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苍梧新闻网 > 国际 > 正文

平亚丽:从中国首位残奥会冠军到盲人按摩院老板的生死转型记

2019-07-10 10:45

1984年,夺冠后的平亚丽(右)和田迈久教练(中)及队友参观纽约帝国大厦。(平亚丽供图)

中国日报网北京6月15日电(记者 刘梦阳)1984年6月,美国洛杉矶残奥会上,年仅23岁的平亚丽一跳摘得女子盲人跳远比赛的金牌,这是中国奥运史上获得的第一枚金牌。由于当年残奥会早于奥运会开幕,平亚丽为祖国争得的这“第一枚金牌”比许海峰还早一个多月。

时隔30多年,平亚丽谈及当年夺冠那一幕,语气平静。生活并没有因她是奥运冠军而特别优待她,最困窘的时候,她甚至想过卖掉那枚来之不易的金牌以继续维系生活。但是,她毕竟是平亚丽,从国际赛事最高领奖台,到领取救济金,再到成为三家盲人按摩院的老板,这一路走来,无比艰辛。用平亚丽自己的话来说,就是“死过一回,却又咬着牙,活回来了”。

追忆往昔:被“骗着”拿了金牌

平亚丽在读盲校的时候,一直是文体班长,“当时是70年代,我们开展象征性长跑,比如说,规定要跑到井冈山、延安等等,不是真跑过去,而是根据从北京到这些地方的距离制定训练目标,我每天就带着班里的同学绕着操场跑规定的路程。”

后来,平亚丽的运动天赋得以展现并被加以培养,先天性白内障、视力不足0.1的她面临的最大挑战是看不见,很难跟着示范掌握运动动作要领。“你说跳远,空中动作怎么学?也不像现在条件好,弄个‘变形金刚’摆弄一下动作造型,当时老师实在没辙,找了两个运动员当双杠,亲自示范空中动作,让我摸着体会腿部动作。”

说到1984年那载入史册的一跳,平亚丽不住地感激她的教练田迈久,“当时我根本不知道自己的名次,实际上我预赛成绩也就是第三四名的样子,但田教练告诉我,我的成绩排在第一,只要跳得好就能拿金牌。在他的鼓励下,我那天状态特别好,特别兴奋,特别幸福……我挺感谢田教练的,是他的一个善意的谎言,实现了中国在奥运史上金牌零的突破。”

平亚丽在自己开的按摩院工作。(平亚丽供图)

夺冠之后:孩子残疾,下岗,离婚,想过自杀

拿了金牌以后,平亚丽的生活并没有发生什么翻天覆地的变化,除了拿到了300多元的奖金以外,并没有什么特殊优待,连比赛服装也是要交还的。

“可是,毕竟你是奥运冠军,别人对你的要求就不一样。生活再艰难,你也得自己忍着,受着,为什么?你是奥运冠军啊,你不能给国家添麻烦、增负担……”

退役之后,平亚丽进入福利企业,然而,没过几年,体制改革加之工厂效益不好,她下岗了。此后不久,她也跟丈夫离了婚,独自一人带着同样遗传了眼疾的儿子生活,“既残疾又下岗,还要和视障儿子相依为命,那个时候,我不知道自己的未来在哪里,不知道下个月的生活费够不够,我不知道能给儿子一个怎样的将来。”

上个世纪90年代初是平亚丽人生中最黑暗的时期,用她自己的话来总结,就是“白天做演讲,晚上想自杀”。“当时我的状态极端分裂,每每在演讲中向他人展示自己最乐观、坚强、向上的一面,可是夜晚一个人的时候,却觉得被生活的重负已经压得快坚持不下去了,无数次想自杀,健康长寿对于我来说就是痛苦。”

直到有一天,小区通知换燃气管道,每户需要缴纳6000多元的费用,每月仅靠几百元下岗费和救济金生活的平亚丽实在无力支付这笔费用,甚至想着要不然就把金牌卖了换钱。可是,平亚丽又何尝不知,那枚金牌在所有残疾人运动员心中,乃至所有体育人心中的分量……

2016年4月,平亚丽和导盲犬Lucky参观北京市大兴区红星集体农庄油菜花地。(平亚丽供图)

涅槃重生:为了给孩子攒学费开始创业

平亚丽最终还是留住了那枚珍贵的金牌。在最艰难的时刻,她写信给时任北京市副市长张百发反映情况,后来组织帮助她解了燃眉之急。但要强的平亚丽觉得,凡事还是要自力更生,要靠自己,为儿子争取生活保障。“我开始创业最初的动力,是要攒够6万元,因为我要让我的儿子学习钢琴调律和推拿按摩这两样谋生技能,这笔钱是他的学费。”

1999年,时年38岁的平亚丽开始创业了。她回忆说:“当时我用工地里捡来的材料在自己家隔出一间小小的房间,给人做推拿按摩,最早的时候按一个小时收10块钱,从早忙到晚。”

创业不易,盲人创业更难。旧版的100元和10元很像,平亚丽曾把100元当作10元找给顾客;有时候还会收到假币,不但白干,还倒找给人家很多钱;由于自己不懂市场调研、经营管理,开办第二家店面时遭遇了失败……

但这一切没有击垮平亚丽。2002年,所有的债务全部还清;2008年,连锁按摩院开到了三家。“不过肩上的责任更大了,晚上睡觉都不敢关手机,万一店里有什么事情呢?员工都是盲人,经常都有意想不到的状况,方方面面都得照顾到。等我什么时候退休了,就能过上想休假休假,睡觉还能关手机的生活了。”平亚丽说着,爽朗一笑。

平亚丽拿出自己和Lucky的一整套相关证明,称只有备齐了这些(导盲犬工作证、动物健康免疫证、残疾人证和导盲鞍),才符合盲人带导盲犬出入公共场所的要求。(中国日报网记者 刘梦阳 摄)

满足当下:普及导盲犬知识

看过2008年残奥会开幕式的人想必都会记得,当时跟平亚丽一起在鸟巢传递奥运圣火的还有一只拉风的导盲犬,这只名叫Lucky的金毛巡回犬知名度不亚于平亚丽。从2007年来到她身边至今,Lucky已陪伴她近十年,马上就要退休了。

确切来说,2008年残奥会开幕式,是以Lucky为代表的中国导盲犬的第一次公开亮相,而国内针对导盲犬的相关政策法规近年来才逐步开始完善。平亚丽表示:“直到今天,中国才有不到100只导盲犬,远远供不应求。”

根据《北京市轨道交通运营安全条例(表决稿)》,2015年5月1日起,“行动不便人士在无人陪同情况下进出站上下车,可以联系车站工作人员获得帮助。视力残障者携带导盲犬进站乘车,应当出示视力残障证件和导盲犬证。导盲犬应当佩戴导盲鞍和防止伤人的护具”。

曾为Lucky的“户口”(养犬登记证)四下奔走而无果的平亚丽看到日渐完善的政策法规非常欣慰,对目前有些人牵着一条金毛就宣称自己这条是导盲犬进而寻求特殊优待的行为表示无奈。她拿出自己和Lucky的一整套相关证明,介绍说只有备齐了这些,才符合盲人带导盲犬出入公共场所的要求。“无规矩不成方圆,真正的导盲犬每只训练成本达到10万以上,是无偿提供给盲人使用的工作用犬,而作为我们自身而言,也要把相关政策法规弄清楚了,与人方便,与己方便。”

最近关注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