都御史萧维祯审判定罪,坐以谋反,判处死刑。英宗以于谦实有功,不忍杀之,徐有贞奏道:“不杀于谦等,今日之事有何名誉可言?”遂以“意欲”谋逆罪处死,其子于冕充军,发戍山西龙门,其妻张氏发戍山海关。《明史》载于谦“死之日,阴霾四合,天下冤之”,籍没时家无余资。锦衣卫发现于谦的正屋大锁牢牢锁著,里面放著皇帝御赐的蟒衣、剑器,看了也忍不住落泪。成化年间,其子于冕上疏为父平反,明宪宗亲自审理,复官并赐祭。葬于杭州西湖三台山麓。万历年间,明神宗授谥号“忠肃”。留有《于忠肃集》。

后世尊于谦为民族英雄。

如何看待于谦之死?

于谦为什么会死?历史学家、政治学家、文人骚客等都在寻找于谦的死因。虽然他们得到的答案并不相同,不过有一点却是相同的,那就是于谦这样一个操守清白、保家卫国的民族英雄是没有理由血溅刑场的。然而于谦偏偏死了,给后世带来无尽的感慨。 于谦有“于青天”之誉,自奉节俭。据《西湖游览志余》载,正统年间,于谦以兵部右侍郎衔巡抚河南、山西。当时河南官吏入朝之时,必定携带大量的香帕、蘑菇等土特产,作为上下打点的礼物。于谦进京时,则是不带一丝一毫,空手而去,还特意作《进京诗》一首: 手帕蘑菇与线香,本资民用反为殃。 清风两袖朝天去,免得闾阎话短长。 此诗一出,立刻成为佳话,到处传唱。而成语“两袖清风”,正是出于此处。 北京保卫战,论功于谦为第一功臣。景帝知其清廉,特命给双俸。于谦上书固辞,说自己阖家良贱(连仆人都算上了)只几口人,原来的俸禄就足够了,还有剩余呢。而且现在边境、京城用费浩大,百姓有输纳之苦,军队也需粮饷,所以还是请求只支一俸。景帝因其房舍简陋,又赐宅西华门。于谦仍不受,言:“国家多难,臣子何敢自安。”景帝不许,他没有办法,就将皇帝赏赐的盔甲、玉带、玺书之类放在那里,一年去探视一次而已,自己仍居住在原来的地方。等到蒙难抄家之时,家无余赀,只有这些赏赐的盔甲等物。接任兵部尚书的陈汝言,不及一年即败,收受的赃款巨万,与于谦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英宗面对此情此景,不禁想起了于谦说:“于谦被遇景泰朝,死无余赀,汝言抑何多也?”大臣皆不能回答。 于谦在北京保卫战中忧国忧民,以天下为己任。至天下承平,他又不贪恋手中的权力,多次请求解除权力。这样的风范,古今能有几人?于谦借副都御史罗通回京的机会,上疏请求专理兵部事务,令罗通总督军务,景帝不允。后来于谦得病,疏请石璞掌兵部事。景帝以兵部事务繁忙,石璞初任,仍令于谦执掌。景泰朝,曾有人说于谦权柄过重。太监兴安为之鸣不平:“日夜为国分忧,不要钱,不要官爵,不问家计,朝廷正要用这样的人,可寻一个来换于谦。”众大臣皆默然无言。 正是这样一位有操守的大臣,成为政治斗争的牺牲品。在夺门之变后,是哪些人希望于谦被押送刑场呢?主要有两人:徐有贞和石亨。他们两个人一个是文臣,一个是武将,联手欲将于谦置于死地而后快。 徐有贞是一个极具政治野心的人。虽然南迁之议使他受尽白眼,也影响到了他的仕途,但他没有灰心丧气,希望改名字能够让他的政治生命得以重新开始。恰好祭酒(国子监的主管官)职位出缺,时为翰林的徐有贞有意得到这个位置。他的学生杨宜是于谦的内亲,便由杨宜多次向于谦求请这个职位。于谦曲意答应了,通过宦官向景帝提及了这件事。景帝依稀还记得这个人就是当年提议南迁的徐珵,印象很不好,认为他会教坏学生,便没有同意。徐有贞并不知道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以为是于谦从中作梗,遂衔恨在心。夺门之变后,徐有贞是最想除掉于谦的人,因而在英宗尚在犹豫时,极言于谦必须死,其中不乏私心。 。于谦是在传统思想文化熏陶下的官僚士大夫,性格刚正不阿、洁身自爱,不会接纳也不会融入官场的人情世故中。而以徐有贞和石亨为代表的另一种官僚集团,抱着强烈的政治动机,到处投机钻营。他们为人处世的准则不讲究忧国忧民的情怀,而是一切从个人私利出发,树党营私。以于谦的操守和性情,被传统社会的官场所边缘化,为同僚大臣所孤立,是很自然的情形。在国难当头的危急时刻,官僚集团或许还能容忍于谦的存在;一旦天下无事,于谦必然会被排挤,甚至遭到杀害这样的奇祸。在北京保卫战之后,即使于谦多次请辞避让,极力想逃离政治斗争的漩涡,但悲剧似乎是不可避免的。于谦至死都不明白,他那样身体力行地按照儒家规范来严格要求自己的一言一行,为什么反而还会招来祸端。 从土木之变到夺门之变,从更立太子到复储风波,短短数年之间,明朝发生了那么多的事件。这些事件中,有的豪壮,让人激情澎湃,让人热血沸腾,如于谦主持的北京保卫战;有的沉重,让人窒息,让人绝望,如功臣于谦的冤杀。在金戈铁马、刀光剑影中,在宫廷政变、政治权术中,不乏形形色色的人物,也总能见到光怪陆离的事情,而这些事情无时无刻不在考验着每个人的操守。也许随着时间飞逝,有些事不再清晰,有些人不再被记起,但是,在历史的长河中,总会有些事情让人记起,有些人值得牵挂。于谦正是这样的人,他也做过这样的事。

满意请采纳

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于谦被杀,又为何说他的死决定了明朝气数将尽?

于谦之死其实是因为明英宗想要他的“夺门之变”名正言顺,所以才会以意欲谋逆之罪给于谦定罪,于谦是对大明有不世之功的,而当时帮助明英宗复位的大臣不过都是一些投机之人,所以于谦的死对于大明的朝堂是一次震撼,于谦是忠臣却不得善终,所以才会说于谦之死决定了明朝的气数。

于谦是明英宗时期的大臣,明英宗好好的帝王不做,非得听信宦官之言亲率大军远征瓦剌,明英宗本来想着威风一下,结果让瓦剌威风了一下,自己被瓦剌俘虏了,当时明朝送去大量金银要赎回明英宗,瓦剌钱是照收,人就是不放,当时瓦剌可是打着要将明朝灭掉的小心思,于是他们便兵临京城下,差点就灭掉了大明朝。

这个时候,是于谦冒天下之大不韪,上奏孙太后拥立朱祁钰为帝,就这样明代宗登基了,这个时候,明英宗在瓦剌人手中便没有那么大价值了,而于谦这边更是主张死守京城,在于谦与明代宗的拼死保卫京城的一战中,瓦剌算是服了,被打得只能回老家了,大明朝才得以保存,所以明朝如果没有于谦,不能说明朝会亡于明英宗时期,但也很大可能会像南宋一样,成为偏安一隅的割据政权了。

而且后来明代宗坐稳帝位后,对赎回明英宗之事不大积极,还将明英宗的儿子废掉了太子之位,但是后来在明代宗儿子去世之后,还是于谦力劝明代宗复立明英宗的儿子为太子,迎回明英宗,所以于谦不是一个权臣,他拥护明代宗完全是因为时势所逼,可惜后来明英宗夺位之后,他需要一个名正言顺的理由,所以于谦这个拥护明代宗之人便成为了替罪羔羊,可惜于谦一代忠臣不得善终,明朝朝堂之上怎么还会有忠臣,明朝气数怎会不尽?

怎么看于谦之死,源于功高盖主

于谦为什么会死?历史学家、政治学家、文人骚客等都在寻找于谦的死因。虽然他们得到的答案并不相同,不过有一点却是相同的,那就是于谦这样一个操守清白、保家卫国的民族英雄是没有理由血溅刑场的。然而于谦偏偏死了,给后世带来无尽的感慨。

于谦有“于青天”之誉,自奉节俭。据《西湖游览志余》载,正统年间,于谦以兵部右侍郎衔巡抚河南、山西。当时河南官吏入朝之时,必定携带大量的香帕、蘑菇等土特产,作为上下打点的礼物。于谦进京时,则是不带一丝一毫,空手而去,还特意作《进京诗》一首:

手帕蘑菇与线香,本资民用反为殃。

清风两袖朝天去,免得闾阎话短长。

此诗一出,立刻成为佳话,到处传唱。而成语“两袖清风”,正是出于此处。

北京保卫战,论功于谦为第一功臣。景帝知其清廉,特命给双俸。于谦上书固辞,说自己阖家良贱(连仆人都算上了)只几口人,原来的俸禄就足够了,还有剩余呢。而且现在边境、京城用费浩大,百姓有输纳之苦,军队也需粮饷,所以还是请求只支一俸。景帝因其房舍简陋,又赐宅西华门。于谦仍不受,言:“国家多难,臣子何敢自安。”景帝不许,他没有办法,就将皇帝赏赐的盔甲、玉带、玺书之类放在那里,一年去探视一次而已,自己仍居住在原来的地方。等到蒙难抄家之时,家无余赀,只有这些赏赐的盔甲等物。接任兵部尚书的陈汝言,不及一年即败,收受的赃款巨万,与于谦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英宗面对此情此景,不禁想起了于谦说:“于谦被遇景泰朝,死无余赀,汝言抑何多也?”大臣皆不能回答。

于谦在北京保卫战中忧国忧民,以天下为己任。至天下承平,他又不贪恋手中的权力,多次请求解除权力。这样的风范,古今能有几人?于谦借副都御史罗通回京的机会,上疏请求专理兵部事务,令罗通总督军务,景帝不允。后来于谦得病,疏请石璞掌兵部事。景帝以兵部事务繁忙,石璞初任,仍令于谦执掌。景泰朝,曾有人说于谦权柄过重。太监兴安为之鸣不平:“日夜为国分忧,不要钱,不要官爵,不问家计,朝廷正要用这样的人,可寻一个来换于谦。”众大臣皆默然无言。

正是这样一位有操守的大臣,成为政治斗争的牺牲品。在夺门之变后,是哪些人希望于谦被押送刑场呢?主要有两人:徐有贞和石亨。他们两个人一个是文臣,一个是武将,联手欲将于谦置于死地而后快。

徐有贞是一个极具政治野心的人。虽然南迁之议使他受尽白眼,也影响到了他的仕途,但他没有灰心丧气,希望改名字能够让他的政治生命得以重新开始。恰好祭酒(国子监的主管官)职位出缺,时为翰林的徐有贞有意得到这个位置。他的学生杨宜是于谦的内亲,便由杨宜多次向于谦求请这个职位。于谦曲意答应了,通过宦官向景帝提及了这件事。景帝依稀还记得这个人就是当年提议南迁的徐珵,印象很不好,认为他会教坏学生,便没有同意。徐有贞并不知道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以为是于谦从中作梗,遂衔恨在心。夺门之变后,徐有贞是最想除掉于谦的人,因而在英宗尚在犹豫时,极言于谦必须死,其中不乏私心。

石亨,曾守卫大同。也先攻大同时,他打了败仗,一个人跑回来,受到处分,后来还是于谦推荐他掌管五军大营。北京保卫战期间,他是于谦的副手,为击退也先立下军功,进武清侯爵。石亨为表示对于谦的感谢,再加上他功不及于谦但所受封赏却超过了于谦,心中惭愧,于是荐举于谦的儿子于冕,景帝召于冕赴北京。于谦辞让,景帝不允。于冕到北京后,于谦不但不领情,还上疏景帝,言辞恳切,指责石亨徇私:“国家多事,臣子义不得顾私恩。且亨位大将,不闻举一幽隐,拔一行伍微贱,以裨军国,而独荐臣子,于公议得乎?臣于军功,力杜侥幸,决不敢以子滥功。”于是,石亨由恩生怨。

当然,于谦之死,也不能从徐有贞、石亨等辈构陷这样简单来看。

古语有云:“水至清则无鱼,人至察则无徒。”水不能清,人不能察,这种情况虽然与官僚士大夫长期接受的儒家正统教育相背离,却深刻地表明了古代官场的潜规则。于谦是在传统思想文化熏陶下的官僚士大夫,性格刚正不阿、洁身自爱,不会接纳也不会融入官场的人情世故中。而以徐有贞和石亨为代表的另一种官僚集团,抱着强烈的政治动机,到处投机钻营。他们为人处世的准则不讲究忧国忧民的情怀,而是一切从个人私利出发,树党营私。

以于谦的操守和性情,被传统社会的官场所边缘化,为同僚大臣所孤立,是很自然的情形。在国难当头的危急时刻,官僚集团或许还能容忍于谦的存在;一旦天下无事,于谦必然会被排挤,甚至遭到杀害这样的奇祸。在北京保卫战之后,即使于谦多次请辞避让,极力想逃离政治斗争的漩涡,但悲剧似乎是不可避免的。于谦至死都不明白,他那样身体力行地按照儒家规范来严格要求自己的一言一行,为什么反而还会招来祸端。

明 于谦之死

景泰八年,将军石亨、宦官曹吉祥等,趁景帝病重,发兵拥立英宗复辟。英宗复位后,石亨和曹吉祥等诬陷于谦制造不轨言论,要另立太子,唆使科道官上奏。都御史萧维祯审理案件,判定于谦犯谋逆罪,判处死刑。英宗以于谦对国家有功,不忍心杀他,徐有贞奏道:"不杀于谦,此举为无名"遂以"意欲"谋逆罪处死,其子于冕充军,发戍山西龙门,其妻张氏发戍山海关。《明史》载于谦“死之日,阴霾四合,天下冤之”,籍没时家无馀资。锦衣卫发现于谦的正屋大锁牢牢锁著,里面放著皇帝御赐的蟒衣、剑器,看了也忍不住落泪。成化年间,其子于冕获赦,上疏为父平反,明宪宗亲自审理,弘治二年(1489年),赠特进光禄大夫、柱国、太傅,谥“肃愍”。葬于杭州西湖三台山麓,赐祠于其墓曰“旌功”。万历年间,明神宗改谥号“忠肃”。留有《于忠肃集》。后世尊于谦为民族英雄。

他在政治上没什么失误吧

感觉此人也是悲具性的人物 先是拥朱祁钰为帝

瓦剌京师外

结果落个徐有贞奏道:"不杀于谦,此举为无名"遂以"意欲"谋逆罪处死

假如你是于谦怎么做会在朱祁镇还宫之前做到扭转必死之局?

明朝时期,明英宗朱祁镇在太监王振的蛊惑下亲征瓦剌在土木堡被俘,当时为郕王的朱祁钰在太后和于谦的拥护下临危称帝,开启了近八年执的政生涯,后来瓦剌在与景泰帝的斗争中发现占不到便宜,就退回了大漠,放回了明英宗,但是在朱祁镇回来后一国怎么可能有两个皇帝,以前和睦的两兄弟现在关系变得很微妙,最终因为朱祁钰企图废除原太子朱见深,导致俩个兄弟关系变得剑拔弩张。

在景泰帝登基前就立了他哥哥朱祁镇的儿子朱见深为储君,但是随着瓦剌危机的解除,朱祁钰的帝位越来越稳固,朱祁钰对于权势变得更加执着,直至后来想要立自己的儿子为太子,但是当时朝野一片反对之声,当朱祁钰把想法慢慢付诸实践时,于谦认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于谦上书向朱祁钰请求不能立自己的儿子为储君,不能在这个时候更换储君,但是于谦终究拧不过朱祁钰的皇命,最终更换了朱见深的储君之位,后来朱祁钰的儿子夭折,而自己也身患重病,最终导致了夺门之变。

在夺门当天,于谦等大臣的奏疏都写好了,准备建议朱祁钰立朱见深为储君。结果奏章还没上,夺门之变了。夺门之后,朱祁镇也没打算杀他,是徐有贞说不杀于谦此举无名。朱祁镇才杀了他。其实只要于谦在此之前上书立太子。如果徐有贞这时候还说不杀于谦此举无名。朱祁镇就会说,于谦都要立我儿子了,怎么可能是对自己不忠不义的人,所以于谦就死不了。

名垂千古的于谦,避免明朝重蹈靖康之耻,为何最终会含冤而死?

于谦,我国明朝的一个大英雄。土木堡之变后,他力举另立新帝。跟随新皇帝明代宗,抵御住了瓦剌对北京的进攻,避免了明朝成为第二宋朝,避免了靖康耻的再次出现。可以称得上是一位民族英雄。可是就是这样一位民族英雄,却含冤而死。这究竟是为什么?

主要是他得罪了四个人,前三个是石亨和曹吉祥、徐有贞。这三位是发动夺门之变,扶植明英宗重新登上皇位的主要人员,深得新皇帝明英宗的喜爱,他们三个一旦联合起来诬陷于谦,于谦必死无疑。而且他们还就真那么做了。

其实这三个人还不是最为致命的就是他还得罪了明英宗。在英宗眼里,是于谦夺走的自己的皇位,因为是他提议立代宗继位的·,就算是为了国家。但是,害英宗失去皇位却是不争的事实。就算没有,三人的联合诬陷,英宗上任之后,于谦也不会好过。更何况那三人还诬陷于谦打算另立新帝,这就更惹恼了英宗。

就这样这位一心为国的英雄人物走向了末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