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苍梧新闻网 > 国际 > 正文

985大学生网上求职被骗入传销后死亡,美国如何对付这样的骗局?

2019-07-10 03:38

  一份本以为是上市公司敲门砖的Offer,最终却引毕业生李文星走向了生命的尽头。

  今年23岁的李文星出生于山东德州的一个农村家庭,去年刚从东北大学的资源勘查工程专业毕业。他从小成绩优异,是家里唯一的大学生,也是他们全家的希望。

  毕业后他不想找与本专业相关的工作,因为总是要出远门,不能照顾父母。他在北京报个IT培训班学习Java,在一家叫BOSS直聘的互联网平台上写道:“找一家公司,可以在那边长远地发展,走技术路线,三年做到高级工程师”。

  2017年5月15日,在北京天通苑的一间出租屋里,李文星刷着BOSS直聘,从早上9点21分到下午3点29分,李文星一共向20位招Java岗位的Boss们发送了消息,唯一收到的回复来自“北京科蓝”人事部的薛婷婷。

  李文星与薛婷婷在BOSS直聘上的聊天记录

  一份本以为是上市公司敲门砖的Offer,最终却引毕业生李文星走向了生命的尽头。

  今年23岁的李文星出生于山东德州的一个农村家庭,去年刚从东北大学的资源勘查工程专业毕业。他从小成绩优异,是家里唯一的大学生,也是他们全家的希望。

  毕业后他不想找与本专业相关的工作,因为总是要出远门,不能照顾父母。他在北京报个IT培训班学习Java,在一家叫BOSS直聘的互联网平台上写道:“找一家公司,可以在那边长远地发展,走技术路线,三年做到高级工程师”。

  2017年5月15日,在北京天通苑的一间出租屋里,李文星刷着BOSS直聘,从早上9点21分到下午3点29分,李文星一共向20位招Java岗位的Boss们发送了消息,唯一收到的回复来自“北京科蓝”人事部的薛婷婷。

  李文星与薛婷婷在BOSS直聘上的聊天记录

  5月18日,“科蓝公司”电话面试了他,在问了许多专业问题后,这家公司用一个昵称为“五杀乐队”的个人邮箱给他发了offer,通知他去天津滨海高新区软件园报到。

  收到工作Offer后,李文星也有些犹豫:“就只有电话面试了我一下,我都不知道靠不靠谱,我怕是传销的。”

  李文星与朋友的聊天记录

  5月20日上午,李文星带着几套换洗的衣服和一台笔记本电脑,独自乘城际列车去了天津。因为他太渴望一份工作了。

  之后,这个靠谱、脸皮薄、倔强的少年跟熟人借过三次钱,其他时间别人都无法找到他。

  问朋友借钱的李文星

  李文星再一次出现,是在6月28日,说他手机丢了,找同学给他的微信发送验证码,还联系了母亲,让她把她和父亲的手机号发给他,说“他忘了他们的号码”。

  7月8日晚上,他给家里打了个电话,跟妈妈说“谁打电话要钱你们都别给”,之后就再也没有出现了。

  7月14日,李文星的尸体在天津静海区北外环南侧约100米、西外环西侧国道旁的一个水坑里被发现。经检验,李文星是溺水死亡。而根据李文星随身携带的传销笔记等物证,分析认为其极有可能误入传销组织。

  全家人的希望,就这样陨落在一个水坑里。

  发现李文星尸体的水坑

  “网络招聘骗局丛生 ”

  李文星出事后,有媒体联系到了“招聘”他的北京科蓝软件系统股份有限公司,对方表示,公司并没有人事部薛婷婷这名员工。公司的邮件也都是通过企业邮箱发送给求职者,而不是李文星收到的个人邮件。

  随后,那位记者以科蓝公司市场主管的名义,在BOSS直聘上发布了一则Java的招聘,在发布不到10分钟内,就收到了18个求职者的求职意向。

  利用招聘骗人的“李鬼公司”远不止这一家,李文星的遭遇也并非偶然。

  几个月前,知乎网友“大奔奔”也讲了一个“关于BOSS直聘的骗局”。

  他曾陪做前端开发的女友从北京出发去天津参加“中科软科技公司”的复试。到了天津之后,和他们联系的人事部经理给了他们一个位于天津静海区的地址,让他们做公交过去。等他们到了公交站后,说让他们等会,喊个朋友去接他们。“朋友”二字让大奔奔瞬间提高了警惕,给中科软总部打了个电话,查询是否有这位人事部经理,最终的结果是查无此人。

  在网上, 还有不少人分享过与李文星相似的经历。网络招聘乱象丛生,虚假资料几乎充斥在各大招聘平台,各大平台几乎无一幸免。

  这类虚假岗位的招聘者目标大多是像李文星这样刚刚步入社会的大学毕业生,他们往往社会阅历浅,并且急于找到一份工作在大城市生存下去,对招聘者缺乏警惕性并且不能识破骗局。

  “BOSS直聘回应”

  为啥这些虚假招聘信息还能发布,平台方为啥不审核招聘方的资质呢?

  BOSS直聘CEO赵鹏曾对媒体表示,“没有采取事先审查的原因基于两点,一是没有资源,二是可能也没有资格。”所以,平台采用事后担责的操作形式,以牛人举报-平台查封-与企业探讨是否误举报。举报过后,Boss直聘设立黑名单,并且针对一些重点灾区加大审核。

  BOSS直聘CEO赵鹏

  李文星出事后,BOSS直聘CEO赵鹏于8月3日凌晨回应表示:平台执行的“只发一个职位,资料合规,可以先发;不触发举报,可以招聘”这一机制,存在很大的问题。不能及时更新这个策略,是我们的问题。教训很惨痛。

  BOSS直聘发表了回应:“在得知相关情况后,公司已经在上周六晚与家属代表见面,第一时间将有关的数据提取并保存,以便随时配合案件调查;在一切水落石出之际,依据法律应当承担的一切责任,我们都愿意彻底承担”。

  “招聘欺诈在美国也经常发生”

  去年4月,华人郭小姐在明州政府与就读大学网站上登录履历后,收到电子邮件通知,接着被要求用谷歌(Google)的在线聊天软件(hangouts)面试,经过在线面试两个多小时后,这名“假雇主”录用了她。

  受骗者所收到的求职诈骗邮件

  在工作不到一周后,郭小姐收到一张面额2200元的支票。对方以电子邮件,指示郭小姐到美国银行(US Bank)存入这张支票,接着要求她隔天提领此支票,再到富国银行(WellsFargo)汇款给指定厂商。

  没想到五天后,美国银行告知郭小姐支票是空头无效支票,但郭小姐事先已经预提了2200美元现金,因此要郭小姐在一个月内存入同等金额,否则必须支付额外利息。

  另一位梁小姐在她就读过的芝加哥德堡大学(DePaul University)网站上,以校友账号登录履历,也收到招聘电子邮件,同样经过在线面试录取。

  接着,梁小姐被要求将对方寄发的支票照片档存入银行。还好梁小姐与银行联络后,银行不能接受支票照片档,而原来录取梁小姐的“雇主”,则从此消失无踪。

  美国人力中介也提醒求职者,找工作时不要没领到薪水,就为雇主先代垫或代汇金钱。此外,若联络人的邮件是用谷歌或雅虎等网站邮件(webmail)账号,而不是所属的公司专属电邮时,更要格外小心。

  而像全美最大的信息平台Craigslist,在找工作一栏,会首先提示你典型、常见的招聘欺诈类型是什么,以及回避的方法。

  另外州政府一级的劳工局和联邦政府的联邦贸易委员会,对招聘欺诈的犯罪设有专门部门处理,并公布有投诉的电话。

  在美国,招聘欺诈(Employment Fraud)是刑事重罪,无论诈骗金额大小,一旦被抓难逃牢狱之灾,去年亚利桑那州就有4个人被指控合谋大学生求职欺诈被逮捕判刑。

  希望急着找工作的人提高警惕,提防诈骗!

  希望非法传销和“招聘骗局”得到整治!

  希望这样的悲剧不要再发生了!

  求职者李文星之死后,你还相信网络招聘吗?

最近关注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