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苍梧新闻网 > 国际 > 正文

一夜三起袭击事件过后,国际反恐形势怎么看?

2019-07-11 03:45

一夜之间,三起袭击事件,震惊世界。

  北京时间19日深夜,土耳其、瑞士和德国连续发生三起袭击事件。在土耳其,俄罗斯驻土耳其大使安德烈·卡尔洛夫在安卡拉出席一个摄影展时遭枪击身亡。在瑞士苏黎世,一个伊斯兰中心发生枪击事件,至少三人受伤。在德国,一辆货车冲入柏林圣诞市场,造成至少12人死亡,50人受伤。

   袭击事件的受害方,一头是俄罗斯,一头是西方,双方在叙利亚等中东热点问题上,长期处于对立状态。3起悲剧的发生再度说明,极端主义、恐怖主义一旦蔓延,没有谁会是真正赢家。

  俄罗斯驻土耳其大使安德烈•卡尔洛夫在安卡拉遭枪击身亡,俄罗斯《消息报》20日发表文章称“这不是向卡尔洛夫射击,而是向俄罗斯射击”。图片来自Barcity TV网站

  又一次大使遇袭身亡

  此次俄罗斯驻土大使遭枪击案,不免让人联想起2012年9月11日,美国驻利比亚班加西领事馆遭袭,导致美国大使身亡事件。

  2012年9月11日美国驻班加西领事馆遭袭事件导致美国大使身亡,成为美国外交机构近30年来遭遇的最严重损失。图片来自NBC网站

  西亚北非动荡以来,美俄在一系列地区问题上分歧巨大,但却必须面对反恐这个共同的挑战。然而,共同的挑战并没有自然转化为合作。

  近来,中东发生两场大的战役,一场是伊拉克政府军发起的摩苏尔攻势,另一场是叙利亚政府军发起的阿勒颇战事。战役发起前,占据摩苏尔的“伊斯兰国”和困守阿勒颇的“支持阵线”均是联合国列名的恐怖组织。然而,对这两场战事,美国等西方国家态度迥然不同。一面对摩苏尔之战欢迎和支持,积极派兵助阵反恐;另一面却对阿勒颇战役横加阻拦,为“支持阵线”辩护,同时极力指责俄、叙制造人道惨案。

   俄驻土大使遇袭身亡后,尽管西方各国政府也多在第一时间对袭击行为表达了谴责,但多家美欧媒体的相关报道,不乏默默再黑一把俄罗斯的色彩,叙述中突出了袭击事件“与俄罗斯支持巴沙尔•阿萨德政权、对叙利亚平民狂轰滥炸有关”。

  Vox新闻网集合了多家美欧媒体对俄驻土大使遇袭事件的报道,其中叙述不乏借机再黑一把俄罗斯的色彩

  量子对冲基金创始人乔治•索罗斯曾讲述过恐怖主义带来的“二次打击”:它导致人们偏离了理性思考,进而偏离了理性行动。一直以来,一些人在反恐问题上的行事逻辑,恐怕恰恰是中了这第二次打击。

  全球反恐出现新形势

  3起袭击事件密集发生的背后,当前全球反恐形势正在出现一些新的变化。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反恐中心主任李伟在袭击事件发生后对记者表示,2016年,“伊斯兰国”和“基地”组织呈现竞争态势,全球各地恐怖袭击总体呈上升态势。

   李伟对各地区的反恐形势做了具体分析。在欧美,“独狼式”恐怖袭击频发,变得更加难以预测和防范。在中亚,恐怖袭击数量有所增加,无论是哈萨克斯坦、塔吉克斯坦,还是吉尔吉斯斯坦,情况都是如此。南亚原本就是“基地”组织的老巢,如今“伊斯兰国”对其渗透也很明显,在阿富汗和巴基斯坦都有所行动。此外,“伊斯兰国”对东南亚的印尼、马来西亚、泰国南部和菲律宾南部渗透也较为明显。在非洲,特别是撒哈拉以南非洲,“伊斯兰国”在一些区域的活动也更为活跃。

从当前看,有效遏制恐怖势力的目标远未达成。图片来自WordPress网站

  在李伟看来,下一阶段,尽管“伊斯兰国”在叙利亚、伊拉克等地的活动范围有望继续减小,但恐怖势力对全球的影响却可能会加大。此次俄罗斯驻土耳其大使遭枪杀,凶手为防暴警察,表明恐怖组织对一些国家的政府官员和军方成员的渗透力度在加大,这无疑增加了反恐难度。

  合力反恐是唯一出路

   随着摩苏尔和阿勒颇接连被收复,“伊斯兰国”受到重创,但同时也像是被捅了的马蜂窝,开始加速扩散。连日来,土耳其、约旦、埃及等国接连遭遇恐怖袭击。11日,“伊斯兰国”又突然展开反扑,重新占据叙利亚中部古城巴尔米拉。在此形势下,各国放下分歧、合力反恐,更显必要。

各国放下分歧、合力反恐是唯一出路。图片来自Iowa State Daily

  同时,也有学者指出,“伊斯兰国”等极端组织只是中东政治困局中的冰山一角,各国如果单纯瞄准露出水面的那一角,任凭冰山主体藏在水下,就难以根除该地区恐怖主义威胁。

  进入21世纪以来,从伊拉克战争到西亚北非动荡,中东地区多国出现政治失序、安全真空,给恐怖势力“野蛮生长”提供了空间。在这些问题上,如果美俄难以达成一定程度的共识,转机就很难出现。特别是在叙利亚问题上,美国一直将巴沙尔·阿萨德政权的倒台作为解决问题的前提条件,但俄罗斯对此坚决反对。这种根本性分歧,使得双方在叙利亚危机上几乎难以展开任何实质性的合作,极端组织则借机生存。

  未来应该着重采取哪些措施展开更加有效的反恐?李伟给出了一系列建议——继续关注叙利亚和伊拉克,不让恐怖主义重新在此建成基地;防止恐怖主义意识形态传播,提高对“独狼式”袭击的警惕;下大力气解决容易被恐怖组织利用的宗教冲突、大国博弈等矛盾冲突。

  历史学家尼尔·弗格森曾就世界面临的恐怖主义威胁写道:“在整个短期和平期间,我一直隐隐约约地怀疑陀思妥耶夫斯基笔下的群魔还会回来。”为了挡住群魔,各国只有合力反恐这一条路可以走。(人民日报全媒体平台·一秒世界工作室出品)

最近关注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