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苍梧新闻网 > 教育 > 正文

职业教育应该台湾反服贸协议更“职业”

2019-07-10 14:24

明达职业技术学院的5名学生需要答案。因为学院违规招生,他们花了3年时间学了一个不存在的专业。截至目前,事发8个月,这些学生和家长已是第四次迈进法庭了,他们还没有等到属于自己的那个结果。

对于突发的变化,他们不解;对于眼下和未来,他们迷惑。他们不知道曾经信誓旦旦描绘的前景怎么变成了假的,也不知道事发后怎么找回自己丢失的三年。处于五年一贯制第4年的节点,没人等得起。

很难说他们是唯一等待答案的人。在见诸报端的新闻中,不难发现很多职业院校存在超计划招生、违规高额收费、空挂学籍等行为,更有部分民办学校在招生宣传中擅自变换办学性质或办学层次等。

今年1月,湖南湘潭远大科技职业技术学校护理专业的学生在毕业时才发现,学校承诺的大专文凭成了中专文凭,班里同学的毕业证来自不同省不同校,还有人甚至拿不到。5月,南京应用技术学校被曝出在并不具备护理专业教学资格的情况下招收五年制大专护理专业的学生。没有资质,文凭不符,有偿招生,以及其中的违规合作办学现象被披露。

在这些被曝光的事件里,学校瞅准所谓的热门专业,使出浑身解数下足宣传功夫,承诺包分配包就业等,可等学生进了校门就成了“甩手掌柜”——据记者采访,还有教学质量堪忧;教师资质存疑;学生的学籍接连出现问题;专业班里混着六七个专业,连老师都不清楚该怎么上课的情况。

印象深刻的是,明达职业技术学院的一名当事家长,拿着招生宣传,手指在左上角的学校代码“国标”“省标”处反复敲打,反问记者,“你说,这是在国家备案的学校,怎么就能出现这样的问题?”

实际上,对于部分学院虚假宣传招生的问题,国家并未缺席。2015年,教育部曾印发《职业院校管理水平提升行动计划(2015-2018年)》的通知,明确要求“学校主要领导和招生工作相关人员签订责任书,不以虚假宣传和欺骗手段进行招生,杜绝有偿招生等违规违纪现象。”只是,在实际操作中,学校仍有空子可钻。

按照教育部官网公布的2017年教育统计数据,全国共有高职(专科)院校1388所,中等职业学校(机构)8181所。在每年的新增劳动力中,职业院校毕业生占到70%,中国已经建成世界上规模最大的职业教育体系,前往职业院校就读的学生已不是少数。

一个不能忽视的事实是,多数情况下,进入职业院校的学生大多成绩不佳,有些家庭条件也并不好。也正是因为处于这种“边缘化”的位置,在学校渲染的“光明未来”下,本就选择不多、与学校信息也不对称的学生和家长,拼尽全力选择放手一搏。如果学校瞅准了空子有意欺骗,仅剩夹缝般的出路也被挤得近乎没有,丧失话语权的他们只能节节败退。

因此,弄清假专业频频出现的原因,不仅是明达职业技术学院学生的诉求。如何清除职业教育的灰色地带,如何填补学生及家长对职业教育信任,能否有更完善的教育模式改变备受诟病的现状,这是整个中国的职业教育都需探索的答案。

按照中国宏观经济研究院社会发展研究所博士潘华的研究,目前,美国是职业教育产学研合作立法最完善的国家,已颁布许多与职业教育有关的重要法案,如《国防教育职业教育法案》《职业教育法案》《学校与就业机会法》等。此外,各州还针对本州职业教育的发展情况制定相应的法律和法规。这些法律和法规明确界定了学校、政府、企业、个人之间的权利义务关系。

除此之外,美国还建立了职业教育发展的社会督导系统,各种专业组织、新闻媒体、社会团体、用人单位、学生家长都可以参与到职业教育领域中。

潘华称,在美国,职业院校人才培养质量的社会评价对学生的择校行为和政府的财政支持产生重大影响,一些独立的社会中介机构公布的职业学校办学调查报告甚至会直接影响学校的生存与发展。

就中国而言,在现行的教育体制下,要杜绝招生乱象的发生,势必要加强各环节的监管。记者采访过程中,安徽某职业技术学院招生就业相关部门的负责人就建议,职业教育发展过程中,需完善信息化建设,以解决学生、家长与官方之间的信息不对称;教育部门应采用负面清单,公布对损害过考生权益的学校名单进行预警;在招生时,增加咨询和职业生涯规划等服务。

但问题是,学校越来越多,招生、录取、管理等环节繁多,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还指出,将改革完善高职院校考试招生办法,鼓励更多应届高中毕业生和退役军人、下岗职工、农民工等群体报考,大规模扩招100万人,而实际参与监管的人员毕竟有限。若要更好发挥职业教育的应有作用,学校自身也应“强身健体”。

最近关注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