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世凯传记哪个版本好,袁世凯传哪个版本比较

袁世凯传哪个版本比较好

推荐你看《袁世凯家事》作者杨树标 王国永 江西人民出版社 系2001年翻印版 该书有较为官方的被大多数人所承认的袁世凯发家史。

袁世凯传的名家推荐

最干净的笔触,最清晰的叙事,最少的道德说教。是我所接触到的几种中外作者书写的袁世凯传记中……最好的一种。这是一部雅俗共赏的传记,读懂袁世凯,也就读懂了近代中国。

——畅销书作家、著名历史学者 张鸣

袁世凯是中国近代数一数二的治世能臣,是民国史上的开卷英雄,是比老狐狸还老狐狸的老狐狸。记录袁氏在朝鲜这段不平凡经历的史传,而能遍用东西史料者,当以吾友陈志让教授最为深入。

——著名历史学家、《晚清七十年》作者 唐德刚

谁能推荐几本比较客观的袁世凯传记

袁世凯(1859年—1916年),中国近代史上著名的政治家、军事家,北洋军阀领袖。字慰亭(又作慰廷),号容庵、洗心亭主人,汉族,河南项城人,故人称“袁项城”。

袁世凯早年发迹于朝鲜,归国后在天津小站训练新军。清末新政期间积极推动近代化改革。辛亥革命期间逼清帝溥仪退位,以和平的方式推翻清朝,成为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1913年镇压二次革命,同年当选为首任中华民国大总统,1914年颁布《中华民国约法》,1915年12月宣布自称皇帝,改国号为中华帝国,建元洪宪,史称“洪宪帝制”。此举遭到各方反对,引发护国运动,袁世凯不得不在做了83天皇帝之后宣布取消帝制。1916年6月6日因尿毒症不治而亡,归葬于河南安阳。

袁世凯的荣辱功过各有评说,有人说他是“独夫民贼”[1] 、“窃国大盗”[2] ,也有人认为他对中国的近代化做出贡献,是真正的改革家。[3] 总之,袁世凯是中国近代史上最具争议的人物之一。

请你阅读《袁世凯小传》后,结合所学知识,谈谈你对袁世凯的看法以及你的历史学

对于袁世凯的所作所为,一言以蔽之,心有力而力不足也。

从奴隶制到封建制,我们花了七八百年,血祭了商鞅吴起等民族精英。从封建制到现代制,从农业化到工业化,时代却只给了我们一百年的时间。三千年未有之变局,神仙降世也必会举步维艰。更何况恶邻在旁,内斗汹汹。这一次的变革,又再次吞噬了我们民族多少的精英呢?

以如此凶险的形势,斯人斯才终究应付不了这么多复杂的难题。心思太急而又为身边宵小所误,终于铤而走险一误终生。

以我的看法来看,评价袁世凯,要客观公允的看。尤其是对于历史人物,万不能开着上帝视角来指点江山。下面,我就刻画一下袁世凯的几张面孔,大家图个一乐吧。

第一,袁世凯是个现实主义者。搞政治的必是现实主义者,方能不拘于腐儒之鄙陋,步步高升。从这点上讲,你看他和我们现在电视看到的那些在街头演讲讨好选民,三天两头换个口号的民主国家政客是不是并无两样?当然在当时,袁世凯可能更多的是揣摩到了君心后心来稳固自己的权力。袁世凯二十岁的弃笔从戎,投身军伍就已经充分体现了他作为一个现实主义者的肇始。现实主义者必能抓住自己面前的一切机会顺势而为,来谋取自己的一席之地。晚清自太平天国之后,屡兴兵祸。川陕民乱,华北捻乱,中法战役,中日生隙。以袁世凯的通达机敏来看,必定对同治以来凡是威震一方影响朝局的封疆大吏,如曾国藩李鸿章左宗棠之辈无不是兴以军功以军政起家的情况有所了解。更何况以他家族兴于军旅在军中颇有人脉的旧历史来想,也能知道自己投身军旅才能走的更快更远。因此20岁的投笔从戎,是这个现实主义者拥抱大势谋划人生,重新复兴安阳袁氏的第一步。{对比一下张骞40岁才考上状元的历史,袁20岁还未中举其实根本不算什么人生大败,自己不想再读书罢了。}至于后来得李鸿章的大加赏识,在荣禄手下的俯首谨慎,对庆亲王奕劻的深为交结,这个现实主义者在通往权力之路上愈发的老练通达平步青云。

第二,袁世凯是个军人,身上的军人性格要远高于他身上的政客性格。年少时候喜欢研究兵书地图,人送外号袁地图。驻兵朝鲜,小站练兵,袁世凯的军旅生活是要远远多于他的政治刻画。就算是夺取政治筹码,很大程度他也是在依赖着北洋这只军队和他的将兵一体化。溥仪的回忆录里面写老太监听到袁世凯每天吃饭时候的军乐声,大骂袁世凯是个比皇帝还皇帝的活曹操。袁世凯女儿的回忆录也说,父亲深沉严苛的军人性格就算是在家中也是一样,穿军装多于穿其他的衣服。对子女妻妾的教育,也是拳棒不少。以袁当时当日的地位,本不太需要穿军装来显示自己的强主身份。然而多年的军旅生活依旧将他改变了许多。以他的那些权术手段,不能说他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圆滑政客。毕竟干的蹩脚事情真不少,顶多算是站队功夫较好罢了。又比如娶得几个媳妇,不少是名妓,大夫人好像都是。以他当时的地位,始乱终弃之事没有,还娶了进门。这得要多大的脑袋,多随意的性格,才能干出来这种事。对比那些睡着八大胡同的姑娘,骂着人家婊子的清流文士。袁世凯,真还是一个任性的老粗啊。

第三,袁世凯是一个极嗜爱权势的人。他对于权势的爱,近乎是到了深以为乐的地步。揽权势,斗政敌,乐此不疲。如果说他有什么爱好的话,那么权势可能就是他最大的情人了。车马烟酒,还真没发现他要求多高。可以对比刚进去的那个男人,独生儿子死了忍了两年。晚上工作到一两点,日常唯以兵兵球为乐。高涨的权力欲与掌控的快感,已经驱使他们这些人在这条路上越走越远难以回头。

第四,也是一个最重要的一点,一个精通权术很有能力的旧派人物。二十多岁在朝鲜扬名异国,调和朝鲜的一股子乱事,手段颇为高明,大得李鸿章之心。回国之后练兵小站,主政山东直隶,办事干练利索。以义子义兄婚姻结亲这些手段,来笼络段祺瑞冯国璋。以暗杀金钱等方法,来广纳盟友。手段是挺好的,不过你有没有看出来什么疑惑?这些方法是不是都很熟悉?李克用的义子,清廷的蒙古皇后,是不是和古人那几招一模一样?归根结底,他依旧是一个来自旧时代,生于旧时代的人物。对大势的急迫性还是没有了解,后来的那些军阀也是如此。

近代到了,规则也要变了。政党制党国制的洪流终于要冲破这些旧式军阀的枷锁来清洗国家。袁世凯在历史的评价上逊于孙中山原因也在于此。不管是一个多么强大多么有力的军阀强主权术政客,终究战胜不了党国体制下现代军制下出产的那些前赴后继的青年党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