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苍梧新闻网 > 国际 > 正文

美国际战略研究中心葛来仪:美中在亚太有太多疑虑

2019-07-11 04:06

  美国国际战略研究中心亚洲事务资深顾问葛来仪坦言

  美中在亚太地区有太多疑虑

  

美国知名中国问题专家葛来仪。

  【环球时报记者 陈晨晨】“美中关系仍然会是竞争与合作的综合体。”这是美国国际战略研究中心亚洲事务资深顾问葛来仪(Bonnie Glaser)的一个基本判断。去年底,这位知名的中国问题专家还来京参加了第五届香山论坛。葛来仪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专访时表示,美中两国在亚太地区还没有足够的共同利益,因此造成疑虑太多,在东亚合作太艰难。她举出多个例子强调:“我不认为美国‘逢中必反’。”当然,葛来仪也表示,想要说服中国人接受美国不想遏制中国的说法并不容易。

  在南海问题上,美国想要多一点模糊性

  环球时报:在亚太地区,美国是否会放弃“零和思维”?不少中国人对此是有疑虑的。

  葛来仪:你这么说很有意思,因为在华盛顿有一个广为流传的看法:持“零和思维”的恰恰是中国,不是美国。美国试图在亚太地区与中国建立合作,向两国公众、精英以及其他国家证明,美中可以携手合作。这也是坎贝尔在担任助理国务卿时着力推动的事情,他与时任中国外交部副部长崔天凯开启了亚太事务磋商,推进一些美中有可能合作的项目。坎贝尔几次讲过这个故事:双方都提出一些关于合作的建议,听上去相对简单,但事实上合作起来十分困难。他们最终达成一致,就东帝汶农业发展和粮食安全项目合作。如果查看最新一轮亚太事务磋商的相关情况,你会看到双方就一个推进缅甸教育的项目达成一致。这个项目尚未实施,但是个很好的例子。美国认为,中国在那里有很好的人脉和基础设施,中缅交往源远流长。相对而言,美国只是新近才开始发展与缅甸的关系。那么两国为什么不能贡献各自的专长和力量去帮助缅甸民众呢?这听上去毫不费力,但事实上做起来非常艰难。

  原则上说,双方都想发展“正和关系”。说美国仍持有“零和思维”是不公平的。从我跟美国官员的交谈来看,我觉得他们已非常清楚,很久以前,这个地区的国家就想和美中双方都发展积极关系,没有谁想在美中之间选边站。如果美国采取“零和”的做法,它就会失败,因为我们不可能去找一个国家,对它说你得选择我,如果你跟中国合作,我们就不理你了。这是不可能成功的。我们实践中还需要做更多努力。

  眼下东南亚的小国觉得已夹在美中之间了,韩国也是这么觉得。现阶段海上问题可能争议过多。但我们可以在亚太地区寻找其他方式、在其他领域进行合作。我觉得无论美国还是中国,都没有真正采取“正和博弈”的方式。有时模糊性是好东西,它可能不符合你的利益,但很清楚,在南海问题上我们想要多一点模糊性,让各方有更多空间来运筹帷幄。美国很清楚,在特定情况下,美国自身的行为、政策、包括辞令,有可能让一些国家更大胆,去挑战中国。美国在这方面一直相当谨慎。我们不想让其他国家认为,如果他们动武或挑衅,美国无论如何都会去保护他们。

  美中在东亚合作太艰难的状态还会持续

  环球时报:亚太地区经济合作势头良好,但安全合作机制一直是短板。你觉得未来可能出现由中美共同领导的亚太安全合作机制吗?

  葛来仪:我觉得这一地区的国家并不想让美国和中国共同领导。这种恐惧无处不在。“G2”的概念一直被描述成美国人的想法,虽然没有一个美国官员这样表述过。这个概念让人恐惧是可以理解的。其实很难想象这个地区只有单一的安全制度。比如,东盟地区有“东盟10+1”峰会,“东盟10+3”峰会,东盟防长扩大会议等等。在未来很多年里,这一地区都会存在许多不同的制度,包括美国的双边盟友关系。还有,2015年是东亚峰会成立10周年,现在(美国)也在考虑该怎么样加强这个机制。美国不太愿意美中共治这个地区,中国可能也是这样,因为这会疏远其他所有国家。迄今为止,美中之间还没有足够的共同利益,两国之间还存在太多疑虑,尤其是在亚太地区。很多人认为加强美中关系的一个办法其实是在其他地区合作,比如反恐、对抗埃博拉疫情、解决阿富汗问题,或是在非洲展开军事合作。但在东亚合作太艰难了,这一局面会持续一段时间。

  “我不认为美国‘逢中必反’”

  环球时报:奥巴马总统曾明确表示,美国还要领导世界100年,并且正在全面参与21世纪的亚太地区。美国会在这一地区与中国分享权力吗?还是美国只能接受霸权?

  葛来仪:这是争论性很大的话题。我同美国官员谈论这一话题时,他们说美国不仅在亚太地区,同时在全球范围内容纳了中国,当然不是方方面面,但其中一个例子是美国曾支持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彼时美国当然知道这会极大促进中国经济的增长。还有一些其他的例子,可以说明美国鼓励中国融入二战以来的国际秩序。

  我觉得在这一秩序的调整问题上,美国态度是开放的,问题在于在哪里进行调整,调整到什么程度。需要一事一议进行分析。并不是说只要对这一秩序有调整美国就会反对,同样,美国也不希望让中国保持弱势,甚至阻碍中国崛起。但我同意,的确有一些领域,美国在那里是不情愿让中国融入的,原因是害怕中国会改变一些在美国看来正运行良好的规则。有些领域目前没有规则,如网络安全和外太空开发,那么几个国家可以坐下来谈。但对于既定规则,(谈的)局面要艰难一些。

  我并不认为美国想要成为全球霸主。如今的美国总统其实常常在谈论多边主义,他不想揽下所有问题,并且让这些问题成为美国的负担。但美国一定会有一些问题想问:中国想要改变什么?为什么想改变?如果中国能向美国或国际社会回答这样的问题,世界对中国的态度就会更开放。我不认为美国“逢中必反”。我希望美国能说服中国人一点,就是美国不想遏制中国、不想延缓中国的崛起、不想在战略上包围中国。想要说服人很难。▲

最近关注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