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苍梧新闻网 > 财经 > 正文

新规刺激免税市场洗牌8岁幺叔背侄上学,中国国旅垄断地位或将瓦解

2019-07-11 16:41

  伴随出境游人数的不断攀升,国内免税市场也显得“蠢蠢欲动”。近日,财政部等五部门公开发布《口岸出境免税店管理暂行办法》(以下简称《暂行办法》),扩大了口岸出境免税店的经营主体,并对出境免税店的招标方式、提成水平、评标标准和评标工作程序等多方面进行规范。

  《暂行办法》出台后,市场担心中国国旅(601888.SH)国内免税龙头企业份额不保,出台次日股价受累大跌5.5%。虽然多家券商发布研报力挺中国国旅,但其仅依靠免税牌照撑起业绩的做法,仍引起投资者不安。业内人士亦认为,开设市内免税店、《暂行办法》出台都意味着国内免税市场环境松动,中国国旅依靠垄断性的免税牌照占据市场八成份额的好日子还能过多久,成为未知数。

  从垄断到竞争,中国国旅垄断地位逐渐瓦解?

  公开资料显示,中国国旅前身是成立于1954年的中国国际旅行社总社。2006年,原国旅总社与中国免税品(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中免公司”)实现重组,此后,免税业务成为中国国旅的主要盈利渠道。其中,免税业务主要包括烟酒、香化等免税商品的批发、零售等业务。

  从2018年年报来看,中国国旅实现营收470.07亿元,同比增长66.21%;实现净利30.95亿元,同比增长22.29%。虽然业绩增速不及市场预期,但仍保持了稳定的增长速度。而中国国旅2018年业绩实现增长主要原因为,报告期内其通过收购日上上海、巩固优化现有离岛免税业务和开展首都机场及香港机场免税业务带来收入增量173.23亿元;同时,受益于免税品销售,2018年中国国旅主营业务毛利率为41.11%,比去年同期提高11.93个百分点,可见其对免税业务的依赖。

  蓝鲸产经记者曾在《免税业务护城河存隐患,中国国旅靠单一盈利来源能走多远》(链接:https://www.lanjinger.com/news/detail?id=104228)一文中提及,根据相关法律法规,我国对免税行业实行“统一经营、统一组织进货、统一制定零售价格、统一制定管理规定”的集中统一管理政策。目前,国内仅有中免公司(日上免税行、海免集团等)、珠海免税集团(以下简称“珠免集团”)、深圳市国有免税商品(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深免集团”)、中国出国人员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出服”)和中侨免拥有免税经营牌照,正是稀缺的牌照资源为其高利润来源提供了保护。

  在国内免税消费跨入增量新时代后,国家将放开拍照资源的声音不断。但中金公司分析师郭海燕分析道,此次《暂行办法》公布是放开经营权不是放开免税牌照,该政策实际上是2016年口岸进境免税店招标政策在出境免税店上的延续,只对“具有免税品经营资质、且近5年有连续经营口岸或市内进出境免税店业绩的企业”放开。同时,免税依然在针对内外资的市场准入负面清单里,我认为目前财政部并没有继续发牌照的想法。

  免税牌照带来的绝对优势,让中国国旅迅速整合了国内免税市场,拿下日上免税行、海免集团。但在垄断优势的背后,也有不容乐观的事实。在国人海外消费激增的背景下,中国消费者海外消费约37%发生在免税店,中国机场免税店消费仅为9%,与国外免税店相比,有较大差距,错失了国内免税业发展的先机。

  免税格局变革,谁能冲击中国国旅免税霸主地位

  “《暂行办法》的实施将给予其他具有免税牌照的企业更多机会,进境、出境免税店统一招标时,将更侧重综合实力。根据《暂行办法》第十二、十三条,财务指标在评标中占比不得超过50%,技术指标不低于50%,这一规定阻碍了片面追求高价,给更多免税企业机会,”北京联合大学教授张金山对记者表示。

  在中国国旅整合日上免税行、海免集团后,仅剩中出服、深免、珠免几家具有免税牌照,与中国国旅构成竞争关系。

  上述券商分析师对蓝鲸产经记者坦言,中出服、珠免、深免在资金、运营等实力上尚不对中国国旅构成威胁。但《暂行办法》第十二条对于机场扣点及租金提出要求,租金单价原则上不高于国内厅含税零售商业租金平均单价的1.5倍;销售提成不高于国内厅含税零售商业平均提成的1.2倍。该条款极大的减轻了免税店运营企业的压力,给中出服等企业创造机会。

  免税市场的“松动”让不少企业嗅到机会的味道,2019年6月,凯撒旅游(000796.SZ)与中出服达成合作,入股天津国际邮轮母港进境免税店,而这也是凯撒旅游首次涉足免税市场。电商品牌寺库、房企碧源控股等也对免税市场“虎视眈眈”。

最近关注

热点内容