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苍梧新闻网 > 国际 > 正文

我与“承兴国际泼面姐”惊险擦肩而过

2019-07-11 20:42

如今,伴随经济周期波动,供应链金融领域的风险也逐渐显现出来。承兴国际(02662.HK)事件继续发酵,创始人罗静被拘,资金方诺亚财富(NOAH.US)急发内部信,信件主要内容为:一是要求京东、苏宁作为付款人履行还款义务,二是强调有能力解决事情,维护投资人权益。随后,京东、苏宁方面纷纷发声。京东方面表示已经报案,起诉承兴国际涉及合同造假,苏宁官方回应,苏宁和承兴应收账款债权供应链融资事项无关,采购合同涉嫌伪造。

在中国人民银行征信中心动产融资统一登记公示系统(以下简称“中登网”)中,登记了广东承兴控股集团71笔应收账款质押和转让登记记录,其中质权人为歌斐资产的共58笔,质押人为诺亚(上海)融资租赁的共有3笔,总交易额约100亿元。在这些登记中,能够看到北京京东世纪贸易有限公司出具的“应收账款转让确认函”。

中登网是提供动产融资登记公示服务的系统,其最大的一个特点是:负责提供系统让登记当事人登记,但担保交易本身的真实性由登记当事人自行负责。换言之,承兴国际在中登网登记的71条应收账款转让的登记信息,是承兴国际或诺亚旗下的歌斐资产自行登记的,真实性由登记当事人自行负责。

按照逻辑梳理,其实事态已经非常明朗。我们大胆预测:此次事件是一个由承兴国际伪造虚假贸易合同,自行在中登网进行登记,涉嫌金融诈骗的事件,京东、苏宁目前进行了表态也坚决不能背锅,至于资金方如诺亚财富、歌斐资产、众信租赁、宏源智汇等为何触雷,就要从公司内控、团队素质、保理逻辑和资产管理等环节进行反思了。

将时钟拨回2015年上半年,互联网金融监管政策未出,当时还是一个集体保理人和互联网金融亲密接触的时段,大额保理融资愈演愈烈,承兴国际的融资之路也非常激进:当时承兴国际的案子摆在我的桌前,融资金额过亿元,标的是与某电商平台的应收账款,在查询过往应收账款明细和合同细节时,发现是U盘的采销。我们注意到两个细节:其一是16G的U盘定价竟然达到100多元,而业务和风险团队在全网销售平台进行了搜索之后,发现对应的U盘价格最多也就39元,采购合同的细节引起了我们风险团队的怀疑,难道该电商平台的采购就这么配合地签署了这样不合逻辑的合同?其二是我们在进行确权动作实现时,据承兴国际方面介绍,该电商平台要求只能邮寄快递到电商平台公司,不允许也不让保理团队带人上门盖章、双录和面签确认。基于以上两个疑点,经过不到1个小时的评审会,我们团队一致认为应该进行必要的风险回避,毙掉了这一项目。从此,我们与承兴国际天各一方,再无接触。

提及应收账款融资,在如今如火如荼的供应链金融市场可谓热门,而保理又被认为是贸易融资的“王牌产品”。从1992年中国银行加入FCI,2012年商业保理正式在天津滨海新区和上海浦东新区落地试点,银行保理发展了27年,商业保理也经过了7个年头,这7年,商业保理注册企业数量破1.3万家,行业从业者达到10万余人,业务规模破1万亿元。

伴随着行业的快速扩张,应收账款融资中的问题也频频浮出水面。

2014年,陕西金紫阳农业科技集团应收账款违约事件,导致平安国际商业保理(天津)公司被骗2.49亿元。

2015年,瑞丰高材(300243.SZ)公告披露转型商业保理,定增15亿元大力开展保理业务。

2016年,瑞丰高材公告披露上半年子公司瑞丰高财(上海)商业保理有限公司收入小于应支付的资金成本,亏损706万元。

2017年,国核商业保理股份有限公司“踩雷”辽宁辉山乳业集团有限公司,保理合同纠纷金额5000万元整。

2018年,中科建设开发总公司伪央企票据+应收账款融资暴雷,深圳盛浩欣商业保理有限公司、国核保理、中曌商业保理有限公司、中科国票商业保理有限公司、天津宝坤商业保理有限公司、广州农商行等机构踩雷。

2019年,新城控股出现重大负面舆情,供应链保理ABS可能面临重大违约;承兴国际供应链金融合同造假,诺亚财富34亿元风险触雷。

最近关注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