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苍梧新闻网 > 国际 > 正文

哈佛模联“台湾事件”引争议 中方学生因抗议遭逐

2019-07-10 10:22

2012年,多国学生出席哈佛模联活动。 

  【环球时报综合报道】“你们的存在让我们感觉不舒服”,“哈佛模拟联合国(HMUN)”(以下简称哈佛模联)活动组委会日前以此为由,把抗议该组委会将台湾列为“国家(country)”的中国代表团几名领队驱逐出开会的酒店,这则消息近两天在网上曝光后引起海内外网友广泛关注和激烈争论,从爱国主义、外交到两岸关系,乃至模联的形式和意义等,激辩范围甚广。许多接受《环球时报》采访的中国留学生和中国学者认为,哈佛模联是由学生举办的活动,并不代表哈佛大学本身,但这些组织者的行为在一定程度上代表西方人,特别是年轻人对中国的看法。目前,哈佛模联尚未回复《环球时报》采访要求。但根据其网站内容,哈佛模联将于3月19日在中国北京举办模联大会,许多网友称将对届时哈佛模联如何确定参与者“国家”拭目以待。

  事件引发海内外网民激辩

  哈佛模联活动于1月29日至2月1日在美国波士顿举行。1月29日晚,在哈佛模联召开第一次领队会议前,中国代表团发现在会议手册中,组委会将台湾列在“按国家排列的国际参会者”中,中国团几名领队因此向组委会提出质疑,并要求改正,但交涉未果。次日双方又因名牌问题发生争执,据当事中国学生称,3名中国领队被组委会赶出会场,理由是“你们的存在让我们感觉不舒服”,一名组委会成员称中国领队(抗议)行为“造成‘安全威胁’”。

  此事经与会者之一、西北工业大学外国语学院学生邓冰玉在网上以“哈佛模联‘台湾事件’的现场还原和思考”为题披露后,引起海内外华文媒体的关注和网民热议。香港《信报》称,哈佛模联参会名录上只是列出参与者的“国籍”,不代表模联会议上有“台湾”这个席位。报道还称,台湾网民认为哈佛模联的处置令大陆代表团此次“踢到铁板”。在中国大陆各大网站和社交媒体上,争论同样激烈。有网民称,“这就是学校学生们的行为,不代表官方,就算把纽约动物园列为‘国家’也是人家的自由,最多只是体现组织者政治常识的匮乏和不专业罢了。”也有网友称,“这不是小孩闹家家,这所大学出来的都是未来的美国政治精英!”还有网友称,仅“你们的存在让我们感觉不舒服”这句话就让人感到,“这么多年了,那股海盗的腥味还在。”

  《环球时报》记者9日联系事件相关方面。当事者西北工业大学学生邓冰玉告诉《环球时报》,由于参与此次活动的中国学生和领队都来自不同学校和团体,接受采访或透露更多信息都需要征求一下其他学校和当事人意见,所以暂时无法接受采访。中国驻纽约总领馆官员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电话采访时表示,总领馆正在调查处理此事,待事件调查清楚后将一并对外说明。

  有网友认为,哈佛模联主办单位不过是学校的民间社团,社团负责人只是一些高年级的学生,出现这样的问题未必有什么动机。不过,《环球时报》记者查询2015哈佛模联参与者名单时发现,这次活动也邀请了中国香港模联代表团,标注是“Hong Kong, China”;而台湾模联代表团标注的是“Taipei, Taiwan”。对此,(美国)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轮值主席周德昭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对比两个标注,可见组委会并非疏忽,显然是把台湾作为“一个国家”看待,中国领队提出交涉无可厚非。周德昭称,既然主办的活动是模拟联合国的事务,那么台湾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部分,应该是对联合国的基本认识。即便活动组织者是学生,他们也是名校高年级学生,如果没有这样的认知,是说不过去的。

  模拟联合国活动最早源自美国,哈佛大学被认为是最早开展该活动的学校之一,该校目前有两大模联组织,涉事的“哈佛模联(HMUN)”,主要面向高中生,其组委会成员都是哈佛大学的大学生。该机构今年3月19日还将在北京举行第六届“哈佛模联中国会议”。哈佛大学另一个模联组织是“哈佛全国模联(HNMUN)”,主要面向大学生。

  各国官方不单提“台湾”

  哈佛模联事件中核心问题之一就是对country的解释。有网民称,在非官方活动中,country并不等同主权国家,有时也包括政治实体,比如美属波多黎各、关岛等就常被列为country。对于组委会心中country到底指什么,截至发稿时,哈佛模联组委会没有回答记者的采访邮件。一名叫Cyndia Yu的网友在Quora网站上称自己是哈佛模联主办方工作人员。Cyndia以个人名义介绍称,与会者所属的地区由自己填写的,通过电子邮件送交组委会;会议手册的编制是基于学校自己的报告。对于中国团领队被驱逐,Cyndia表示,虽然不知详情,但她高度质疑秘书处威胁从酒店驱逐中国代表团的做法,除非他们真有损害其他与会者的行为。

  北京外国语大学退休英文教授陈德彰9日告诉《环球时报》,“country”常见意思有两种,一是乡村,二指外交意义上的主权国家。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助理研究员薛磊对《环球时报》称,联合国基本章程规定,成员国必须是主权国家,一国的合法政府才有资格作为国家代表占有唯一席位,联合国机构如世界卫生组织都执行这一规定,所以台湾在这些机构内都没有席位。实际上,在联合国有关“国家和地区名录”中,台湾都被写为“中国台湾省”。

  在中国与各国的建交文件中,也都会明确提到“只有一个中国,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而台湾驻外机构也变成“台北经济文化代表处”。在美国各地举办的活动中,“台北经济文化代表处”官员也经常获邀参加,有时还会出现与中国使领馆官员同场的情况,但在处理上通常是得体的。周德昭表示,两岸问题对于美国一直是敏感的,甚至于陈水扁执政期间试图“正名”,被美国警告为是单方面改变现状的行为。

  有中国在美留学生9日和《环球时报》记者交流时说,与官方场合不同,在海外民间场合“CHINA”和“TAIWAN”并列出现一直是暧昧问题,有些人是因为存在偏见和恶意,有些人是压根儿没有常识,有时候第三方觉得做出权衡不容易,平衡不好还要招埋怨。这名留学生说:“我觉得还是要看场合,官方场合不合时宜了自然有人出面,前一阵‘台湾升旗’事件,美国人都警告台湾。而在民间场合,大家该交流交流,观点可以据理力争,但不一定非要搞对抗姿态。”

  用自信和理性对待怠慢和挑衅

  “‘哈佛模联’事件实际反映中国必须面对的一个新现实:中国对外官方活动、官方交际比较成功,西方国家知道中国的分量,考虑到本国长期利益,会坚守一个中国原则;但中国软实力不够,国外民间对中国政治、文化、生活方式等接受程度不高。”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金灿荣9日对《环球时报》记者说,哈佛模联是由学生举办,他们的行为在一定程度上代表西方年轻人对中国的看法。这类由西方民间主导的活动产生的矛盾,我们国家在应对上显得弱势,政府很难“管”。金灿荣说,从长远来看,我们应加强自己的软实力,特别是改善国外青年对中国形象的看法,如果中国能出现一批具有较大影响力、能让全世界年轻人“着迷”的政治、企业和文体明星,对中国形象的认可度会有很大帮助。

  一名在加州州立大学执教的华裔教授对《环球时报》称,此事对他震动最大的是,中国领队被主办方驱逐竟是因为“我们对你们的存在感到不舒服”。他说,这一说法目前只是单方面的,双方都是年轻人,且处于“对峙”时,或许口无遮拦。这名华裔教授表示,近些年来,尽管赴美中国人和中国投资不断增多,但他确实感到,美国社会确有一些人表露出对中国和中国人“感到不舒服”。对此应该引起重视,因为两国人民的相互理解和友好,是中美关系顺利发展的基础。

  中国社科院法学研究所副研究员支振锋对《环球时报》称,模联活动应该体现联合国平等、合作的精神。中国学生提出异议和交涉是在合理范围内,哈佛模联主办方将学生赶出会场的做法体现出西方民间对中国的偏见。

  《环球时报》记者曾参加过美国智库主办的交流项目。主办方曾拿《环球时报》记者和一名台北记者的政治归属打趣,但在一个月活动中大陆和台湾记者相处甚好,也就没人再拿此挑事。国内一名美国问题学者经常赴美参加学术交流,他9日告诉《环球时报》记者:“你能感受到的傲慢、怠慢、不尊重、刻意挑衅总是有的,但未必有针对性。整体来说,多边场合比较推崇说理和逻辑表达,理性的自我讲述和说服、自信的姿态都能收获显著效果”。【环球时报驻联合国、美国、英国记者 李秉新 孙卫赤 纪双城 环球时报记者 刘畅 王天迷 曲翔宇】

最近关注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